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伞运动三领袖获提名诺和平奖 勇气领导力受赞扬

2018-02-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说:周永康与黄之锋、罗冠聪一起步出法院。(陈槃提供)
图说:周永康与黄之锋、罗冠聪一起步出法院。(陈槃提供)

美国12名国会议员周四(2月1日)提名黄之锋等3名香港前学运领袖以及2014年雨伞运动整体角逐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议员致函诺贝尔委员会,赞扬3人以和平方式维护法治、自由和人权。3人发表声明呼吁国际社会挽手共行守护一国两制。

美国12名分别来自民主共和两党的国会议员周四致函挪威诺贝尔委员会, 提名香港前学生领袖黄之锋、罗冠聪、周永康以及整个雨伞运动角逐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

议员在信中表示,这3人以和平手法保护“中英联合声明”中承诺的自治和自由,他们与其他民主派人士领导了香港史上最大规模的民主运动,展示公民的勇气和非凡的领导力,坚定不移维护法治、自由和人权。

在北京破坏香港的自治之际,香港民主派人士积极维护香港的未来,面对骚扰、威胁、拘留、法律和财政上的打压,仍然显示很大的勇气。

黄之锋、罗冠聪、周永康发表声明指,能获得提名诺贝尔和平奖与有荣焉,若有荣誉就是属于一百多年来中国大陆和香港的民主运动参与者。在一国两制被中国当局严重冲击时,政权以言入罪,剥夺人民参选权,褫夺民选议员资格,此时更需国际社会挽手共行,共同守护香港作为中国民主运动的桥头堡,确立一国两制下港人民主自治的精神及原则。

前学生领袖罗冠聪周五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延续雨伞运动的精神是重中之重。

罗冠聪:雨伞运动得到世界认可和关注,延续这场运动的精神,继续支持香港民主运动,这才是最重要的。

香港法律界立法会议员郭荣铿认为,美国国会议员提名黄之锋等3人角逐诺贝尔奖并不构成对北京现政权的冲击。

郭荣铿:(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的门槛是很宽松的,至于能否拿到诺贝尔奖是由诺贝尔委员会决定。我不认为这是对任何国家或政权的冲击。

根据诺贝尔和平奖机制,提名人要符合特定资格,包括必须是主权国的领袖、国会议员或者海牙常设仲裁法院的成员,又或者是以往的和平奖得主。

熟悉美国国会运作的律师方恩格(Ross Feingold)对美国国会议员提名香港人角逐诺贝尔和平奖有这样的看法。

方恩格:现在不止共和党是国会大多数政党,另外总统也是共和党的特朗普,会不会以后更注重人权的议题,尤其(中国)内地和香港?奥巴马总统执政时,很多共和党籍的国会议员觉得奥巴马政府对中国内地和香港的人权议题不是很在意,没有很注重人权的议题。值得观察是如果国会议员觉得特朗普政府不够注重香港的人权问题,国会议员会否自己主动关心这个议题。

获提名诺贝尔和平奖的人士未必一定可以成为候选人,诺贝尔委员会经评估后会制定候选人名单,和平奖得主则由投票产生。

方恩格认为,由于香港问题并不是国际社会的焦点,也不是全球关心的议题,估计3名前学生领袖的获奖机会将受到影响,而刘晓波当年获奖后北京的反应也是诺贝尔委员会会考虑的因素。

方恩格:上次诺贝尔和平奖给了刘晓波导致挪威和中国的双边关系起了很大变化,对挪威和中国的贸易来往有很大影响。诺贝尔委员会虽然是独立的委员会,不是政府的一部分,但是或许会因为怕得罪中国,不会再次让中国人(获奖)。

 

(特约记者: 高锋 责编:石山/吴晶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