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中恶法会否通过最终看北京态度

2019-06-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6月9日,香港百万人游行反对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示威群众手挂着标语“撤回恶法,反对送中”。(美联社)
2019年6月9日,香港百万人游行反对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示威群众手挂着标语“撤回恶法,反对送中”。(美联社)

香港立法会原定周四(13日)恢复《逃犯条例》修订二读辩论,但立法会主席连续第二天押后大会。民主派继续采取拖延策略,争取修例押后表决。有分析却认为,受制于议会形势,民主派的努力注定徒劳无功。来自议会外的力量是唯一变数。

2019年6月13日,100多名示威者在香港立法会对面的行人桥聚集,部分人戴上口罩和头盔,他们展示标语并呼喊口号,要求政府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路透社)
2019年6月13日,100多名示威者在香港立法会对面的行人桥聚集,部分人戴上口罩和头盔,他们展示标语并呼喊口号,要求政府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路透社)

100多名示威者周四上午在香港立法会对开的行人桥聚集,部分人戴上口罩和头盔,他们展示标语并呼喊口号,要求政府撤回《逃犯条例》修订。数十名持盾牌的防暴警察架起两重铁马戒备,双方没有发生冲突。

示威期间,两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张超雄和邝俊宇分别到场,告知在场人士,立法会周四不开会,示威者之后陆续离去。

 

 

警民冲突过后,立法会大楼周四维持黄色警示,进入大楼要经过安检,立法会和政府总部对开有大批警员巡逻候命。

2019年6月13日,防暴警察在香港立法会外检查行李。(美联社)
2019年6月13日,防暴警察在香港立法会外检查抗议者的行李。(美联社)

立法会原定周四上午9点举行会议,恢复二读《逃犯条例》修订草案,秘书处其后发出通知,主席梁君彦再次根据议事规则,决定周四不举行会议,意味立法会大会连续第二天押后。梁君彦没提及何时重开会议。他早前就审议时间设限,从周三起预留61小时,预计下周四表决。

多名民主派议员周四回到立法会大楼。民主派会议召集人毛孟静认为,梁君彦的决定正确。

毛孟静:“周三有那么多年轻人出来示威,就是为了抗议和阻挠立法会大会召开。立法会大会应该一路暂停,直到特首林郑月娥宣布撤回修订《逃犯条例》。

2019年6月13日,香港民主派立法委员毛孟靜(Claudia Mo)向媒体发表讲话。(路透社)
2019年6月13日,香港民主派立法委员毛孟靜(Claudia Mo)向媒体发表讲话。(路透社)

民主派议员能做的只能拖延。

香港岭南大学公共管治研究部主任李彭广表示,民主派在香港立法会是少数,由于亲北京议员已表明支持修例通过,目前民主派能做的十分有限。

李彭广:“从立法会内部议席的分布来讲,泛民主派只能利用一些议事规则来拖延,但这只能拖一时,因为总有到达表决的阶段。泛民始终是议会的少数,从这个角度来讲,泛民只能采取拖延的策略。”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英国、德国、欧盟的领袖已先后对香港修订《逃犯条例》,引起大规模示威,表示关注。李鹏广认为,这反映了这次修例已不单纯是香港政治议题。

李彭广:“从过去几天的发展,这事已牵涉到大国之间的角力,地缘政治的考量。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或贸易城市也好,这修例也会影响到外国人在香港的法律权益,和国民安全的问题。这牵涉到香港以外的大国在香港的经济和商业利益”

2019年6月9日,香港民间人权阵线举行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大游行,示威群众要求当局废除拟议中的把犯人引渡到中国的法案。示威者手持黄色遮阳伞,这是占领中环运动的象征。(路透社)
2019年6月9日,香港民间人权阵线举行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大游行,示威群众要求当局废除拟议中的把犯人引渡到中国的法案。示威者手持黄色遮阳伞,这是占领中环运动的象征。(路透社)

香港理工大学政策研究主任钟剑华认为,政府提出修订《逃犯条例》是否北京的“硬指令”难以求证,但特区政府会否撤回修例,北京肯定是关键因素。

钟剑华:“现在看来,如果(特区)政府坚持干下去,(修订)能够通过的机会还是很高的。民主派在议会体制上没有足够能力改变这事发生。政治上政府不为所动。唯一的可能性是,如果有一些我们看不出来的因素,让北京有另一考虑,国际社会如果没有更进一步的制裁,让中央觉得需要考虑的话,现在看不出有理由,北京会让特区政府撤回修订。”

美国民主党的美国国会众议院程序委员会主席麦戈文,计划与共和党议员提出《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惩罚打压香港民主自由的特区及大陆官员,禁止入境美国,并冻结他们在美国的资产。

另外,一旦《逃犯条例》修订获通过,麦戈文认为,国会必须修改《香港关系法》,以反映对香港自治的侵蚀。

 

记者:高锋   责编:胡力汉、陈美华、嘉远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