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登辉入殓火化 车队绕行总统府最后巡礼

2020-08-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李登辉出殡车队绕行总统府最后巡礼。(记者 李宗翰摄)
李登辉出殡车队绕行总统府最后巡礼。(记者 李宗翰摄)
Photo: RFA

 

台湾前总统李登辉8月14日遗体火化并举行入殓礼拜。出殡车队离开教堂之后绕行总统府作最后巡礼,总统府秘书长李大维率领府内官员列队向李登辉致意。遗憾的是,位于台北宾馆的李登辉追思会场下午传出肖像遭泼洒红漆,泼漆妇人过去也曾掌掴前文化部长郑丽君。

李登辉的灵柩在周五(14日)上午六点半左右在警车前导下,从台北荣民总医院(以下简称北荣)离开时,数十位北荣的医护人员列队送行。北荣副院长黄信彰受访时表示,医护人员都是自发送行,代表对李登辉的爱戴和不舍。

 

 

视频【李登辉移灵 车队绕总统府一周】【济南教会入殓礼拜后火化】


车队以缓慢地速度行经台北市区,再转往举行入殓礼拜的济南教会。(钟声响起),李登辉的入殓礼拜仪式前,教会响起21声钟声,向这位曾经担任台湾12年任期的前总统致上最高规格追思,这也是济南教会第一次敲响21响钟声。李登辉是虔诚的基督徒,包括他过世的长子李宪文过世纪念仪式,以及最疼爱的孙女李坤仪的婚礼,都是在济南教会举行。

入殓礼拜李登辉的遗孀李曾文惠并未出席,参加的成员都是李登辉家族的亲友,并未邀请任何政治人物参加,因为疫情的关系,礼拜控制在百人内参与。

担任该礼拜主礼为前《台湾教会公报》社总编辑叶启祥牧师,他引用约翰福音14章1至6节、诗篇23章1至6节,以“一生倚靠神直到天家”为题证道。大家还吟唱李前总统生前喜爱的《圣诗》122首〈替我拍破石磐身〉。

 

视频【台湾前总统李登辉今日济南教会入殓礼拜】【将于台北市二殡火化】


基督徒李登辉看淡生死

济南教会主任牧师黄春生在悼念李登辉的祈祷文提及,“上帝为台湾预备一位能够坚持信念、敬畏上主的总统,建立台湾民主发展的根基。”回顾李登辉的一生,不断地问“我是谁?”他用毕生的生命见证“我’不是我的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的我”

黄春生接受本台访问时提及,今日的礼拜有牧师分享,曾经当面询问李登辉如何看待生死。“他说有什么好担心、害怕的,我是基督徒,我死了就是回到上帝那里,我知道要往哪里去。他很肯定,对于死他随时都预备好。”

 

李登辉与长子过世纪念仪式与孙女的婚礼都在济南教会举行。(记者 黄春梅摄)
李登辉与长子过世纪念仪式与孙女的婚礼都在济南教会举行。(记者 黄春梅摄) Photo: RFA

李登辉入殓支持者相送 追思会场肖像遭泼漆

不只对于生死豁达,在李登辉入殓火化的这一天,另一头位于台北宾馆的追思会场传出有人对李登辉的肖像泼红漆。黄春生说当他跟李登辉的随扈提起此事时,他们设想李登辉只会讲说“不要紧,那个没关系”。

李登辉的孙女李坤仪五年前在济南教会举行婚礼时,曾发生有抗议人士向李登辉与新人丢掷一叠纸张,口中高呼“李登辉卖台”、“中华民国万岁”。举行入殓礼拜前,也曾沙盘推演也许会有统派人士来丢鸡蛋,但是并未如预期发生。倒是李登辉生前所创立的台湾团结联盟与支持者带着李登辉武士道公仔,夹道送李登辉最后一程。

台联组织部主任周倪安哽咽地表示:“这个公仔是总统的武士道精神,武士道精神就是不怕难、忍耐,为了目标持续前进,总统过去也一直这样指导我们,虽然他的身体已经不在,但是他的精神会永远常在。”

 

李登辉的孙女李坤仪出席入殓礼拜。(记者 李宗翰摄)
李登辉的孙女李坤仪出席入殓礼拜。(记者 李宗翰摄) Photo: RFA

李登辉的入殓仪式完成之后,由孙女李坤仪捧着遗照,车队离开济南教会之后,沿着总统府绕行一周再转往台北第二殡仪馆火化。车队行经总统府前重庆南路,由总统府秘书长李大维、国安会秘书长顾立雄带领总统府、国安会主管及同仁,以及宪兵211营官士兵,在总统府前广场向李前总统敬礼致意。李登辉火化之后,骨灰将暂时安厝在李登辉的住家翠山庄,未来李登辉的骨灰将安葬在五指山军人公墓。

李登辉上任72小时拆弹 同意美国拆除核武设施

李登辉是台湾从威权走向民主的第一位民选总统,不过,李登辉当时以一介文人副总统刚接班时,却遭遇惊涛骇浪的72小时。

台湾关怀中国人权联盟理事长杨宪宏在送别李登辉的这一天在台媒苹果日报的专栏中揭露,李登辉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拆弹”,也就是在蒋经国任期中发展的核武。

杨宪宏回忆说,在他与李登辉的多次对话里,曾几次询问过李登辉相关议题,但是李登辉打算忍一辈子都不讲。没想到在某一次谈起台湾能源战略时,李登辉主动抛出这话题。

 

总统府秘书长李大维(前排左二)率官员在总统府前向李登辉致意。(记者 李宗翰摄)
总统府秘书长李大维(前排左二)率官员在总统府前向李登辉致意。(记者 李宗翰摄) Photo: RFA

杨宪宏:“总统就讲起’核武’跟‘化武’都不要考虑,对台湾没有好处。他就突然讲起,(台语)‘蒋经国时代那颗核弹是我放他们进来炸掉的。’”

杨宪宏说,蒋经国在1988年1月13日过世前两天,也就是1月11日,当时担任美国在台协会理事主席的丁大卫(David Dean)已经抵达台湾,当时丁大卫还曾询问国民党高层,如果蒋经国去世是不是由当时的副总统李登辉接任。

杨宪宏转述李登辉说法,当时他与夫人曾文惠“吓死了”。这惊吓不是来自于对权力稳固与否的忧虑,而是接任后短短72小时内,他必须处理这么复杂的事。毕竟这是蒋经国任内拍板发展的核武设施,现在要答应美国的要求拆除,难道不需要尊重军方的意见吗?

杨宪宏:“我认为他没有问,就直接做决定跟美国人见面,直接让美国人进来。所以他才讲那句话’是我让他们进来拆弹’。这句话很有意思,’是我’就表示是他独立决定。”

 

总统府秘书长李大维(前排左二)率官员在总统府前向李登辉致意。(记者 李宗翰摄)
总统府秘书长李大维(前排左二)率官员在总统府前向李登辉致意。(记者 李宗翰摄) Photo: RFA

在李登辉点头下,1月16、17日美国政府会同国际原子能总署,到台湾龙潭拆除发展了将近10年的核武设施。根据杨宪宏专栏表示,“美国几十辆黑色车子,加上多辆水泥车,大批黑衣黑眼镜的工作人员,直接进入中科院,封死Hot cell(热室),抽走重水,将600多支的核燃料棒运走,但是在干贮窖取出时,有39支燃料棒发生气爆而破损有污染,如今仍然被留置在龙潭核研所内。”

杨宪宏认为,当时美国只认李登辉,不跟台湾军方将领谈判,这是李登辉与美方一个“建立信任的过程”。杨宪宏分析,当初蒋经国军事独裁者,帮他发展核武的军方权力有多大,李登辉在最弱时接了总统,居然可以完全奋力一击,独排众议跟美国合作,压制这些军方力量,这也是后来国民党内部不敢小看李登辉的原因。

杨宪宏说,李登辉认为一个民主的台湾,不该发展核弹。现在证明发展核弹就变成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一个国家如果发展核子武器就是找死。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黄春梅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胡力汉  网编 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