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禁蒙面法》在美国惹争议

2019-10-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10月4日下午,香港示威者面戴面罩在中环发起反紧急法游行。(法新社)
2019年10月4日下午,香港示威者面戴面罩在中环发起反紧急法游行。(法新社)

香港政府通过《禁止蒙面规例》后,美国政界人士和人权组织纷纷表达抗议,认为会危害香港人权。但是也有美国学者向本台强调了该法规限制暴力、平息乱局的重要性。

10月4日,香港政府通过《禁止蒙面规例》(又称《禁蒙面法》)之后,美国政坛齐齐发声,抗议香港动用《紧急法》来推行《禁蒙面法》,进一步限制示威者的言论和游行示威自由,呼吁香港当局着重寻求政治解决方案。

美国国会议员齐齐发声

美国共和党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通过新闻发言人告诉本台:“启用紧急情况规例管理条例来禁止蒙面是不切实际的,而且会激发更多动乱。抗议者戴面罩是由于警察使用催泪弹以及中国的人脸识别镜头。习近平在铸造的高科技警察国家会让每个人感到担忧。”

史密斯认为,四个月的抗议之后,升级的暴力和压制性的立法不会是解决问题的答案,他会继续呼吁香港政府寻求一个解决方案,回应和平示威者对根本性的、民主权利的追求。

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也在推特上发文:“香港启动紧急法、禁止蒙面,并未回应民众的不满,只会加剧对言论自由的担忧。”

国际特赦:呼吁港府不要危害人权

国际特赦组织美国分会亚太事务负责人弗朗西斯科·本克思米(Francisco Bencosme)认为,《禁蒙面法》侵犯了人们普遍享有的表达自由和集会自由的国际标准。

弗朗西斯科说:“人们带面具的唯一原因是因为香港警察制造的恐怖氛围、任意拘捕和监视、滥用催泪弹。政府使用紧急权力、加紧控制示威者的行为让人担忧。我们呼吁香港政府让局势降温,而不是采取措施来危害人权。”

针对一些民权组织提出警察也应禁止蒙面的要求,本克思米认为,关键问题是警察滥用职权、任意拘捕,警察不会任意拘捕不带面罩的警察,只会拘捕不带面罩的民众。

学者支持禁止蒙面

港府2019年10月4日宣布启动紧急法后,示威者封锁街道。(路透社)
港府2019年10月4日宣布启动紧急法后,示威者封锁街道。(路透社)
但是,也有美国学者表达了对禁止蒙面的支持,强调了当下平息香港局势、限制暴力、重启对话的必要性。

早前,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戴雅门(Larry Diamond)在《纽约时报》7月份的采访中,提出了对反送中运动渐进激化的担忧,部分示威者超出了“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界限。他提醒人们潜在的后果是:一旦北京决定动武 ,西方社会将没有人骑马来拯救这些香港民主人士, 我们没有能力也没有法律地位进行干预。

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主任罗曼(Walter Lohman)表示支持《禁蒙面法》,他告诉本台:

“林郑月娥在试着让街头抗争平静下来。和平抗议没有问题……大规模的抗议示威很重要。我不是说警察没有使用暴力,这应该被调查。但是抗议者的暴力于事无补,伤害大局,败坏声誉,不利于获得海外和香港内部的支持。从某种程度上,这个法律可以让人们为行使暴力负责。”

在美国,也存在着《禁蒙面法》,由各州各自做出相关规定,受宪法和最高法院的裁决影响。据《华尔街日报》报道,2011年的“占领华尔街”运动中,纽约警方在示威早期引用这条已经有超过100年历史的法例拘捕了至少五人。

罗曼认为,所有的法律都试图防止人们逃脱制裁,让人们对过度的破坏和暴力行为负责,这就是为什么美国有这个法律。

他还指出,要求香港警方不带面罩是不合适的:“华盛顿特区的警察可以带枪和头盔,有许多普通人没有的职业特权。全世界的治安人员都有民众没有的设备。”

罗曼强调,香港将滑入北京式的极权体制是一种夸张的说法,虽然“一国两制”的确面临威胁,但是香港仍然有独立的司法体系。

此外,罗曼还指出,解决问题最关键的是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来调查警察暴力。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将在本月表决

另外,美国国会正在讨论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将于本月在众议院全体表决。

“纽约香港关注组”的创办人杨锦霞呼吁各界人士,积极联络参议员和国会议员,尽快推进《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以此制裁参与通过《禁蒙面法》的香港官员。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