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议题国际化 学者:拜登以"台湾自主决定论"回应习近平"一中三段论"

2021-11-19
Share
台湾议题国际化 学者:拜登以"台湾自主决定论"回应习近平"一中三段论" “亚洲很想聊”节目讨论拜习会以及中共第三次历史决议
Photo: RFA

拜习会结束后,台湾议题仍是美中交锋的话题焦点。本台每周五推出的谈话性节目“亚洲很想聊”这星期的嘉宾、台湾智库执行委员赖怡忠认为,美国总统拜登在会后提到,“根据《台湾关系法》,由台湾自己决定”这番“台湾自主决定论”回应了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所提的“一中”三段论。节目中也讨论到,中共第三份历史决议大搞个人崇拜, 毛邓江胡“俱往矣”, 未来百年从习算起。

拜习会中,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向美国总统拜登提及台湾议题时重申,“一个中国”原则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是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历届美国政府对此都有明确承诺。另一方面,美国总统拜登在会后接受访问回应台湾问题提到,“鼓励他们按照《台湾(关系)法》的要求去做,让他们自己决定。”

台湾智库执行委员赖怡忠在“亚洲很想聊”节目中提到,习近平过去与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会晤时,并未把台湾议题放上台面,因为他认为自己有把握可以处理台湾问题。但是这次习近平主动在拜习会提“一中”三段论(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的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反映习近平失去单方面对台湾的掌控能力,所以他需要透过中美关系有效地从外面管控台湾问题。



赖怡忠:“拜登用 ‘民主原则’, ‘台湾自主决定论’的说法怼回去。第一台湾自己决定;第二我并没有鼓动‘以台制华’,而且说我是鼓励他们不要做‘台独’决定,中国必须要自己跟台湾人处理,去赢得台湾人民自己的决定。”

赖怡忠解读,拜登想表达的是,在民主原则下,美国会尊重台湾的决定,这决定如果和美国利益有扞格的话,美国会有他认为要鼓励或不鼓励的方向。这是对台美以及两岸关系有根本不一样,过去美国很少讲到这一点,但是现在把“民主”、“台湾自主决定论”拿出来。


台湾智库执行委员赖怡忠指美国总统拜登提出“台湾自主决定论”回应中国的“一中”三段论。(截图自节目)
台湾智库执行委员赖怡忠指美国总统拜登提出“台湾自主决定论”回应中国的“一中”三段论。(截图自节目)

台湾国际能见度提高 造成中共武统障碍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提出,最近一段时间美国、欧盟、日本、澳大利亚所作所为,大大提高台湾在国际社会能见度,也提高台湾支持度。这样对于中共武统台湾,显然造成更大的障碍。他还没做什么,已经造成很不利的舆论气氛和压力。他认为,习近平想通过拜习会强调反对“台独”稳住阵脚。

胡平:“拜登的意思是台湾是他们自己的事,我们反对好像不准人家干什么,这个说法是不成立,台湾的事是台湾人自己决定。从美国角度不鼓励台独,但是和中国讲’美国反对台独’,这里面有很微妙、但是很重要的区别。经过拜习会,很多情况变得更明朗。”

赖怡忠补充说,拜登政府上台后,把台海安全国际化,从美中台三角架构解放出来。包括日本、澳大利亚以及包括欧盟、G7,在台海议题上都有一定角色。这会使得过去“战略模糊”、对台湾地位的处理、以及包括“一中”原则和“一中”政策中间的差异,开始会被凸显。

赖怡忠:“变成中国就台湾地位,要寻求台湾人是否同意这样的共识,把球丢回给中国。这个发展之后会不会进一步从安全领域,开始随着台海议题国际化,同样针对“一中”原则要求日、澳或其他国家要遵守时,也变成大家普遍应对的方式。”

胡平看第三份历史决议:毛邓江胡“俱往矣” 未来百年从习算起

拜习会后,中共在同一天全文发表第三份历史决议,也成为拜习会后另一个受瞩的焦点话题。主持人戴忠仁提问,习近平到底地位稳固吗?还是想借历史决议来强化自身的地位?

胡平认为,习近平当然想借历史决议来强化地位,中共党史花很大篇幅写18大之后,也就是写习近平上台之后的事。这次3万多字的决议,有将近2万字讲习近平。 胡平说,“他摆出这么一副架势,毛泽东也好、更不用说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你们都过去了。”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指历史决议把毛邓江胡都当长历史人物,百年由习近平算起。(截图自节目)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指历史决议把毛邓江胡都当长历史人物,百年由习近平算起。(截图自节目)

胡平:“用毛泽东的诗词就是’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他用这种方式突出他的地位,他不单把自己放在江、胡之上,甚至不仅仅超越邓,也不仅要和毛并驾齐驱,实际上是把你们都当成过去、当成历史、当成中共前100年的符号;现在是新的100年要从他算起,显然是更大的野心。”

中共想改变世界抑或虚张声势?

当今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有观众提问中国好像企图要改造世界,抑或只是虚张声势?

胡平提到,当年毛泽东时代也经常挂嘴边说,毛主席怎么给世界指引方向。但是以前是关着门自己说,外人也没当回事。当时是中国闭关锁国,自己折腾很厉害,但是国际影响力相当有限。现在中国很深度介入全球化,在外部产生和毛时代不能相比的影响力,不能过于低估。

胡平:“当今世界还是认同自由、民主、人权普世价值,因此他面临压力,也就需要采取更强硬的(手段)抵制这方面的压力。尤其习近平上台以来实行战狼外交,抛弃韬光养晦,对外显得更咄咄逼人。这次决议跟过去有很显著的区别,一副要把习近平打造成世界领袖的姿态。”

赖怡忠指出,中国要改变世界,要争取的是在意识形态上跟民主体制平起平坐,甚至要做民主之外的选择(alternative)。赖怡忠提到苏联解体、柏林围墙倒塌后,当时盛行“历史终结、民主获得全面胜利”(美国政治经济学者弗兰西斯·福山提出了“历史的终结”之说)。当时马克思主义不只在中国,也在欧洲社会主义左派中全面倒地。

赖怡忠:“中国要透过价值对垒,一方面确立我本身的位置,同时对世界进行新的调整,反击整个民主体制。因为民主体制对他是痛切在心的价值威胁。所以在历史决议有几句话提到,所谓宪政、多党轮替、民主,要全面否决到底,必须跟这个价值采取高度对抗性。唯一他能采取的是,重新发扬马克思主义(的光大)。”

胡平认为,所谓的“中国模式”有其特殊性,很难在世界推广。中国本来搞共产主义,却越搞越贫穷,中国后来是抛弃社会主义,大量复辟资本主义,才使得经济得到迅速的发展。苏联和东欧国家也是如此,最后把共产主义“一党专制”改掉,唯独中国依然保存。胡平强调,“六四”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六四”不但改变中国,也改变世界。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黄春梅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申铧 网编 瑞哲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