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令百万港人上街游行?

2019-06-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6月9日,香港百万人游行反对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路透社)
2019年6月9日,香港百万人游行反对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路透社)

本周日,百万港人上街游行,抗议港府修订《逃犯条例》,堪称香港主权移交中国二十多年来规模最大的公众示威活动。为什么这项修订案招致了铺天盖地的众怒?

百万香港人上街主要是为了反对香港政府修订《逃犯条例》,使其能向中国大陆、澳门和台湾等地引渡犯罪嫌疑人。

自从港府两个多月前正式向立法会提交这项修订案后,香港各界人士的反对声音一浪高过一浪。4月底,13万港人参与了“四•二八反送中抗恶法大游行”。

 

5月,包括香港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香港支联会前主席李卓人在内的多位香港民主派人士访问美国和加拿大,向两国官员表达他们对修订案的担忧,并呼吁西方政府对北京当局施压。

本周日,有103万人参与了抗议示威活动。此外,全球十几个国家的民众当天也举行了声援港人的集会活动。

香港支联会主席何俊仁参与了周日的大游行。他周一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说,早在几天前,他就感到港人的愤怒情绪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他们普遍认为,港府出卖了港人的利益。

“他们都非常反对这项修订案,认为此举威胁到港人自由,而且他们完全不信任中国大陆的法治体系。最使他们感到不安和愤怒的是港府看起来只是接受北京当局的指示,完全没有站在港人的立场上捍卫他们的利益。”

2019年6月10日凌晨12点,一批戴上口罩和面罩的示威者手挽手闯进香港立法会示威区,推倒铁马,推向警察防线。抗议者与警察发生冲突。(法新社)
2019年6月10日凌晨12点,一批戴上口罩和面罩的示威者手挽手闯进香港立法会示威区,推倒铁马,推向警察防线。抗议者与警察发生冲突。(法新社)
《逃犯条例》的修订是在台湾发生的一宗谋杀香港人的杀人案而引起的。去年,香港男子陈同佳在台湾涉嫌谋杀女友后返回香港,但由于两地间没有引渡协议,台湾政府无法要求香港代为拘捕他,把他送回台湾受审。

港府在大游行后发布的声明中说,这起事件凸显港府在处理刑事案件中的法律协助与移交逃犯制度方面的缺陷。如果坐视不管,香港将继续成为罪犯的匿藏之地。

香港时事评论家、资深媒体人李怡表示,司法保障是港人珍视的基本人权之一。因此,港府现在这样做并不是为了弥补缺陷,而是在倒行逆施。

香港资深媒体人李怡。(维基百科)
香港资深媒体人李怡。(维基百科)
“这是一个屏障,不是一个漏洞。港府现在把这个屏障拆除,其实就相当于把‘一国两制’对中国的屏障拆掉了。所有的港人都知道这一点,问题是他们能否面对这样的事情呢?”

尽管港府强调,这项修订案只适用于七年或以上监禁的最严重罪行,并不涉及基本人权自由和政治罪行,但批评人士认为,中国大陆的法院一贯被北京当局的意愿左右,他们担心香港商人、记者、异见人士等群体会被以其他罪名引渡到大陆受审。

2015年底,五名香港铜锣湾书店的股东和员工陆续失踪,后来在内地警方的控制下在中国大陆露面。这家书店此前长期出版中国大陆官场内斗和政治秘闻等“禁书”,而铜锣湾书店事件令港人感到北京当局正在试图破坏他们的言论自由和“一国两制”。

林荣基离开香港避居台湾,仍关心香港前途。(资料照)
林荣基离开香港避居台湾,仍关心香港前途。(资料照)
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周一在记者见面会上表示,尽管港府会继续进行沟通和解释,推迟这项修订案并没有什么好处,只会引发更多的社会焦虑与分歧。她表示,修订案将于周三恢复二读辩论。这表明,周末大游行发生后,港府仍然没有撤回修订案的意图。

舆论分析,港府很可能会在月底前对这项修订案进行表决。但由于亲中派议员占据了立法会70个席位中的43席,议案很可能会被通过。

香港资深媒体人李怡认为,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港人亟需国际社会的全力支持。

“昨天人群散去之后,港府的声明就让很多人有点泄气。目前仅靠港人自身的力量,即使700万人全部出动,在中国政府眼里也不过是小菜一碟,它可以完全无视。但如果国际社会的力量被动员起来的话,情况就不一样了。”

台湾《天下杂志》周一转载了李怡的题为《我们为什么要走出来?》一文。他在文中写道:“你们可以把全世界不理解的恶法强加在我们头上,但不可以毁灭我们自由的意志。”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家傲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