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取SARS惨痛教训 新冠肺炎台湾医护目前零感染

2020-02-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小儿科医师林应然谈第一线诊所医师如何因应疫情。(记者 黄春梅摄)
小儿科医师林应然谈第一线诊所医师如何因应疫情。(记者 黄春梅摄)
Photo: RFA

 

台湾新冠肺炎疫情截至27日为止确诊病例为32例,目前为止还没有医护被感染的报道。比起韩国和日本,台湾的疫情控制比较好,受到很多人的好评。那么台湾是怎么做到的呢?本台记者黄春梅采访了台湾一线专家后得知,这次台湾是吸取了17年前萨斯疫情期间的惨烈教训。

2003年,全台湾SARS疫情确诊感染病例为346人,73人死亡,11位医护殉职。当时台北市的和平医院还因SARS封院,当中有35人不幸病逝。而这次新冠肺炎爆发至今,与中国大陆来往相当密切的台湾到27日为止,确诊病例为32例,其中有2人死亡,但是至今没有医护人员遭到感染。

 

 

台湾第一线医疗诊所防范新冠肺炎。(记者 黄春梅摄)
台湾第一线医疗诊所防范新冠肺炎。(记者 黄春梅摄) Photo: RFA

记者走访第一线的诊所执业医师,小儿科主治医师林应然分析,最重要的是全台湾在SARS付出惨痛的经验,和平医院封院、甚至有些国宅被封,那时候台北市热区西门町也有街道被封起来。


林应然说,武汉肺炎病毒跟SARS病毒都是同一种冠状病毒,防护的等级与方式接近。不同的是, SARS几乎每个人都是重症,武汉肺炎不是,有些重症、有些是轻症、甚至有些没有症状。

林应然:“在医院的防护等级,从发烧筛检站的设立,整个分流系统,有问题走这一道,没问题的走那条路,整个诊疗间都是隔开,这样可以避免传染。做这种分流的医护人员都是全副武装。眼罩、口罩都是N95、全身防护衣都做了。”

新冠肺炎防疫首见! 健保卡结合出入境系统曝旅游史

林应然指出,从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开始公告疫情后,如果从中国、港澳疫区返台,直接打防疫专线1922,再到医院就诊。如果有疫区旅游史,或是有发烧、咳嗽症状,出入医疗院所都要戴口罩,挂号时健保卡一插卡,出入境资料都会显现,这一点是首创。在SARS时,并未有这套系统。

 

小儿科医师林应然谈第一线诊所医师如何因应疫情。(记者 黄春梅摄)
小儿科医师林应然谈第一线诊所医师如何因应疫情。(记者 黄春梅摄) Photo: RFA

林应然:“现在出入境系统跟健保资料库连线在一起,一个卡片插下去,你从哪里来,我们至少会有警示,这个人几月几号从哪个国家进来,我们就知道他所进来的国家是不是疫区。”

林应然说,这次说不定我们医护也接触过,因为防护得宜,一般都是戴口罩,酒精常在喷洒,现在也有面罩、眼罩,可以挡住突然间咳嗽、打喷嚏的飞沫。每一个医疗人员包括诊所、医院都一样。每个医疗院所都配有酒精、次氯酸水,以前看喉咙,很少人戴面罩,现在都戴上了。

林应然:“我们平常会做的喷雾治疗、局部处置、抽鼻涕、快筛的检验,现在几乎很多医疗院所都不做,避免他整个喷出来,把病毒散布到空气中,你(医护)就吸进去,你就开始接触。”

林应然说,是不是所有医疗人员都没有被传染,仍是疑问。事实上很多武汉肺炎患者是轻症、跟无症状的人,有可能医疗人员接触这么多病人也许有抗体,虽然不是针对武汉肺炎,至少有交叉免疫的效果。

 

卫福部医福会执行长王必胜谈台湾医疗防疫SOP。(截图自疾管署记者会)
卫福部医福会执行长王必胜谈台湾医疗防疫SOP。(截图自疾管署记者会) Photo: RFA

SARS教训 王必胜:台湾年年严格落实感染评鉴

台湾卫福部医福会执行长王必胜27日受访时分析,17年前SARS为台湾带来很好的警觉心、很好的SOP(标准操作程序)。当年SARS让台湾所有的医院对感染管制,长年以来都非常注意。也就是不管是医院的管理、医护,对感染管制都不陌生,疫情爆发大家都能够上手,对这些观念非常熟悉。

王必胜:“在卫福部这边每年都会办‘感染评鉴’,各级卫生局都会严格督导‘感染评鉴’,不管是医院动线、人员穿脱隔离衣,还有院内感染措施都很顺,而且很有效率。”

王必胜指出,目前台湾还是很努力在围堵当中,当然也不是一厢情愿,在能够努力范围尽量围堵,确诊个案数比较减少。

 

在台湾的副总统陈建仁26日接受“日本产业经济新闻社”专访。(总统府提供)
在台湾的副总统陈建仁26日接受“日本产业经济新闻社”专访。(总统府提供) Photo: RFA

副总统陈建仁:台湾目前仅家族感染未见群聚感染

在台湾的副总统陈建仁26日接受“日本产业经济新闻社”专访时表示,2003年SARS期间,他担任卫生署长。他认为如果当时世卫组织在第一时间就让台湾拿到病毒株,让台湾能够参加各式各样紧急专家会议的话,应该不会有和平医院爆发院内感染这样不幸的事件,因为在和平医院爆发院内感染之前,在香港、新加坡都已经有这样的案例,所以怎么样让台湾跟他们学习、交换意见,就变得很重要,这应该就是WHO应该扮演的角色。

陈建仁还表示,台湾目前控制的情况是相当不错,现在台湾的这些个案,绝大部分都能够追溯到感染来源,目前的状况看起来,都还是家族内的感染。台湾没有像韩国的新天地教会,或是新加坡的神召会,因为宗教聚会而得到传染,就是没有所谓的聚集感染。没有从这个家庭传到那个家庭,我们没有持续性感染链。

陈建仁说,我们这次会做得比较好,其实是从SARS的时候学到的经验。所以我们永远是绷紧神经,准备在防疫,我们的防疫单位其实没有一分钟是放松的。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黄春梅 台北报道 责编:许书婷/申铧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