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法二十三條防香港成顛覆基地 國安委或成港版政法委

2024.04.10 10:44 ET
基本法二十三條防香港成顛覆基地 國安委或成港版政法委 黎恩灝在最新着作《在夾縫中抵抗》,觀察中共如何以維護國家安全的名義,在港實施法律和司法鎮壓。
記者李宗翰攝

香港《基本法》二十三條上月通過,港府如何應用此法,還是未知數,但長期觀察香港法治情況的美國喬治城大學亞洲法中心研究員黎恩灝對本臺表示,港府以"光速"完成立法,與中共從1989年六四鎮壓後擔心香港變成顛覆基地有關。

香港特首李家超在《基本法》23條,即《維護國家安全條例》通過後,表示香港完成了歷史使命。長期觀察香港法治情況的美國喬治城大學亞洲法中心研究員黎恩灝接受本臺專訪,他表示,完成23條立法,象徵中共落實全面管治香港,因爲1989年六四的天安門鎮壓,使中共一定要嚴管香港。

黎恩灝說:“在89六四之後,中共就覺得香港是一個顛覆基地,那麼多香港人去支持天安門的學生運動,他們就覺得香港主權移交之後,也很有可能繼續成爲中共的眼中釘。今天看到《基本法》二十三條,就是在1989年六四鎮壓之後,中共才把條文最終修定,變成現在23條裏面的七宗罪,特別是加入了勾結外國方面的罪行,或者是顛覆中央人民政府的罪行。所以對他們來講,二十三條的立法是完成了中共對香港管治的一個很重要的里程碑。”

23條增強當權者控制司法權力 港國安委會變成像政法委

黎恩灝表示,與《香港國安法》相比,二十三條再擴大香港警察和裁判官的權力,可以延長被捕人拘留時間,禁止會見律師等。他還表示,雖然香港沒有政法委,但二十三條後,特首和行政會議的權力更大,國安委也能凌駕立法和司法。

黎恩灝說:“香港沒有政法委,但是香港有國安委,其實它的權力也是非常大。這一次有23條的其中一條,再次確定國安委有無上的權力,進一步鞏固統治的正當性,政府部門、立法會或者司法機構,香港的法庭也要配合國安委的確定和判斷,就是跟中國大陸常常強調要依法治國的意識形態是一樣。香港本來的獨立司法機關,現在已經沒有以前那麼獨立了。”

港府把政治判斷轉移至法庭 二十三條案法官要面對更大壓力

黎恩灝在最新著作《在夾縫中抵抗》,觀察中共如何以維護國家安全的名義,在香港實施法律和司法鎮壓,以及港府如何把打壓反對派的戰場,從街頭和議會搬到法庭。談到法官是否還是維護香港法治的最後一道防線,黎恩灝表示,在《香港國安法》實施後,特首有權指定法官處理國安案件,已挑戰香港的司法制度,在二十三條通過後,法官和法庭面對的挑戰更大。

黎恩灝表示,23條賦予特首和行政會議更大的權力,國安委也能凌駕立法和司法。(李宗翰攝)
黎恩灝表示,23條賦予特首和行政會議更大的權力,國安委也能凌駕立法和司法。(李宗翰攝)

黎恩灝說:“因爲現在這個二十三條的立法,把中國大陸的國家安全的定義搬到香港去了。中國大陸對於國家安全的定義是非常的廣泛的,經濟、社會發展等等的事情也包含在內,法庭可能做事要判斷很多將來的二十三條下的案子,所牽涉的行爲究竟跟國家安全有沒有關係。法庭的判斷,如果是跟中國大陸和香港政府的論述不同的話,會面對什麼後果,是沒有人知道,其實是給香港的法庭更大的壓力。”

雙國安法下香港法治已死? 黎恩灝:律師們還在努力

對於香港法治已死的說法,黎恩灝表示,觀察不同威權國家如何利用法律打壓異見,發現香港與其他威權地區有不同之處,在《香港國安法》實施前,香港有自由開放的社會,民衆的法治和人權意識也很高,這些元素使法律工作者堅持利用法庭,捍衞香港法治和人權。

黎恩灝說:“香港之前有司法獨立、公民社會、獨立專業的律師社羣。過去三年半,我們看到很多國家安全的案子,其實還有許多的律師,還是會積極地在法庭裏面去抗辯,比方香港的鄒幸彤。當然整個情勢是非常不利,許多在威權體制裏面的政治審訊,很多都是失敗的。但是政治審訊往往是之後二十多年、三十多年,當地民主運動一個很重要的資源。”

黎恩灝表示,在後二十三條時代,重點要觀察港府如何應用23條,以及會否用國家祕密和間諜罪進行抓捕,以及法庭如何審理,能更清楚瞭解香港法治和法庭判案的改變。

記者:陳子非    責編:陳美華、嘉遠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