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时代革命》导演周冠威:国安法下如何维持创作自由

2023.02.01 11:01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访《时代革命》导演周冠威:国安法下如何维持创作自由 周冠威形容,他有新电影能在香港放映,显示人间有希望,希望大家不要看判死香港。
(石头摄)

香港导演周冠威因为拍摄《时代革命》,曾陷入无法创作新作品的危机,也曾发生疑似被跟踪的情况,但在同行者的支下,他回到导演的位置,并希望新作品能显示希望和不要被看死的精神。周冠威在接受本台专访时,谈及在《国安法》下,如何保持创作者的自由灵魂。

 

 

周冠威:"《时代革命》我写着香港人作品,好希望这部作品,是属于每个有良知、有公义,为香港流过眼泪的香港人,仅仅是这部电影的存在,已能给你一份安慰和拥抱。"

这段话是《时代革命》得到台湾金马奖最佳纪录片后,导演周冠威的得奖感言。 《时代革命》为周冠威带来掌声、奖项和荣耀,但代价是原计划在2021年开拍的新作《1人婚礼》,在投资人和演员退出下,一度停拍。不过,也因为《时代革命》的效应,使他能重回导演的位置。

周冠威:"绝对不会后悔,我是失去了很多,不止《1人婚礼》一度不能再拍,有些朋友也疏远了我,我是有沮丧,但我同时也得到很多。有些人是新认识的人,因为《时代革命》想支持我,想投资我的计划,找了2个月,积少成多,已有足够的新资金开拍。我很开心,这是很真摰支持我的人,是一种雪中送炭,在患难、艰难时中的‘义气’,是同行者的支持。"

周冠威:至今仍未解除因《时代革命》带来被捕的风险

周冠威接受本台专访时表示,《时代革命》面世至今,仍抱着随时会被拘捕的危机感过日子。他表示,一年多以来,当局没有约见或接触过他,但曾发生疑似被跟踪的情况。

 

周冠威表示,至今没有被捕和被当局约谈,不代表《国安法》没有无问题。(石头摄)
周冠威表示,至今没有被捕和被当局约谈,不代表《国安法》没有无问题。(石头摄)

周冠威:"试过一次,我去餐厅吃饭,侍应突然煞有介事的走过来说:‘周导演,你进来时,后面有2个人跟着你,你要小心。’我没有理会侍应,也没有往后看,这是否被跟踪,我都不会理会,之后也没有发生像是跟踪的情况。其实有和无,我都不理会,如果我不停在担心,是否有人在跟我,我就被恐惧缠绕。恐惧只是一个选择,我选择无惧,就会平安和自在。"

周冠威:不应因他未被捕 误以为《国安法》宽松

周冠威表示,在《国安法》下,不会心存侥幸,在制作新作时,已准备可接替他的后备导演。预期的苦难还未来临,但周冠威说,他的不确定,已反映《国安法》所存在的问题。

周冠威:"我不想自己或其他人觉得,我没有被捕,等于《国安法》有宽松的可能,我们不应该这样想。这条法例已导致香港有好多政治犯出现,这是铁一般的事实,何时运用、何时不用,都可以说是另一种的恐怖,因为你不知红线在哪。如果这条法例,是一条很严格的法例,大家都很清楚应做和不应做什么,有罪或无罪,但为何有现在的犹䂊呢?就是这条法例的问题。我的情况不是代表《国安法》没有问题,更是突显这条法例的问题。"

周冠威希望新作品能带出不要看死香港的讯息

周冠威表示,拍过《十年:自焚者》和《时代革命》后,为他带来勇气突破创作的红线,他会继续用电影,抵抗红线和恐惧。他表示,他的作品能在香港放映,显示希望在人间。

周冠威:"曾经我也有闪过把自己看死的想法,也有很多把我看死,说我一定不能再拍电影,但并不是这样的,世界不是这样运作,不能判断未来。重新能在电影院看到'周冠威'的名字,可以用导演的身份,出席分享会,对我而言,是象征着一种希望,显示我并没有死,我不会判死我自己,你也不要判死香港。这部电影的出现,最少多一个原因,让你不会把香港判死,香港仍然有很多的可能性,我希望带出这个讯息。"

周冠威曾形容,《时代革命》是给香港人的拥抱,他希望,新作品能在创伤和分离中,带出一份幽默感。

周冠威:"当世界有好多虚假和谎言时,尤其是当下香港,有好多创伤、难堪和困难,我想带出一点的幽默感。最大幽默感的能源,不是欢欣而是悲哀,承认或看透,认清世界的艰难,能面对现实,但你仍然能笑,这是更有能量的幽默。"

在未明的前路,周冠威的心愿是做好自己,用留在香港拍电影的方法,实践思想和心灵的自由。他又说,香港经历许多苦难后,有很多值得探讨的题材,等待电影人去发掘,下一部作品,他希望以学童自杀和探讨教育制度问题为主题,仍在找资金开拍,他相信,《1人婚礼》不是终章,周冠威的名字,会继续出现在电影院的导演位置。

 

记者:陈子非    责编:许书婷 陈美华 嘉远    网编: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