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学运领袖入港受阻 遭暴力驱逐

2019-07-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人权问责中心”创办者之一周锋锁(CK摄)
“中国人权问责中心”创办者之一周锋锁(CK摄)
Photo: RFA

为声援港人的“反送中”运动,八九学运前学生领袖周锋锁周日飞抵香港,却被当局拒绝入境。当地警方对他强行实施遣返,导致他的手腕和脖子受伤。经商议,他随后被遣送到了台北。本台记者家傲采访了现在台北的周锋锁,听他讲述到访香港的初衷以及他在机场的遭遇。

 

记者:您这次去香港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呢?

周锋锁:我当然是为了去支持香港民主运动。现在香港发生的这一切和港人为自由民主的斗争是最激动人心的。他们不仅在为自身的自由努力,也是在为被中共威胁的全世界的人(努力)。

无论是香港、台湾、西藏、新疆,还是世界其它地方,我们现在享有的自由都在面临中共这个庞然大物的侵蚀,而香港身处最前线,我很想到那里与反抗中共的这些人站在一起。

 

 

记者:您上一次到访香港是什么时候?有什么样的见闻?

周锋锁:我上一次到访香港是在2014年“雨伞运动”期间。那也是非常激励人心的。我很高兴当时能有机会亲身体验香港人对民主的抗争。我在帐篷里住了七天,我到访了旺角、金钟这些主要的抗议地点,也与各个群体进行了密切接触。

港人的这种抗争的勇气和韧性当时非常激励我,我看到了八九学运抗争的影子重现。

这一次可能是因为我估计不足,我以为我还可以溜进去,周日没能成功我当时感到很突然,后来(当局)用很暴力的手段试图遣返我。一个人按着我的头,两边各三个人按着我的手,然后把我的手往外拧,用酷刑的办法赶我走。

记者:机场方面是否提供了拒绝您入境的理由呢?

周锋锁:没有。

记者:为什么后来他们对您暴力相向呢?

周锋锁:因为我当时不愿意离开。他们要求我返回纽约,我不同意。我当时想尽一切可能在香港多停留一会儿,今后可能不会再有时间了。

逾百激进示威者2019年7月1日晚一度占领立法会(路透社)
逾百激进示威者2019年7月1日晚一度占领立法会(路透社)

记者:您对示威者今天占领并破坏香港立法会的事情怎么看?

周锋锁:香港的民意没有办法表达。“一国两制”提供的框架目前已经完全证明港府是没有人民的支持的,所以我觉得这是年轻人表达异议的一种方式。

我觉得现在香港的民意在沸腾,但是需要一个凝聚点。那么对于很多人来讲,占领立法会是一个表达方式。但是这个表达本身是抗议,还没有到一个建立的阶段。如果“一国两制”已死,我认为香港为了建立民主,需要(提出)一个新的民主前景。这需要一个很具体的声音表达出来,就像类似“香港民主宪章”这样的文件,(他们的诉求)就会更清楚一些。

此时,我真的很理解这些人的心情,但是我觉得他们需要正面表达出来,就是从抗议到我们作为香港的主人,我们认为香港应该走向何方。

记者:您觉得香港近一个月来发生的这一系列事情,给世人上了怎样的一课呢?

周锋锁:(这体现了)民主是多么重要。香港让全世界都看到,在中共(领导)之下,不可能有自由,现有的一切也会被侵蚀。我想台湾的反应是最清楚的,(他们)意识到必须有民主来守护这些自由,我想这也是香港未来努力的方向。

记者:家傲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