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抗议者失踪被遣送大陆? 官方不透明导致传言四起

2019-11-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抗议者2019年11月27日聚集在香港中环(美联社)
抗议者2019年11月27日聚集在香港中环(美联社)

香港反送中浪潮激发市民对政府零信任,连串示威者“被失踪”、“被自杀”的传闻甚嚣尘上。早前英国驻港总领事馆前雇员郑文杰向外媒透露,在大陆被拘押时曾目睹一批香港示威者“被送中”关押,令很多港人以至国际社会关注这些被捕人的下落。本台曾就坊间流传的失踪者名单追查,亦访问过关注事件的人权组织,都发现官方公开的资讯太少、透明度太低,影响公众无法查证事件以致传言四起。

自今年六月香港爆发反修例运动以来,几乎每天网上都有传言,涉及大量年轻示威者怀疑“被失踪”,也有死亡案件中的年轻死者,遭网民怀疑是“被自杀”,认为多起事件背后可能另有隐情,甚至把矛头指向警方和中国大陆公安。

本台记者浏览过连登讨论区、脸书Facebook及电报telegram通讯程式,发现有大量关于香港示威者疑似“被失踪”、“被消失”的群组讨论及留言,其中一个由网民开设名为“失踪人士关注组”的电报群组,里头由一批网民从多方收集及核实整理的资料,表示在今年六月至十一月期间,最少有十五名参与反送中运动人士下落不明。

另有至少四十六名男女失踪,他们的共通点是年轻及反修例立场,但未能确定是否真正参与过这场运动。不过,对于警方愈来愈严重的滥捕情况,不少网民相信,即使这些人士没有参与示威,也有可能被捕。

是否有被捕者押解大陆引海内外关注

英国驻香港总领事馆前雇员郑文杰,今年八月前往深圳出差时,被大陆公安拘押获释后,日前接受外媒访问时,透露自己在大陆被关押期间,不仅遭到酷刑对待,更声称亲眼目睹一群香港人被审讯,并报称从国安人员处明确得知,有一批批的香港示威者被捕后,遭送到大陆关押,使有关怀疑“被失踪”事件,更显得扑朔迷离。

本台翻查香港警务处网站的呼吁寻找失踪人士公告,发现警方过去半年曾发出十则寻人公告,其中五名失踪人士为年轻人,年龄从十五岁至三十五岁,并没有提及是否与反送中运动有关,但不少网民对这些年轻失踪者,都联想到与“被送中”、“被消失”扯上关系。

事有凑巧,上周一(18日)网上流传一段影片,显示十多名穿黑衣人士被大批防暴警察押送到港铁路轨范围,疑似登上一列港铁东铁线列车。据了解,拍片者是在何文田爱民邨对开拍摄到有关片段,而该趟东铁线列车其后开往北面,随即引起网民质疑,该批黑衣人是否理大抗争者,并忧虑他们会否被送到中国大陆去。

警察公共关系科高级警司江永祥当天在警方记者会上承认曾征用港铁,但他表示,当时约有二十人企图经红磡站路轨逃出理大,警方由旺角东站赶往红磡站制止,而列车是唯一能够运载他们的交通运输工具,因此,警方由港铁协助运走该些被捕人士。江永祥又声称,列车只开到就近港铁站,再由警方转送被捕人士到附近警署,意图粉碎坊间怀疑“送中”传闻。

送中传言源于警察缺乏公信力

本台采访过90后前线抗争者阿伟(化名)对事件有何看法。阿伟认为,公众目前可查证的途径甚少,加上政府的公信力极低,被失踪或被送中的传言已深入民心,造成人人自危的效果。

阿伟说:“我最忧虑是香港与中国大陆之间的屏障愈来愈薄弱,除了从铜锣湾书店事件及郑文杰事件,可以看到香港境内都不是安全地方,中国公安机关随时来香港抓人。另一方面我对香港政府不信任,就算我们很不幸被消失,香港政府也无力协助我们做任何事,因为可能制造被自杀或被失踪是由香港政府去进行,我们根本没有权力或方法,去制衡如此强大的机器来对付我们的市民,而且某程度上是制造恐惧,让我们会害怕发生这些事情。”

抗争者 : 政府制造白色恐怖威胁抗争者

阿伟认为,假如这些香港抗争者真的“被送中”,相信是政府制造“白色恐怖”,使其他示威者不敢再走上前线,以减少抗争人士的数量和缓和抗争程度。他说,政府及警方的公信力极低,尤其每次解释都往往是意图掩饰,无疑是加深了与市民之间的芥蒂,令市民不再相信官方。

一直关注反修例运动及警暴问题的民权观察成员王浩贤向本台表示,他们非常关注网上的“被失踪”传闻,因有关指控相当严重,但他们目前未有实质证据去追查和判断,假如证实警方利用铁路把香港示威者运到大陆,会严重破坏“一国两制”,以及对香港人的法律和人权保障。

王浩贤说:“暂时我们没有足够资料去判断是否有些人“被失踪”,我们所理解是有些人返回中国大陆过关时,会被大陆公安截查,然后被扣留数十小时进行查问和盘问工作。但我们当然有留意网上有很多指控,对于离奇的尸体发现,警方往往都以无可疑的方式处理,如果要进一步推论是否有些“被消失”或被杀人灭口的事件,我们真的需要再有多些资讯才能作出判断。“

国际人权组织无法核实传言真伪

国际特赦组织中国研究员潘嘉伟亦向本台表示,该组识的总部及不同地区分会,也收到很多类似失踪消息的报料电邮,希望他们作出跟进,但潘嘉伟表示,因为所掌握的资料不多,难以判断及辨证真伪,无奈地只能继续关注事件。

潘嘉伟认为,目前最关键是不论中国政府或特区政府,都不会就这些传闻公开更多资讯,更不会展开独立调查,纯粹单方面否认,又以警察“自己查自己”的方式去处理事件,使公信力成疑。他也看不到港府设法保障港人的安全,加上香港受中国大陆严重影响的因素下,的确不能排除相关传闻的可能性。

潘嘉伟说:“目前没有办法去从多方求证,中国政府和香港政府要交代相关指控,其实要有独立调查才行,现在这状况恐使大家质疑,掌握公权力的机构如警方或香港政府部门,到底有否可能提供足够讯息,让大家作出判断?很教人担心,因为现在的状况绝不是以前所理解的‘制衡公权力’,单单只有警方提供自己调查自己的资料,是没有任何公信力的。”

潘嘉伟表示,香港的问题必须委托像联合国人权专家的人进行独立调查,但目前香港状况与新疆问题愈来愈相似,资讯流通性低、审讯变得隐密,使他担心被捕人士遭受不人道对待。

网上传闻言之凿凿,本台记者曾尝试以网上流传的失踪者名单,试图寻找蛛丝马迹,但要查证并非易事,首先被捕人数太多,其身分、背景资料真假难辨,而且无法确定他们是否涉及抗争运动已经被捕,还是说,已处于法庭应讯阶段仍在羁押中,也有可能是获释后已经离开香港,存在太多可能性,关键是官方没有公布更多资讯,严重影响求证。

警方拒绝提供被捕者详细资料令核实工作无法进行

记者亦尝试把失踪者名单对照反送中运动被起诉人士的资料,但坊间流出的聆讯名单也不齐全,在有限资讯下,未能完成对照验证。

根据香港警察公共关系科向本台提供的数字,从6月9日至11月21日,警方在各区示威活动中共拘捕5,856人,年龄介乎11岁至83岁,涉及罪名包括参与暴动、非法集结、伤人、及袭警等,当中923人已被起诉。而被捕人士中,有332人年龄为16岁以下,并有2,327人为学生。

如果这些被捕人士一直在香港境内,他们会被关押在哪里呢?除了过去警方在记者会上,略为提及被捕人会被羁押在部分警署,以及曾经使用新屋岭扣留中心,警方没有向本台进一步提供被捕的人曾被关押的地点。

本台曾就示威者“被送中”传闻向香港保安局查询,有否收到有港人被关押在大陆的相关通报,相关人士的家属有没有向警察求助,但到截稿之前仍然没有回复。

记者:郑日尧、覃晓言、高锋     责编:胡力汉、嘉远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