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原住民声援蒙古族:母语灭亡就是族群灭亡


2020-09-11
Share
圖說一呼口號.jpeg 台湾多个原住民团体在立法院前声援蒙古族人。(记者 黄春梅摄)
Photo: RFA

 

中国禁止蒙古语教学,在内蒙古激起捍卫母语的抗争。在海峡的另一端,多个台湾原住民团体9月11日挺身声援蒙族人,要求中国政府还给蒙古族语言权。

口号:“还给蒙古族人语言权,拒绝同化灭族!”

台湾基督长老教会原住民宣教委员会、泰雅尔族民族议会、台湾原住民族政策协会、台湾原住民族部落行动联盟等多个原住民团体,11日在立法院门口声援蒙古族人。

 

 

前原民会主委尤哈尼•伊斯卡卡夫特提到,他前往瑞士日内瓦参加原住民国际会议时,联合国官员曾主动与他会面。尤哈尼形容,这名官员跟他说的第一句话让他非常震撼。“你们台湾原住民族已经没有一个是安全的,台湾原住民语言都是濒临灭亡的语言”。尤哈尼形容,这番话让他闷闷不乐许久,直到民进党首次执政,他受邀接掌原民会时,第一个政策就是推广原住民母语。“我不能让原住民母语灭亡,因为母语灭亡就是族群灭亡,原住民族的语言就是族群的身分证。”

 

前原民会主委尤哈尼•伊斯卡卡夫特说,原住民语言就是族群身分证。(记者 黄春梅摄)
前原民会主委尤哈尼•伊斯卡卡夫特说,原住民语言就是族群身分证。(记者 黄春梅摄)

台湾长期推行“国语” 母语被贴野蛮的标签

尤哈尼说,今天用同样痛心的经历,站在这里就是要呼吁全世界的人,千万不要去摧残少数民族的语言,就像过去中国国民党摧残台湾原住民语言一样。

在台湾八零年代以前出生的人,都经历过两蒋时代在校园强制推行“说国语”运动,不少人的校院记忆都非常难忘,因为说台语或是其他母语被挂“狗牌”。长久以来也造成说国语与方言,有著文明与野蛮的对立。

到场声援的无党籍立委林昶佐全程以台语的母语声援蒙古族人。林昶佐说自己身为一个3岁小孩的父亲,他还特别拜托幼儿园的老师,如果孩子说台语,请老师也以台语回应,不要让孩子觉得不自在。

林昶佐说,现在中国政府的行为,却是彻底打压蒙古孩子学习、使用母语的空间,甚至可能因此导致一个民族毁灭。他呼吁全世界应团结支持蒙古族人,一起捍卫他们学习、使用母语的权利。

 

民进党原民立委伍丽华称,灭绝族群最快的办法就是灭绝语言。(记者 黄春梅摄)
民进党原民立委伍丽华称,灭绝族群最快的办法就是灭绝语言。(记者 黄春梅摄)

民进党原住民立委伍丽华说,一个民族的语言,承载了该民族的世界观与知识观,灭绝一个族群最快的方式,就是断绝母语的学习,很遗憾现在还有强权国家抱持着种族同化的观念。

伍丽华:“我们希望在世界各个强权国家,如果还在行使这种用强势的语言,去灭绝另一个语言,所有的正义之士,都应该起而抗之。”

席慕容:“汉族文化铜墙铁壁,蒙古族支离破碎”

来自泰雅族的原住民牧师欧蜜伟浪特别引用台湾诗人席慕容的经历指出,席慕容的父母都来自蒙古,分别在国民党执政时代担任过立委与国大代表。席慕容曾说,“在她的记忆深处,5岁之前还会说蒙语,会唱蒙古歌,听父母说着家乡的美好。”后来辗转迁徙的岁月,她学会了国语、广东话,也学会台语,能说流利的英文,却把蒙古语忘了。席慕容曾形容,“汉族的文化铜墙铁壁,蒙古族的支离破碎”。

 

台湾基督长老教会女原住民总会议长阿布丝‧打给丝非来南提醒,人要知道我是谁。(记者 黄春梅摄)
台湾基督长老教会女原住民总会议长阿布丝‧打给丝非来南提醒,人要知道我是谁。(记者 黄春梅摄)

知道自己的身份是普世的基本人权

台湾基督长老教会在台宣教155年,今年7月选出首位女原住民总会议长阿布丝‧打给丝非来南(Abus Takisvilainan)。阿布丝说,在每个礼拜天她们推动福音与文化,使用16、17种民族语言在教会讲堂证道,就是要落实语言是人权具体的实践。

阿布丝‧打给丝非来南:“要知道’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想这是普世的基本人权。所以我们站在这里,要声援蒙古族人能够为自己的语言,牺牲自己的生命都在所不惜。”

阿布丝呼吁,台湾民众要团结起来一起声援蒙古族人,让中国政府能够停止对蒙古族母语的迫害与霸凌,让蒙古族人能自由地使用自己的语言。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黄春梅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申铧  网编 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