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各界促成立委员会彻查612流血冲突

2019-06-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6月12日,反《逃犯条例》的示威活动中,警察向示威者发射催泪弹。(美联社)
2019年6月12日,反《逃犯条例》的示威活动中,警察向示威者发射催泪弹。(美联社)

香港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公众示威仍在持续。本周二,多个专业团体和宗教组织发出呼吁,敦促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彻查本月12日发生的严重警民冲突。

参与联署的十多个团体来自教育、宗教、会计界等界别。他们认为,政府仅以直属警务处的投诉警察课及特首委任的监警会,调查因《逃犯条例》修订而引发的严重冲突,未能有效调查警方涉嫌滥权的问题。

香港科技大学社会科学系副教授成名表示,监警会并没有调查权,只依靠投诉警察课提供报告判断有否违规;由于投诉警察课是警队部门,质疑会构成角色冲突。

 

 

成名:“这就是所谓的‘自己人查自己人’。因为投诉警察课本身是警方人士,很容易对违规同事产生同情及体谅,而且有理由相信,警方人士在调查时可能承受压力,因为调查对象可能是认识的人或者未来上司。”

2019年6月24日,民权观察并且邀请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会的代表召开记者会,图为香港民权观察,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会代表,展示6-12警方清场行动中受伤的示威者伤势照片。(视频截图/路透社)
2019年6月24日,民权观察并且邀请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会的代表召开记者会,图为香港民权观察,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会代表,展示6-12警方清场行动中受伤的示威者伤势照片。(视频截图/路透社)

这些团体认为,目前只见警方与示威者互相谴责;促请政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深入、客观调查6月12日金钟发生流血冲突的原因;调查范围可包括,为何当天有数万人示威?以及冲突发生的经过。调查对象不仅是警方,也应该包括示威者。

进步教师同盟成员施安娜表示,官员除了道歉也必须采取实际行动。

施安娜:“有人说道歉是‘风土病’,我想说,虚假的道歉是风土病,包括林郑月娥等香港官员出来道歉是心不甘情不愿。我们是这样教学生的:知错能改不是说过就算。如果官员真的认为自己错了,应该独立调查委员会作为开始,让公众了解真相。”

前香港高官纷纷呼吁 大和解

香港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周二出席电台节目时表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应就《逃犯条例》争议负最大责任,但目前下台无补于事。她认为,香港高官问责制推行多年却无人问责,就今次风波而言,最应问责辞职的是律政司司长郑若骅。

2019年6月24日,在香港的税务大楼外,抗议者要求设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路透社)
2019年6月24日,在香港的税务大楼外,抗议者要求设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路透社)

陈方安生:“律政司司长郑若骅责任重大,因为她是政府内部最高层法律顾问,理应向行政长官直言进谏,解释为何修订《逃犯条例》会引起那么大的回响和关注。修例把香港和大陆之间的‘防火墙’拆毁,影响香港人的个人人身安全和自由。”

陈方安生建议政府,特赦在金钟冲突中有可能违法的人士。她指,廉政公署在上世纪70年代成立之初,当时的港督也曾特赦涉贪警员,有先例可循。政府应尽快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以平息民愤。

在北京,中国全国人大宪法和法律委员会主任委员李飞出席人大常委会会议时表示,示威者可以和平表达诉求,但反对使用暴力。

2019年6月23日,香港市民参加反对警察暴行的集会。(路透社)
2019年6月23日,香港市民参加反对警察暴行的集会。(路透社)

李飞:“前一段香港出现那种情况,我看了。一个是我不可理解,因为香港是一个法治的地方,和平的集会游行表达诉求是可以,但是每次反对政府的,出来的时候为什么都要用暴力,我不可理解。你不管怎样担心也不能违法,你对警察采这样的措施,这种伤害的办法。”

另外,有网民为了让国际社会更关注香港人的处境发起网上众筹,希望在美丶日丶德丶法丶英等多国报章刊登头版公开信,唤起各国民众关注,进而敦促他们的国家领导人在20国集团峰会中提出讨论。

众筹在周二(6月25日)早上开始,短短几个小时已经达到目标的300万港元。截至下午三点,已筹得超过500万港元。目前已确认,英国《金融时报》的美洲版和亚洲版头版一角将刊登公开信。

 

记者:高锋    责编:胡力汉、何平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