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蒙面法”实施后首次有人被控 教育局要求中学上报戴口罩人数

2019-10-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10月7日,第一批因戴着口罩而被捕的示威者(C)在警车抵达香港东区法院。(法新社)
2019年10月7日,第一批因戴着口罩而被捕的示威者(C)在警车抵达香港东区法院。(法新社)

国际社会持续抨击香港制定“禁蒙面法”。香港前总督彭定康以“疯狂”形容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而“禁蒙面法”实施后,最少已有2人被当局起诉,指他们在非法集会当中使用口罩。教育局则首次要求中学上报戴口罩及组人链的学生人数。

涉嫌违反“禁蒙面法”而被检控的是1男1女。其中38岁的女被告报称无业,男被告18岁,是香港城市大学电脑科学系一年级学生。两人周一在法院出席聆讯,被控周六凌晨在观塘非法集结时使用耳挂式口罩,案件下月开审。

 

 

2019年10月7日, 涉嫌违反“禁蒙面法”而被检控的是1男1女,市民在法院外声援2人。(法新社)
2019年10月7日, 涉嫌违反“禁蒙面法”而被检控的是1男1女,市民在法院外声援2人。(法新社)

大约1百名市民周一在法院外声援2人,并筑起雨伞阵掩护他们离开。两名被告获准保释,保释期间需要遵守宵禁令,不准离开香港。

这是禁止蒙面规例生效以来第一起检控个案,根据条例,如在公众集会或游行非法集结或未经批准集结使用蒙面物品,最高可判监1年及罚款2万5千港元。

香港制定“禁蒙面法”后的局势发展备受外界关注。前港督彭定康接受英国天空电视台采访时,严厉抨击行政长官林郑月娥。

彭定康:“ (林郑月娥)一定是疯了。她在没有受压下而自行作出此決定,禁蒙面规例完全是疯狂,市民会抗议。我不希望见到香港警察的执法方式。除非林郑月娥调停,明白与市民对話的重要、明白给他们机会的重要,透过独立调查委员会查明事件,否则我对未来感到忧虑。”

 

2019年10月6日,香港警察逮捕抗议者。(美联社)
2019年10月6日,香港警察逮捕抗议者。(美联社)

禁蒙面规例完全是疯狂,市民会抗议。我不希望见到香港警察的执法方式。除非林郑月娥调停,明白与市民对话的重要、明白给他们机会的重要,透过独立调查委员会查明事件,否则我对未来感到忧虑。”

彭定康认为,香港出现乱局是由于由于特区政府和北京管治失误,使原本非常和平的社会,要以街头方式抗争,他估计,如果持续下去可能会有人被枪杀。

中国外交部驻香港特别行政区特派员公署7日发表声明,彭定康的言论,指有关言论完全无视特区各界要求止暴制乱的主流民意,完全无视英国是“反蒙面法”先行者的基本事实,充分暴露了彭定康虚伪、偏执、冷血的真实面目。

 

2019年10月7日,抗议者聚集在香港东区法院外声援被捕的示威者。(法新社)
2019年10月7日,抗议者聚集在香港东区法院外声援被捕的示威者。(法新社)

教育部门下令学校向学生讲解蒙面法内容

周二是“禁蒙面法”实施后首个上学天,香港教育局上周向全香港学校发信,提醒学生禁蒙面法的内容,又指除宗教或健康原因,校内外都不应戴口罩。有消息指,中学校长周日陆续受到教育局分区官员的APP留言,要求中学周二十一时之前,上报戴口罩、罢课,或参与校外人链活动的人数。

教育局解释新安排是为了支援学校,不会搜集个人资料。香港中学校长会主席邓振强强调,学生不用担心会被追究。

邓振强:“学校只需要提供大约的数字,教育局也不会向学校核实这些数字。学校也不需要提交学生的名字,这一点我们要特别澄清,要不然学生会担心出现秋后算账的情况。最初开学的时候,教育局也曾询问过学校关于罢课的数字,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青年反修例组成员梁同学却认为,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梁同学:“当局这样做是为了营造白色恐怖。不少中学生就连被学校记过也不害怕。我知道一些同学甚至冒着旷课的风险,到法院声援被控暴动罪的示威者。我们中学生不会害怕,也不会理会来自学校或者教育局的打压,”

湾仔区校长联会主席戴德正则认为,“禁止蒙面规例”不适用于校园,不明白为何当局要求学校点算戴口罩学生数目,具体实施也有困难,因为点算时间不同,数据会有很大差异,并且无法确实知道学生戴口罩是因为生病,还是由于政治诉求。当局这样做无法达到支援学校的目的,更可能添烦添乱,错估形勢。


记者:高锋   责编:胡力汉 陈美华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