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嘉仁波切揭露中共指定班禅喇嘛「金瓶掣籤」丑闻

2013-09-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流亡海外的藏传佛教格鲁派塔尔寺寺主阿嘉仁波切近日在台北发表他的中文自传「逆风顺水」,揭露中共当局在认定十一世班禅喇嘛转世的「金瓶掣籤」时如何「做手脚」,以确保选出中共属意的人选。

阿嘉仁波切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塔尔寺的最大活佛系统。一九五二年,当时只有两岁的阿嘉.洛桑图旦被指认为第八世阿嘉仁波切,成为塔尔寺主。阿嘉仁波切周三在台北出席了自传「逆风顺水」中文版的发表会。

他说自己年轻时,曾经历大跃进及中共发动的所谓「宗教改革」的磨难。文革期间,他更目睹寺庙被毁、经书被烧、僧人被虐被捕,自己则被送去劳动改造。但儘管如此,他仍偷偷跟着舅舅,也就是十世班禅喇嘛的教师嘉雅仁波切学佛。

"文革期间想要拜佛、学佛何其困难。阿嘉仁波切谈到当时一件有趣的经历:当时寺院裡有一位僧人是非常虔诚的佛教徒,他坚持要拜佛。有一天他正好点上酥油灯准备要拜佛时,一位干部老王刚好进来。老王进来后他已经来不及把灯藏起来,只能拿在手上。但他就拿着灯,嘴裡念着「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岁」。果然逃过一劫。"

文革过后,阿嘉仁波切担任全国政协常委等党政职务。但一九八九年班禅大师圆寂。阿嘉仁波切认为,当时人们对班禅大师「突然离去」,早就疑惑重重。如果北京当局接受达赖喇嘛认定的十一世班禅喇嘛,一定能使藏人和中共的关係获得某种程度的缓解。但中共的回应却是重批达赖喇嘛,逮捕转世灵童,然后另行举办「金瓶掣籤」仪式。

一九九五年,阿嘉仁波切亲身经历十一世班禅喇嘛的「金瓶掣籤」仪式时,中共当局如何提防藏传佛教的高僧,防止情势失控。他说,

"当时从拉萨宾馆到大昭寺的路上,沿路两边都是全副武装的武警,头上戴钢盔,手上拿着枪。到了大昭寺,裡头坐得满满的,但很多都是不认识的人,估计都是便衣警察。"

而更令他震憾的,是中共相关官员亲口承认这场「金瓶掣籤」是动了手脚的。抽完籤后宗教局长叶小文说,这次「金瓶掣籤」非常成功,大家可以注意看,有一根籤条特别长,那是下头先故意放了一点棉花,让籤条能够长一点,确保它能被抽出来。

在中共主导的「金瓶掣籤」之后,当局进一步要求阿嘉仁波切担任这位「汉班禅」(藏人称中共指定的十一世班禅喇嘛为「汉班禅」)的经师。这使得阿嘉仁波切决心出走。一九九八年二月二十日,他化妆易容秘密出境,通过危地马拉到达美国,从此展开另一页传法生涯。

自由亚洲电台李潼  台北报道

评论 (2)
Share

图巴擦

丹佛

在2010年,阿嘉活佛的自传“Surviving the Drogon" 出版了,当时我细细咀嚼了整个自传的环节。现在阿嘉活佛又改头换面,再次出版他的自传,叫《逆风顺水》。我不知道活佛的用意是什么,但是我认为活佛对日趋恶化的西藏局势视而不见,用水性杨花的笔墨来粉饰其自传的标题,移花接木,实在做过了头。survive 在英文词典的定义是,“continue to live or exist, esp. in spite of danger or hardship” 按照中文的理解有“虎口脱险”之意。这个自传抬头的改写是对邪恶的屈服和对良知蔑视。阿嘉作为西藏安多的最大喇嘛,偷天换日,愚弄世界人民的做法与中共历来的手段和其相似, 又多么的熟悉啊。中共逆的不是什么“风”,而是人类的良知。为此, 我作为一个西藏人,为阿嘉活佛的错误向全世界中文阅读者作解释和由衷的道歉。

2013-09-15 15:23

图巴擦

丹佛

在2010年,阿嘉活佛的自传“Surviving the Drogon" 出版了,当时我细细咀嚼了整个自传的环节。现在阿嘉活佛又改头换面,再次出版他的自传,叫《逆风顺水》。我不知道活佛的用意是什么,但是我认为活佛对日趋恶化的西藏局势视而不见,用水性杨花的笔墨来粉饰其自传的标题,移花接木,实在做过了头。survive 在英文词典的定义是,“continue to live or exist, esp. in spite of danger or hardship” 按照中文的理解有“虎口脱险”之意。这个自传抬头的改写是对邪恶的屈服和对良知蔑视。阿嘉作为西藏安多的最大喇嘛,偷天换日,愚弄世界人民的做法与中共历来的手段和其相似, 又多么的熟悉啊。中共逆的不是什么“风”,而是人类的良知。为此作为一个西藏人,为阿嘉活佛的错误向全世界中文阅读者作解释和由衷的道歉。

2013-09-15 15:08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