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法二十三条防香港成顛覆基地 国安委或成港版政法委

2024.04.10 10:44 ET
基本法二十三条防香港成顛覆基地 国安委或成港版政法委 黎恩灏在最新着作《在夹缝中抵抗》,观察中共如何以维护国家安全的名义,在港实施法律和司法镇压。
记者李宗翰摄

香港《基本法》二十三条上月通过,港府如何应用此法,还是未知数,但长期观察香港法治情况的美国乔治城大学亚洲法中心研究员黎恩灏对本台表示,港府以"光速"完成立法,与中共从1989年六四镇压后担心香港变成顛覆基地有关。

香港特首李家超在《基本法》23条,即《维护国家安全条例》通过后,表示香港完成了历史使命。长期观察香港法治情况的美国乔治城大学亚洲法中心研究员黎恩灏接受本台专访,他表示,完成23条立法,象徵中共落实全面管治香港,因为1989年六四的天安门镇压,使中共一定要严管香港。

黎恩灏说:“在89六四之后,中共就觉得香港是一个顛覆基地,那么多香港人去支持天安门的学生运动,他们就觉得香港主权移交之后,也很有可能继续成为中共的眼中钉。今天看到《基本法》二十三条,就是在1989年六四镇压之后,中共才把条文最终修定,变成现在23条里面的七宗罪,特别是加入了勾结外国方面的罪行,或者是顛覆中央人民政府的罪行。所以对他们来讲,二十三条的立法是完成了中共对香港管治的一个很重要的里程碑。”

23条增强当权者控制司法权力 港国安委会变成像政法委

黎恩灏表示,与《香港国安法》相比,二十三条再扩大香港警察和裁判官的权力,可以延长被捕人拘留时间,禁止会见律师等。他还表示,虽然香港没有政法委,但二十三条后,特首和行政会议的权力更大,国安委也能凌驾立法和司法。

黎恩灏说:“香港没有政法委,但是香港有国安委,其实它的权力也是非常大。这一次有23条的其中一条,再次确定国安委有无上的权力,进一步巩固统治的正当性,政府部门、立法会或者司法机构,香港的法庭也要配合国安委的确定和判断,就是跟中国大陆常常强调要依法治国的意识形态是一样。香港本来的独立司法机关,现在已经没有以前那么独立了。”

港府把政治判断转移至法庭 二十三条案法官要面对更大压力

黎恩灏在最新著作《在夹缝中抵抗》,观察中共如何以维护国家安全的名义,在香港实施法律和司法镇压,以及港府如何把打压反对派的战场,从街头和议会搬到法庭。谈到法官是否还是维护香港法治的最后一道防线,黎恩灏表示,在《香港国安法》实施后,特首有权指定法官处理国安案件,已挑战香港的司法制度,在二十三条通过后,法官和法庭面对的挑战更大。

黎恩灏表示,23条赋予特首和行政会议更大的权力,国安委也能凌驾立法和司法。(李宗翰摄)
黎恩灏表示,23条赋予特首和行政会议更大的权力,国安委也能凌驾立法和司法。(李宗翰摄)

黎恩灏说:“因为现在这个二十三条的立法,把中国大陆的国家安全的定义搬到香港去了。中国大陆对于国家安全的定义是非常的广泛的,经济、社会发展等等的事情也包含在内,法庭可能做事要判断很多将来的二十三条下的案子,所牵涉的行为究竟跟国家安全有没有关系。法庭的判断,如果是跟中国大陆和香港政府的论述不同的话,会面对什么后果,是没有人知道,其实是给香港的法庭更大的压力。”

双国安法下香港法治已死? 黎恩灏:律师们还在努力

对于香港法治已死的说法,黎恩灏表示,观察不同威权国家如何利用法律打压异见,发现香港与其他威权地区有不同之处,在《香港国安法》实施前,香港有自由开放的社会,民众的法治和人权意识也很高,这些元素使法律工作者坚持利用法庭,捍衞香港法治和人权。

黎恩灏说:“香港之前有司法独立、公民社会、独立专业的律师社群。过去三年半,我们看到很多国家安全的案子,其实还有许多的律师,还是会积极地在法庭里面去抗辩,比方香港的邹幸彤。当然整个情势是非常不利,许多在威权体制裏面的政治审讯,很多都是失败的。但是政治审讯往往是之后二十多年、三十多年,当地民主运动一个很重要的资源。”

黎恩灏表示,在后二十三条时代,重点要观察港府如何应用23条,以及会否用国家秘密和间谍罪进行抓捕,以及法庭如何审理,能更清楚了解香港法治和法庭判案的改变。

记者:陈子非    责编:陈美华、嘉远    网编: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