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异见人士居留期限将至 盼能留在台湾

2019-03-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颜伯均、刘兴联说明入台之后生活情况。(记者 黄春梅摄)
图片:颜伯均、刘兴联说明入台之后生活情况。(记者 黄春梅摄)
Photo: RFA

中国大陆异议人士颜伯均和刘兴联在台湾桃园机场滞留超过四个月后,一月底以短期居留身份进入台湾。两人13日主动邀请媒体谈论近况,表达回大陆只有死路一条,希望台湾政府能让他们留下,有个安稳的栖身之所。

颜伯均和刘兴联农历年前以“专业人士”身份获得短期居留许可入境台湾,虽然有了短暂的安置处所,不过,患有糖尿病、高血压的刘兴联说,没有台湾身份、没有全民健保,自费看病是一大负担。

刘兴联:“看政府的态度,如果台湾政府允许我们留下来,当然我们也是愿意留下来。我们能进入台北,也是政府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我们等待第三国救助。现在的情况回去只有死路一条,所以我们才冒死仓皇逃到台湾来。”

在大陆还有三个子女的刘兴联说,最近中国大陆打压得厉害,根本不敢跟家人联系,最后一次与家人联络已经是一年前在泰国难民营时。刘兴联说,他在海口工作的女儿无法立足,只能转到文昌。不过,两人异口同声说,老家是回不去了。

当初台湾政府考量两人申请赴第三国需要时间,所以给予两人短期入境台湾居留解套。不过,除了刘兴联,颜伯均也表达想要留在台湾的意愿。

颜伯均:“现实情况不是我们说了算,现实生活呼吁社会的关注,如果有这方面条件能力的朋友或机构、社团,能给予我们更多的帮助,我们表示欢迎。”

目前颜伯均、刘兴联两人暂时寄居在作家贝岭位于台北的住处,贝岭带着两人从最基本的生活学起,骑脚踏车、买菜、一起做饭,现在他们也逐渐适应起在台湾的生活。贝岭认为,等待中华民国把他们视为“新住民”是最理想的安排。

贝岭:“如果不理想就要去第三国,我个人希望他们成为中华民国新住民。他们现在一个月生活费只压在一万块(约人民币2200元)底下,这是我强迫他们的,因为一万块底下才符合难民、新住民的标准。(等身份很难熬)台湾过去已经有先例。”

刘兴联与颜伯均两人从泰国持联合国难民证跳机来台,连陆委会都曾公开表达过因两人有国安疑虑,两人才会滞留在机场超过四个月,最后是由华人民主书院董事曾建元出面担保,刘兴联两人才得以经由第三国入境台湾。

如今两人对于留在台湾比转赴第三国的意愿还高,曾建元说,台湾没有“难民法”,没有完整的配套机制。他认为,难民法对于申请政治庇护还没有得到批准的人,应该要有一套完整的安置、和收容计划。恐怕无法每次都靠民间团体来帮忙。

曾建元:“在台湾语言文化相同,如果到第三国还有语言、生活适应问题。现在主要问题还在于国家的法令、政策问题。他们代表今后(有)类似状况的人,未来在民进党政府任内,建立先例,后面援例办理,我想政府在这方面考虑比较谨慎。”

颜伯均与刘兴联两人短期居留期限将在三月底到期,但是,赴第三国仍是未知数。陆委会周三受访时表示,如果邀请单位认为需要延长他们的交流的话,向移民署提出延长申请,政府将会开会讨论是否延长两人的居留时间。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黄春梅 台北报道  责编: 陈美华/申铧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