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秘密警察”法案下月生效 执法者可匿名 不排除外地人担任

2020-09-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澳门“司法警察局”修订案,当中最具争议的条文是豁免公布涉及执行国安工作的执法人员名单,也就是外界所说的“秘密警察”。图为澳门劳动节游行期间,警察抓捕示威者。(法新社图片)
澳门“司法警察局”修订案,当中最具争议的条文是豁免公布涉及执行国安工作的执法人员名单,也就是外界所说的“秘密警察”。图为澳门劳动节游行期间,警察抓捕示威者。(法新社图片)

 

澳门“司法警察局”修订案将于下月12日生效。法案容许当局向行政长官申请,豁免公布执行特殊任务的人员名单,使人担心日后“秘密警察”会成为常态,甚至不排除由外地人担任,导致本已狭窄的言论空间进一步缩小。

澳门上月通过“司法警察局”修订案,当中最具争议的条文是豁免公布涉及执行国安工作的执法人员名单,也就是外界所说的“秘密警察”。

 

 

澳门政府解释,有关执法人员要处理国家安全等较为严重的罪行,不公布名单是为了保护他们的安全,部分人负责执行秘密职务,有必要隐藏身份。

 

澳门“司法警察局”修订案将于10月12日生效。(美联社资料图片)
澳门“司法警察局”修订案将于10月12日生效。(美联社资料图片)

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区锦新解释, 传统上,澳门所有公务员任命和升迁都会在政府公报刊登。民众对于豁免公布特殊任务人员名单表示理解,却担心制度被滥用。
区锦新:“澳门(当局)一直以来都是有权用尽,任意解释法律的灰色地带。如果一方面容许警察,在某些特定情况下,少量聘用内地人员到澳门担任特别职务,另一方面又不用刊登政府公报,就会带有‘秘密警察’的意味。”

根据澳门保安司解释,向行政长官说明理由后,申请豁免公布的特殊任务人员名单,除了“侦查员”按规定必须是澳门永久居民,其他技术人员,包括外雇,只要具备特殊职务需要的技能,都可以入职司法警察局的一般公务员。

澳门立法会议员林玉凤表示,据她理解,不公布名单的特殊任务人员类似香港的“卧底警员”。有分析则预期,未来的秘密警察会由较高学历的警员担任,由于澳门本地警员的资历和能力,可能被认为不符所谓国家任务的要求,不排除将来澳门保安司会与中国大陆当局合作,输送被认为合适的大陆人才,甚至拥有不受制约的权限。

虽然俗称“秘密警察”的法案有待生效,但媒体人“方俊”已提前感受个人权益日渐受到威胁。

 

有分析则预期,未来的秘密警察不排除将来澳门保安司会与中国大陆当局合作,输送被认为合适的大陆人才,甚至拥有不受制约的权限。(路透社资料图片)
有分析则预期,未来的秘密警察不排除将来澳门保安司会与中国大陆当局合作,输送被认为合适的大陆人才,甚至拥有不受制约的权限。(路透社资料图片)

“方俊”:“每当节日和敏感的日子,通常我们都会发现电话有杂音。朋友打电话来会问,‘你为什么不接电话’。我相信这些干扰源自澳门政府和电讯公司的合作。甚至我相信他们一直有这样的监听的情况。在新的法例底下,敢于批评政府的市民的言论空间会进一步缩窄,而且那些秘密警察可以随意抓人,‘你到底是谁?你的警察编号是什么?’ 现在这个就没有。就等于我们过去一年在香港看到的‘警暴’。”

与香港相比,澳门的左派势力一直十分稳固。“方俊”质疑,“秘密警察”法案到底有没有必要实施。

“方俊”:“澳门一直都说是一个很乖的地方。我们都很听话。我们也几乎没有国家安全的问题,或者有所谓的间谍在澳门被逮捕,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要通过这样的法律,无疑就是希望透过对言论的控制,让澳门市民更服从,更听话,更乖。”

下月12日生效的“司法警察局“修定法案,把网络安全与国家安全纳入司警的治权,也因此增加了最少三个处级部门,直接支援与国家安全相关工作。

议员林玉凤承认,澳门不少民众受到香港的政治气氛影响,对“司法警察局”修订案表达忧虑。她认为,目前澳门警察和民众之间仍然有互信,法案生效之后,当局不应滥用,执法也不宜政治化,以免破坏警民互信关系,出现白色恐怖。


记者:高锋  责编:许书婷 嘉远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