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民间声援1226大抓捕受害律师与公民

2020-01-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台湾多个NGO组织声援1226在中国被抓捕的律师与公民。(记者 黄春梅摄)
台湾多个NGO组织声援1226在中国被抓捕的律师与公民。(记者 黄春梅摄)
Photo: RFA

中国在去年底疑似以“12.13专案”为名,在多个省份进行搜捕,至今至少20多位公民及人权律师被捕、被传唤或失联。台湾声援中国人权律师网络20日在台北举行记者会,1226大抓捕当事人丁家喜律师的妻子罗胜春以及“709”辩护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都透过跨海视频呼吁国际社会共同关注。

 

 

人在美国的罗胜春台北时间20日下午透过视频控诉,她的先生丁家喜尽管做事非常低调,但还是被当局视为镇压的目标,和他的朋友们12月份一起被抓。作为妻子的她,经历先生两次被捕,深切感受到中国人权状况急剧恶化。

罗胜春指出,丁家喜曾被抓捕过两次,第一次被捕,尽管一开始都能看出警方在“罗织罪名”,但是中国还是试图按照拘留、审判的基本法律程序,律师从第三天就可以介入会见。

罗胜春:“这次被捕有如土匪绑架,已经二十多天过去,一无任何法律文书、二无任何犯罪基本事实、三无律师会见权利。足见他们践踏法治,已经到了舔不知耻的地步,令人非常惊心。现在他们采用的所谓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是一种赤裸裸地为所欲为、滥诉酷刑的借口。”

罗胜春说,除了丁家喜之外,这些天还不断看到其他朋友被捕、妻儿逃亡、父母焦虑,这是一个无法无天的政府,希望提醒国际社会的关注和立即制止。希望大家的关注能起到一点作用。

丁家喜今年52岁,是中国热衷公民运动的律师,曾因为参与“新公民运动”坐牢三年半,2019年12月他和一群维权人士在厦门聚会,讨论时事政局。不料,中国当局成立12.13专案,去年12月26日在各个省分展开大抓捕。罗胜春日前在推特证实,10日上午收到警方电话,口头告知丁家喜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律师丁家喜与妻子罗胜春 (网络资料)
律师丁家喜与妻子罗胜春 (网络资料)

余文生妻子许艳三次遭传唤 遭令脱光衣服检查羞辱

已经被羁押两年的维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在北京透过视频表示,余文生律师已经失去自由两年多,一直都没有得到辩护律师的会见,许艳也见不到他。许艳说,两年多来余文生很多法律权利都被剥夺,例如不让律师会见、不给法律文书,不告知家属的情况,法院电脑里没有立案信息,超时羁押、异地关押、以及秘密开庭。

许艳:“两年多来,我作为余文生的妻子为他维权,三次被传唤到派出所,有一次关了我十九个小时,有一次关了我九小时,但是让我坐审讯的铁椅子,而且把前面扣上,等于我一点都不能动坐了九小时。而且这次让我脱光衣服进行检查,这是侵犯女性同时也是羞辱性地打压。”

许艳说,在为余文生维权的两年多来,先后到中国各级部门现场五十多次,几乎所有大门都进不了,所有材料都没有回覆。让她的维权陷入困境。尤有甚者,许艳位于北京家的附近有七个摄像头,她多次被限制出门,出门经常被跟踪。许艳说她会坚强面对,请求大家继续关注遭关押的维权律师状况。

旅美中国人权律师滕彪认为中国民间争取自由的空间极其有限(美联社)
旅美中国人权律师滕彪认为中国民间争取自由的空间极其有限(美联社)

民间私人聚会遭抓捕 縢彪:中国民主空间极其有限

台湾声援中国人权律师网络与民进党立委尤美女办公室20日共同召开记者会关注1226大抓捕。记者会中提出,去年底,中国当局疑以“12.13专案”为名,在多个省份进行搜捕,迄今至少二十多位公民及人权律师,被捕、被传唤或失联。被捕者仅仅是参加私人聚会,讨论中国时政,交流建设公民社会思路,竟被指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目前至少有丁家喜、戴振亚、张忠顺、常玮平及李英俊等5人遭“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单独秘密关押,不准会见律师和家属。此案有如2015年“709大抓捕”翻版。

与会的旅美中国人权律师滕彪表示,在这种利用高科技监控技术,对民间社会进行控制,非常轻微地反抗,甚至仅仅是私人的聚餐、网上私人的聊天等,也可能受到刑事指控;中国的维权运动、民间争取人权民主的空间是极其有限的。

滕彪:“我们非常希望也感谢包括台湾以及香港在内的国际朋友、媒体、政府部门,能够关注正在中国受难的民间人权捍卫者。”

民进党立委尤美女以台湾走过威权解严时代,说明国际声援的重要性。(记者 黄春梅摄)
民进党立委尤美女以台湾走过威权解严时代,说明国际声援的重要性。(记者 黄春梅摄) Photo: RFA

民进党立委尤美女指出,很多人会问,对一个倒行逆施的国家,在台湾开记者会有用吗?尤美女提出,台湾也曾经走过威权时代“美丽岛事件”(1979年蒋经国时代爆发的大型警民冲突,许多重要的党外人士遭逮捕与审判),而台湾就是靠着国际声援力量才能解严。

尤美女:“我们看到中国为何在去年年底召开世界律师大会,因为他们要为‘709大抓捕’这些维权律师事件为自己擦脂抹粉,他们为什么要争取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理事,其实他也是要向国际社会宣示,中国是重视人权,中国还是在乎国际社会,因此国际社会发声,对无故遭滥权羁押的维权律师有帮助。”

台湾声援中国人权律师网络召集人郭吉仁律师表示,正如同对香港年轻人暴力一样,北京当局的作为只会让台湾人同仇敌忾,除了709大抓捕之外,还对丁家喜以及余文生两位律师如此的对待,不但与台湾律师为敌,也绝对无法被台湾人接受。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黄春梅台北报道   责编:许书婷、安克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