澳门主权移交二十年 “一国两制”下的两座城市为何不一样?

2019-12-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左图:市民庆祝澳门回归20周年。(法新社); 右图:香港市民举着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等示威标语牌。(美联社)
左图:市民庆祝澳门回归20周年。(法新社); 右图:香港市民举着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等示威标语牌。(美联社)

 

周五(20日)是澳门主权移交二十周年,二十年来,澳门经历了翻天复地的变化,但不变的是,相较于香港,澳门的政治动荡一直比较少,因此经常被北京形容是“一国两制”的典范。同是“一国两制”下的前殖民地,一水之隔的两座城市,为何会有这样的差异?

澳门主权移交二十周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相隔五年后,再临濠江,澳门人怎麽看?

 

 

 

澳门居民这样说:“(心情)很澎湃,澳门回归20周年变化很大,和现在的香港真是有天渊之别。”

港澳之间,一水之隔,同为前殖民地,“天渊之别”到底体现在哪些方面呢?73岁的澳门居民张女士提到香港近日的抗争,随即表示反感,而对于澳门,她就自我感觉良好。

张女士说:“其实澳门就已经是最好,比香港好,香港是被那些人搞到(不成样子),我有个儿子在那边工作,赚不到钱,受了很大的影响。我说他们(抗争者)怎麽好事不做,去做这样的事(抗议)呢?他们有没有想到我们这些老人家会担心?以前谁做(中国国家主席)都好,但是现在这个中国政府,全国人民有饭吃,现在中国最富有,特别是中上家庭。美国人不想你中国盖过他,才会打击你,打香港。就是看到你澳门,在澳门和香港中,他(美国)打不到澳门而已。”

 

 

在澳门经营餐厅的杜先生,就有话对年轻人说。

杜先生说:“当然希望主席有时间的话多来澳门,或到社区了解澳门市民对将来的期望,近日香港又发生一起不开心的事,我们已经是上了年纪的一辈,其实是希望年轻人眼光可以放远一点。”

在港澳门人:澳门民主派势孤力弱

“把眼光放远一点”,有澳门年轻人就决定离开澳门求学。23岁的黄健朗,是土生土长的澳门人,中学毕业以后,他选择到香港升学,入读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公共行政学系。2017年,当时还在唸大学的他,回澳以民主派候选人身份参选立法会,成为澳门史上最年轻的立法会参选人。虽然最终未能当选,但这次参选经历,也让他反思港澳两地之间的差异。

 

23岁的黄健朗,是土生土长的澳门人,中学毕业后,他选择到香港升学,入读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公共行政学系。2017年,当时还在唸大学的他,回澳以民主派候选人身份参选立法会,成为澳门史上最年轻的立法会参选人。(新澳门学社脸书)
23岁的黄健朗,是土生土长的澳门人,中学毕业后,他选择到香港升学,入读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公共行政学系。2017年,当时还在唸大学的他,回澳以民主派候选人身份参选立法会,成为澳门史上最年轻的立法会参选人。(新澳门学社脸书)

黄健朗说:“(港澳)相同的地方真是没甚麽,因为很多人都会很单纯地觉得,两个都是殖民地,现在变成一国两制了,都是有一本基本法,都有类似的制度,但当两个地方都生活过的时候,就会觉得两个地方很多细节上的东西很不一样。无论是香港人工作上的心态,是比澳门人专业认真很多,又或者这裡(香港)的人,政治信仰也是很不一样,反而慢慢地,我对香港的认同变得更深。”

黄健朗认为,澳门人的生活压力比香港人小,居住环境整体而言,亦比香港人好,令澳门人习惯安于现状,因此难以理解为何香港人会如此激烈地反抗。而另一方面,澳门人惯于用微信联繫,用微博接收资讯,收看中国内地的电视节目,因此和中国内地的文化渐渐趋同,亦慢慢失去对自身文化的认同,加上澳门本地传媒被噤声,造成了港澳之间的文化差异。

但他认为,港澳两地最大的差异,在于政治层面。在澳门,民主派或反对派的势力,远远比香港薄弱,而澳门民间倾向支持民主派的市民,也缺乏像香港民主派支持者那样坚定的共同理念。

 

2014年,澳门政府提出 “离补法案”,触发两万人上街游行,为澳门主权移交后最大规模的反政府示威,政府最终在四日后撤回法案。(脸书图片)
2014年,澳门政府提出 “离补法案”,触发两万人上街游行,为澳门主权移交后最大规模的反政府示威,政府最终在四日后撤回法案。(脸书图片)

黄健朗说:“澳门所谓的民主派都是很鬆散的一个状态,甚至乎如果你看澳门的传媒都不会特别用‘民主派议员’去标籤他们,会说他们只是一个议员,只是一个团体,连澳门人都很少会有‘民主派支持者’这样的身份认同。澳门民主派势力无论是在立法会,或是在整个社会之中都是相当之弱,他们的得票率也不是特别高,在立法会也只有几席,所以无论是气势上还是政治能量上,都比香港(民主派)低很多。”

澳门资深民主派:一二三事件后澳门已是半个解放区

从八九民运起开始政治生涯,并在澳门主权移交后,连任五次的澳门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区锦新,分析港澳两地差异背后的根本原因。他表示,香港一直都是国际大都会,但被要求“中港融合”以后,许多香港原来的优势消失,令港人忧虑,因而抗拒所谓的“中港融合”,但澳门却和香港不同,一直以来,澳门都和中国内地的城市非常接近,而历史上的分水岭,就是1966年,澳葡政府时期爆发的“一二三事件”。

 

在澳门主权移交后,连任五次的澳门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区锦新,分析港澳两地差异背后的根本原因,在于1966年的“一二三事件”,自此澳门变成“半个解放区”。(区锦新办事处脸书)
在澳门主权移交后,连任五次的澳门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区锦新,分析港澳两地差异背后的根本原因,在于1966年的“一二三事件”,自此澳门变成“半个解放区”。(区锦新办事处脸书)

当时澳葡政府的贪腐及不作为,在澳门造成极大民怨,加上当时中国内地正爆发文化大革命,种种因素之下,澳门左派人士冲击澳督府,爆发大规模反对澳葡政府的动乱。最终澳葡政府全面失势,更签下认罪书,澳门的左派势力开始全面抬头。

区锦新说:“(一二三后)驱逐所有亲台湾的势力,要全部赶走,天主教会在事件受到冲击后,天主教会亦保持所谓‘非政治化’,就是所有政治(问题)我们不管了,我们只做社会福利、教育的工作,其他政治上的问题不再过问。就变成一二三事件之后,亲北京系统的社团基本上完全垄断澳门的民间社会,无论是中华总商会、街坊总会、工联、妇联、青联、学联等,垄断澳门整个民间社会,当时已经有人说,澳门是一个‘半个解放区’。”

主权移交前30年,澳门已经是“半个解放区”,因此主权移交后的20年,即使中澳关係愈来愈密切,澳门人对于“中澳融合”以及“一国两制”,都没有香港人那麽抗拒。

 

今年八月,有澳门网民发起“反警暴”默站,声援香港的反送中运动,但被澳门警方禁止,更有市民被捕。到十月一日中共建政当天,澳门多处都出现标语,上面写着八个字─“港澳连枝,风雨扶持”。(脸书图片)
今年八月,有澳门网民发起“反警暴”默站,声援香港的反送中运动,但被澳门警方禁止,更有市民被捕。到十月一日中共建政当天,澳门多处都出现标语,上面写着八个字─“港澳连枝,风雨扶持”。(脸书图片)

而除了历史原因,港澳之间还存在一个根本差异,就是香港《基本法》订明香港特首和立法会,最终要达至以普选产生的目标,但澳门的《基本法》,却没有这个部分。

区锦新说:“当然不是没有写就不能普选,但问题是没有写,至少是中央政府并没有承诺过给澳门人有双普选,在这个情况下,澳门要争取民主普选的困难度会更大。”

澳门政府不抱政治斗争思维 助缓解社会矛盾

即使争取民主普选的声音不大,澳门近年亦曾爆发大型社会运动。2014年,澳门政府提出《候任、现任及离任行政长官及主要官员的保障制度》法案,亦即外界所称的“离补法案”,大幅提高官员的离任补偿,更建议特首在任期内可享有刑事豁免权,引来民间强烈不满,批评是“高官自肥法案”,触发两万人上街游行,为澳门主权移交后最大规模的反政府示威,政府最终在四日后撤回法案。

2015年,澳门政府曾向立法会提交《区际刑事司法协助法》法案,相当于澳门版的“送中条例”,但后来澳门政府主动撤回法案。

 

 

区锦新认为,港澳两地政府其中一个主要的不同之处,在于澳门政府不会以“政治斗争”思维看待反对声音。

区锦新说:“澳门政府有很多方面的不足,但他有一个比较好的地方,就是他没有用一个‘政治斗争’的方式或思维去看社会的反对声音。如果以2014年的‘反离补’来说,如果他用一个‘政治斗争’的思维去看,政府是一步也不能退,就类似林郑月娥、叶刘淑仪,甚至当年八九民运的邓小平的‘政治斗争’思维。澳门政府不是,你反对吗?那我把它收回。”

他认为,澳门政府及早撤回引起社会反感的政策,成功缓解民间的不满情绪,亦避免事态升级成激烈的矛盾冲突。

学者:面对政治打压 两地都是一样的

前澳门大学政府与行政学系副教授,现任香港中文大学社会科学院客席副教授仇国平,曾经在澳门教学12年,他认为港澳两地之间的差异愈来愈大。

 

前澳门大学政府与行政学系副教授,现任香港中文大学社会科学院客席副教授仇国平,曾经在澳门教学12年,他认为港澳两地之间的差异愈来愈大。(仇国平脸书)
前澳门大学政府与行政学系副教授,现任香港中文大学社会科学院客席副教授仇国平,曾经在澳门教学12年,他认为港澳两地之间的差异愈来愈大。(仇国平脸书)

仇国平说:“以前两地市民在政治上都比较冷感,比较埋首于赚钱享乐,简单而言就是‘经济动物’。现在香港很明显就是整个城市政治化的程度高了,年轻一辈对于政治的敏感度高了,参与的程度高了。但在澳门,似乎还是维持着十几年前的情况,简单而言就是由下而上的(政治)参与很少。澳门人之所以社会参与少,之所以仍埋首于经济活动,似乎仍因为对政治参与比较恐惧,可以参与的空间也比香港少。

但他认为,香港和澳门,都一样面对政治自由被打压的问题。

仇国平说:“相同的地方是政治自由似乎都愈来愈少,刚才都说到澳门的政治自由度是少了,游行示威没有以前那麽容易,特别是牵涉到一些政治敏感的议题。香港过去半年的抗争运动我们都看到了,警察会随时拘捕一些示威人士,即使拘捕之后无法控告。”

港澳双城,历史民情双向而行,但威权之下,两地之间却有微妙连结。今年八月,有澳门网民发起“反警暴”默站,声援香港的反送中运动,但被澳门警方禁止,更有市民被捕。

但到了十月一日中共建政当天,澳门多处都出现标语,上面写着八个字“港澳连枝,风雨扶持”。

 

记者:吕熙   责编:胡力汉、嘉远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