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渡送中港人“被委托”官派律师 任全牛:案情复杂恐在大陆受审

2020-09-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20年9月4日,律师卢思位(图)到深圳盐田看守所试图会见其中一名偷渡港人,但徒劳无功。 (卢思位独家提供)
2020年9月4日,律师卢思位(图)到深圳盐田看守所试图会见其中一名偷渡港人,但徒劳无功。 (卢思位独家提供)
Photo: RFA

 

十二名涉嫌企图潜逃到台湾的香港人继续被扣押在深圳。有家属委托的律师周三(9日)再度前往看守所争取会见当事人,当局却以当事人已委托律师为由拒绝。同样受港人委托的一名律师担心,由于案情复杂,这批港人可能无法自聘律师而被安排在大陆受审。

上周白跑一趟的律师卢思位,周三再度从四川专程来到深圳盐田看守所,要求会见当事人。虽然已准备核实家属委托的“公证书”复印本,但仍然被挡在门外。

卢思位:“我要求会见我的当事人。我的当事人涉嫌偷越国边境罪。承办警官核查了我的委托书之后,告诉我在48小时之内通知我,那么过了两个小时之后,接待的警官告诉我,说我的当事人,已经委托了(另外)两名律师,不会安排我会见。我马上提出来,就针对这个情况,我有权利进行核实,但是两名接待警官,把我提交的资料还给了我之后,就没有跟我进行交流。”

 

 

卢思位相信,警官口中的两名律师其实是“官派律师“,但无法向当事人当面证实。但他确信当事人不会另聘律师。

 

视频【跟进12名深圳被羁押港人情况】【家属委托律师无法会见】【看守所声称当事人已另外委托律师】

 

另一律師任全牛早前同樣被当局以‘不能核实委托人身份’为由不让會見當事人。他估计,案件有可能交由广东省公安厅以专案处理,如果上升到国家安全层次,被关押港人不仅会由官派律师代理,甚至会在中国大陆审理。

任全牛:“有可能这套路会推广给所有当事人,意思就是我们大陆人权律师基本上很难参与了。当局的动作传来讯号:所有的人都会被办案单位,以他们同意聘请律师为由,不许家属委托的律师介入,这在709(大抓捕)的时候是有先例的。”

任全牛认为十二名港人的前景堪忧,原因是河南郑州司法局曾给他打电话,叫他不要再代理此案,又警告他要注意小心。

任全牛:“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当然就是捂着盖的整个案件,想密不透风的办下去。把他们十二人看成维权人士,’ 或者煽颠犯都说得轻了。根据司法局的说法,这事‘大得很’,有多严重我也不知道,反正它为啥这样说,它也没有跟我解释,只说这事大得很,好像比打到天宫还严重,你自己想去吧。“

按照中国大陆司法程序,檢察院需要在 拘留37 天內決定是否”批捕“,继续司法程序,否則公安機關必须釋放犯罪嫌疑人。律师盧思位早前曾引述警官透露,他的當事人涉嫌組織他人偷渡,而根据中国法律,“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罪“如果情节严重,最高可被判无期徒刑。


记者:高锋 责编:胡力汉 嘉远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