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事已至此 中央何去何从?

2019-08-0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8月5日,香港民众再次上街游行。图为在香港立法会附近聚集的民众。(美联社)
2019年8月5日,香港民众再次上街游行。图为在香港立法会附近聚集的民众。(美联社)

周一,香港的罢工和示威活动把“反送中”运动推向了新高潮。受此影响,上百个航班停飞、几百万人早高峰通勤延误。在港人反抗情绪日益高涨的情况下,北京当局为了稳定局势会作出什么选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家傲邀请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比较政治学博士李源和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中国学社执行主席陈奎德就此进行讨论。

 

 

记者:首先请问李源先生,为了稳定香港局势,显然北京当局面临三大选择:维持现状、作出让步或威逼恐吓直至出动军队。目前看来,您认为哪一个方法是最明智的呢?

李源:从北京当局的角度来看,目前来说维持现状是比较合适的。首先,退让是不可能的。但如果要升级,就像之前网传中国政府有可能会派解放军去镇压,这又稍微有些过激。香港问题目前应该不是北京当局的当务之急,因为现在最重要的还是与美国的贸易战。

但最重要的是,为什么维持现状是对北京当局最有利的呢?因为维持现状还是可以的。从之前的一些新闻报道可以看出,不论是国外的中国留学生也好,还是中国各地的民众也好,他们其实都对被北京当局形容为香港“分裂主义”的论述深受刺激。所以维持现状对于北京当局来说,可以加强他们对爱国主义的论述,对目前美中贸易战可能带来的中国经济下滑起到转移视线的作用。

2019年8月5日,“反送中”的香港民众罢工、罢市、罢课。(美联社)
2019年8月5日,“反送中”的香港民众罢工、罢市、罢课。(美联社)

记者:陈奎德先生,您持什么看法?

陈奎德:我认为北京当局现在基本沿袭了此前“雨伞运动”的策略,等待香港广大市民,包括年轻学生,逐渐耗尽了精力和激进态度以后,再实施某种平息政策。但当局目前不会贸然出兵,它现在没有这个必要,而且出兵的危险性非常之大。

北京当局现在不愿妥协,但我觉得从长远来说,妥协是个上策。(香港)是一个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问题,它实际上涉及到挑战中共合法性的问题。也就是说,香港问题如果传染到中国大陆,当局是受不了的,所以它会千方百计让这场运动疲惫下来。

记者:李源先生,您认为北京当局是否有动用军队的可能性呢?

李源:可能性当然会有一点,但我觉得最可能的情况反而是因为现在北京当局利用这场香港民主运动,来煽动国内的爱国主义情绪。但如果香港问题一直拖下去,国内的声音可能反而会说,为什么还不去镇压?也就是说,当局制造的论述可能会导致国内的爱国主义情绪高涨,进一步导致当局在群情激昂的情况下,可能会采取比较激烈的行为。

2019年8月5日,香港民众再次上街游行。图为一名手持砖头的抗议者。(美联社)
2019年8月5日,香港民众再次上街游行。图为一名手持砖头的抗议者。(美联社)

记者:陈奎德先生,您对此持什么意见呢?

陈奎德:我认为如果(北京当局)出兵的话,中共最在意的是英美两国,特别是美国的反应。虽然我估计美国还不至于会出兵,但是美国可能会把国会讨论中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付诸实施。这样的话,香港可能会失去它的特别关税地位,这会是对北京当局非常严重的打击。因为中共高官,包括所有既得利益集团的很多金融通道都与香港挂钩。如果香港失去了特别关税地位,这会引发难以预料的后果。

记者:陈奎德先生,为了作出最佳选择,北京当局需要考虑哪些因素呢?

陈奎德:当局首先考虑的还是国际因素。在香港问题上,我注意到“反送中”运动刚刚爆发后,中共就在国际社会上通过明暗面的各种外交手段给各国打招呼,特别是对美国作出外交动作,希望他们不要干预香港事务等等。北京当局非常警惕这一点,因为它受不了国际压力。再说香港拥有长期的自由港地位,也是在全世界的关照之下的。所以我认为,当局首先考虑的还是国际影响,其次才是香港民众的影响。

记者:李源先生,您对此怎么看?

李源:我非常同意国际压力还是北京的首要考量因素。除了我们之前提到的贸易战之外,其实美国等国际力量还可以通过其它方法来影响北京。我们前几天看到一条新闻说,瑞士银行有一百名中国人的存款超过了七万亿元人民币。也就是说,除了这种传统的经济手段之外,比如曝光这些账户持有者的身份,而这些人很可能与当权者的关系非常紧密。如果能做到这一步的话,甚至能对他们的国外资产作出一些控制或冻结,这对当局的影响力也会非常大。

2019年8月3日,香港反送中运动一示威者,在尖沙咀天星码头将五星红旗解下。(美联社)
2019年8月3日,香港反送中运动一示威者,在尖沙咀天星码头将五星红旗解下。(美联社)

记者:陈奎德先生,除了我刚才提到的这些选择以外,您认为北京当局是否还有其它选项呢?

陈奎德:我觉得中间力量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凝聚起来,包括香港泛民人士当中相当稳固的一批力量。因为这次泛民和年轻学生不像上次“雨伞运动”一样存在分歧,这次大家(的观点)更加紧密。所以泛民人士这样的较为温和的力量,以及香港公务员队伍当中已经提出对港府不满的力量,如果他们能够结合起来,成为一个中性势力来作为与北京当局谈判的主要对象的话,将来是有可能走出一条新路的。

记者:李源先生,您怎么看?

李源:其实我也比较同意陈奎德先生的看法,就是说可能会有一些中间派站出来,提出一些比较理性、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不光光泛民人士可能会作出妥协,从最近香港公务员、金融业人士上街抗议来看,各行各业都发出一些声音之后,其实对于建制派也会形成一股自下而上的民主压力。所以,他们可能也会想办法作出一些妥协。

记者:家傲   责编:何平   网编:洪伟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