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形势原因 香港终审法院英籍法官辞职

2024.06.07 11:15 ET
政治形势原因 香港终审法院英籍法官辞职 图为香港终审法院。该法院的英籍法官岑耀信(Jonathan Sumption)及郝廉思(Lawrence Collins)日前宣布辞职。
美联社图片

香港主权移交中国大陆后,香港终审法院保留了邀请普通法制下的海外法官出任非常任法官的安排,以保持国际社会对香港司法独立的信心。但在香港"47人案"判决后,两名英籍的海外非常任法官双双宣布辞职。

港府在周五(6月7日)凌晨证实,香港终审法院2名英籍的海外非常任法官岑耀信(Jonathan Sumption)及郝廉思(Lawrence Collins)已辞职。官方网站并在早上约10时,把2人的简历移除。

英国律师兼法律事务评论人士Joshua Rozenberg在社交平台X转发郝廉思的回应表示,基于香港政治形势决定辞职,但仍然对法院和法官们的独立性充满信心。他并引述岑耀信说,会在适当时间发表声明回应。

香港特首李家超和终院首席法官张举能同在凌晨发表声明,对2人辞职感到遗憾。对于郝廉思因香港政治情况辞职的说法,李家超表示,中央颁布实施《香港国安法》和港府制定《基本法》第23条是要填补国家安全法律的漏洞。但他强调,港人的示威、言论和新闻等权利和自由继续依法受到保护。张举能则表示,终审法院的宪制角色和运作完全有信心不会受人员变动所影响。

许智峯:47人案后   海外法官不为香港法院背书

自香港实施《国安法》以来,先后已有4名来自英国的非常任法官辞职,现时香港终审院的海外法官人数减至8人。

担任律师的流亡香港立法会议员许智峯表示,香港终审法院聘用海外非常任法官有象征作用,显示香港法院与世界的普通法法院有一致的价值观和标准。虽然2名法官没有在《国安法》和《基本法》23条实施后马上辞职,但郝廉思这次表明是因为政治局势离开的意义重大,凸显47人案和拘捕前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等人行动,让海外法官不想为香港的法院背书。

许智峯说:“47人案是关键的转折点,因为47人案深受国际关注,判决后受到的国际批评是前所未有,判词内容也是高度政治性。相信2名法官考虑到再留在终审法院工作,会面对很大的批评。他们应考虑到,就算他们能用普通法的原则判案,也不能改变香港的形势。虽然他们很客气地说对香港司法独立有信心,但真的有信心就不会走,身体是最诚实,辞职就是用脚投不信任票。”

香港终审法院英籍法官岑耀信(Jonathan Sumption)及郝廉思(Lawrence Collins)突然辞职(视频截图/RFA粤语组)
香港终审法院英籍法官岑耀信(Jonathan Sumption)及郝廉思(Lawrence Collins)突然辞职(视频截图/RFA粤语组)

外籍法官辞职显示对香港行政立法不信任

原香港法律团体法政汇思的召集人任建峰表示,虽然郝廉思表示对香港司法独立有信心,但司法独立不仅靠法官维持,行政立法有问题也难以支撑。

任建峰说:“司法独立就像一个驾驶火车的司机一样,可以用独立的思考开火车,不过火车的路轨怎么样去铺排呢?就像法律一样,法官可以是很独立,但法官最终要按照法例判案,如果法律是很烂的话也没有用,所以反映了他们对香港的行政和立法失去了信心。”

任建峰还指出,该事件未必会引发海外法官的辞职潮,但目前不论本地或海外法官,很多人已到退休年纪,无人想做法官以及政府找不到人选,同样会影响法院运作和审讯质量。

任建峰说:“更大的问题就是,就算有人愿意做法官,政权那一边的把关把得很紧。之前有6个执业大律师有兴趣当法官,最终只有3人被委任。很难找人来做法官,终审法院的整体质素会不会被影响是令人担忧的问题。”

任建峰表示,辞职的两名法官是商业仲裁的重量级权威,他们的离开会影响到外界对香港终审法院仲裁商业案件的信心。

记者:陈子非 责编:陈美华、何平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