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港独”成员据报获德国难民庇护

2019-05-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港独”组织“本土民主前线”前发言人黄台仰(左)和成员李东昇(右)被控暴动及煽惑暴动等罪名。两人前年获准保释候审期间到德国柏林。(法新社)
“港独”组织“本土民主前线”前发言人黄台仰(左)和成员李东昇(右)被控暴动及煽惑暴动等罪名。两人前年获准保释候审期间到德国柏林。(法新社)

参与2016年香港旺角骚乱,被控暴动及煽惑暴动等罪名的2名“港独”组织成员,据报去年获德国难民庇护,相信是香港主权回归后少有的几名获外国庇护的港人之一。有法律界人士认为,德国处理两人的申请,反映香港的法治受到国际社会质疑。

3年前香港旺角暴乱案,“港独”组织“本土民主前线”前发言人黄台仰被控参与暴动、非法集结及煽惑暴动共三项罪名;成员李东昇被控暴动罪和袭警罪。两人前年获准保释候审期间到德国出席活动后没有再露面,法庭一直通缉两人。

 

 

2017年11月,黄台仰和李东昇经台湾前往德国柏林。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由两人所提供的文件显示,他们去年5月已取得难民资格,获准留在德国。在申请庇护期间,两人曾先后在3个难民营逗留。

《金融时报》援引黄台仰表示,他忧虑如果香港把他遣送到中国大陆,他将永远无法返回香港,选择在此时披露已获得难民身份,目的是引起各界对香港修订《逃犯条例》,以及六四事件30周年的关注。

他表示,德国政府给与他们难民身份时并没有提供特别理由,但他曾向德国官员表示,认为自己在香港被检控是基于政治动机。他选择到德国,是因为相信德国对中国有较强硬的立场,尤其在人权问题上。

《纽约时报》则报道,黄台仰去年接受访问时曾表示,如果德国政府认为香港有司法独立,就不会批出难民身份资格,批评香港特区政府利用司法体系迫害香港人。

外界关注香港政府会否向德国要求,引渡两人回香港受审。香港保安局局长李家超表示,弃保潜逃不属于逃犯移交的罪行范畴。

2016年2月8日夜晚至2月9日早晨于香港旺角发生的警民冲突事件。(美联社)
2016年2月8日夜晚至2月9日早晨于香港旺角发生的警民冲突事件。(美联社)

李家超:“首先我不讨论个别个案, 移交逃犯的46项罪行包括一些涉及暴力的罪行,却不包括弃保潜逃。如果个别案件符合《逃犯条例》的条文要求,执法部门会按照一般做法征询法律意见,采取适当行动。”

在德国,若申请人能证明因为国籍、宗教、政见或参与社会组织而受迫害,可获给予三年庇护,在德国生活、工作、读书。 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亚洲部研究员王松莲指出,根据国际定义,一个人如能提出证据,证明自己会由于政见等在本国受到迫害,就可以寻求政治庇护。她相信,德国是经过审慎考虑才作出有关决定。

王松莲:“在欧洲各国当中,德国一直是比较支持人权的国家,对于人权的坚持也是大家能够看到的。德国政府一向对于中国人权的批评,或者中国维权人士的支持,都比其他欧洲国家好。在这样的考量下,才对于两位‘港独’人士作出这样的决定。它是认为在香港目前的政治环境底下,这两人是应该得到政治难民身份的。“

香港一名不愿公开姓名的大律师向本台记者表示,德国处理两名“港独”人士的庇护申请与近期香港加强打压反政府人士有关。

香港大律师:“我相信德国当局可能是观察到香港当局受到了中央政府的压力,在香港独立相关议题和组织上,以强硬手段去打击这些活动, 使参与这些活动的人言论自由的保障,受到相当的威胁,而没法受到公平审讯。”

2016年2月8日夜晚至2月9日早晨于香港旺角发生的警民冲突事件。图为警方在冲突现场使用了警棍和辣椒水,示威者则向警察投资石块和玻璃瓶。(美联社)
2016年2月8日夜晚至2月9日早晨于香港旺角发生的警民冲突事件。图为警方在冲突现场使用了警棍和辣椒水,示威者则向警察投资石块和玻璃瓶。(美联社)

《纽约时报》形容,这是香港主权归还中国以来,首次有香港人获外国庇护,代表香港在国际上已失去特殊地位。接受采访的香港大律师也认同,香港的法治正受到严重威胁。

香港大律师:“从这几年来政治方面的一些发展,我们可以看到,香港的法治的确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胁,从国际社会的角度来看,如果香港一向赖以成功的一些重要基石,包括法治和对于人权的保障有衰退的迹象,就有机会让人家认为香港的独特性正在褪色。”

香港亲北京政党“民建联”则表示,德国的决定发出错误的讯息,让国际社会误以为香港会对两名“港独”人士进行政治迫害,影响香港形象。他们促请特区政府澄清,维护香港的司法制度。

 

记者:高锋    责编:陈美华/申铧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