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六十万民众参与民主派初选 北京两难

2020-07-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前立法会议员梁颂恒日前在街头帮张可森站台。(截图自梁颂恒脸书)
香港前立法会议员梁颂恒日前在街头帮张可森站台。(截图自梁颂恒脸书)

上个周末举行的香港民主派立法会初选,总投票人超出预期。前立法会议员梁颂恒向本台表示,这是香港人民向全世界发出的明确讯息,即使在国安法压境下也绝不投降。但与此同时,北京当局却似乎陷入了两难局面。

香港民主派在7月11、12日两天举行“民主派35+初选”,总投票人数超过60万,比预期的17万人还多。

 



已被取消立法会议员资格的“青年新政”梁颂恒接受本台访问时指出,事前他街头宣传时,市民的反应很热烈,对他来说高参与率是意料之内的事情。但是他也认为,60万人已经是上限了,特别在他们能动用的票站不够多的情况下。

梁颂恒说,现在连组织游行、集会都非常困难,这是难得的机会可以展示香港人有多在乎香港。梁颂恒相信,这是香港人对全世界一个明确的讯息,即使在国安法压境下都绝不投降,他们会坚持用自己双手捍卫“我们的自由,我们的香港”。

视频【逾61万港人无惧国安法参与民主派初选】 【戴耀廷:令配票工作更顺畅 民主派议会过半在望】

 

60万人投票 梁颂恒:国安法压境绝不投降

当被问到会不会担心中国就算默许立法会选举照常举行,还是会用DQ(取消资格)的方式没收民主派人选的资格?曾经因为宣誓时把中国发音成“支那”而遭DQ的梁颂恒认为,“DQ是必然的,只是多少的问题。”

民主派初选 江旻谚:对国安法信任投票

曾任香港大学《学苑》副总编辑、“经济民主连合”研究员江旻谚接受本台访问时分析,香港街头战线现在已经动不了,因为警察部署非常迅速、情报掌握也非常精准。例如之前国歌法要包围立法会、七一游行,人都还没出来警察已经在地铁站全部围起来。国歌法之后大家都担心街上不能再这样打,不能用武斗的方式,会不会有其他抗争的手法?

江旻谚:“初选投票人数超过预期是给大家打了一剂强心针,就算街上无法持续,但是至少在体制内的选举,民间搞得初选有抗争意味在,也是有这么多人站出来。虽然形式上是一场民主派的立法会初选,可是实际上是对国安法的信任投票。”

 

香港民主派在7月11、12日两天举行“民主派35+初选”,总投票人数超过60万,比预期的17万人还多。(AP)
香港民主派在7月11、12日两天举行“民主派35+初选”,总投票人数超过60万,比预期的17万人还多。(AP)

江旻谚分析,虽然中国通过国安法,全世界都认为香港已经“一国一制”。可是仔细看,国安法不是另立一部法律,而是透过《基本法》的第18条列入《基本法》附件三,其实还保持“一国两制”的外壳在操作,如果中国冒然取消选举更难自圆其说。因为香港还是需要一场立法会选举,证明“一国两制”假象还是存在。如果真的取消,对他们而言绝对不会是“零成本”。

江旻谚:“现在民主派的作为就是把北京逼到一个情况就是,取消选举损失很多、继续选举损失可能更多。这对抗争者是个有趣的局面,但是对于北京是两难的局面。”

江旻谚称,香港国安法就像一把剑悬在头上,不知何时会落刀。对北京而言,香港国安法实施,没有逮捕黄之锋、黎智英就形成寒蝉效应,这是最有利的局面。如果通过国安法,还要做到全面逮捕,对北京而言也是蛮大的政治压力。因为西方以及台湾的反扑,台湾人认同指数不断增长,支持“台独”也持续增加,其实对北京就是压力。

 

2020年7月12日,前香港民主立法议员区诺轩在初选后发表讲话。(路透社)
2020年7月12日,前香港民主立法议员区诺轩在初选后发表讲话。(路透社)

宋承恩:立法会只剩装饰品功能 北京不会取消选举

牛津大学国际法博士候选人、“台湾民主实验室”研究员宋承恩认为,“五大诉求”讲的“双普选”中国还是紧抓不放,“831决定”特首的人选必须是爱国人士,要北京能信任、小圈圈决定,这个人要经过北京同意才行;加上立法会这个结构,功能组别占一半席次结构没变,双真普选没有落实。这是一个假的公民表态,就像去年区议会也是。在有限的民主,民主派泛民撼动不了大局。

宋承恩:“国安署指挥,国安委员会指导,根本已经超过正常政府跟法治。已经拿走这么大一块,立法会已经像是装饰品、橡皮图章,如果你还要在乎这里头的话太夸张,除非他们要面子。”

宋承恩认为,九月立法会选举一定会选,因为中共还没有夸张到把民主都没收掉。戒严、军事统治在香港表面上还没有,中共自己的说词是“完善一国两制”,大家就是行使公民权,这总不是叛乱、颠覆政权、也不是分裂国家。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黄春梅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网编 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