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頭示威空間已很小 香港抗爭轉戰立法會


2020-06-22
Share
hj0622w.jpg 2020年6月15日,民衆在香港一家商場內示威(美聯社)

中國官媒日前公佈港版國安法部分細節,再次強調中央對香港的管轄權。另有媒體報道,涉嫌違反國安法而被拘捕的人士可能面臨長期羈押,無疑再給香港示威者一記重拳。那麼,香港的抗爭之路要如何走下去?

港版國安法通過前夕,中國官方連連釋放強烈信號。雖然具體法案細節目前還不得而知,但中國官媒新華網日前做出“特別說明”,強調要在香港“建立健全維護國家安全的相關機構及其職責”。

 

 

香港要設“特別拘留中心”?

除此之外,香港《南華早報》星期一的報道引述消息人士透露,涉嫌違反國安法而被拘捕的人士,有可能被羈押在“特別拘留中心”。消息人士特別引用了允許“不經審判無限期預防性監禁”的新加坡《內部安全法》,暗示只要當局認爲適合,“特別拘留中心”可扣押任何嫌疑人,而且羈押時間不限。

報道說,相關設施類似於港英政府拘押政治犯的域多利道扣押中心(也稱“白屋”)。不過,消息人士並沒有進一步透露設施的規模、位置或數量,也不清楚誰將負責管理這些拘留中心。

香港公民黨黨魁楊嶽橋接受本臺記者採訪時,對上述提到的“特別拘留中心”表示極度擔憂。

“因爲(根據目前的香港法例)不管任何人犯罪,都是在警署或懲教署的看守所裏面。無論律政司裏的檢察官給不給定罪、有沒有保釋或者需不需要羈押,你面對的是一視同仁的安排。現在在國安法細節都不清楚的情況下,媒體說有新的處理辦法。這些消息是從哪裏來的?很可能就是有關當局放的風。”

 

2020年6月12日,支持民主的抗議者在香港舉旗示威。(路透社)
2020年6月12日,支持民主的抗議者在香港舉旗示威。(路透社)

香港抗爭前路茫茫

在被問到中國官方一連串的動作會不會對香港的抗爭運動產生阻嚇效應時,香港時事評論員桑普表示:“我覺得對於前線的抗爭者,阻嚇是有限的,畢竟他們已經把生命和青春豁出去了;對於很多和理非來講是存在的。法例一旦實施之後,每個人都會有所忌憚,一定會有寒蟬作用。到時候,勇武也會一個個被抓、被消失或逃亡。久而久之,(香港)就會像1949年後的中國一樣,民衆自我審查,逐漸被奴役、馴化。”

面對排山倒海般的“壞消息”,不願透露全名的和理非抗爭者Steven接受本臺記者採訪時認爲,街頭抗爭的空間已盡。

“根據中國政府的尺度,罵一句‘林鄭月娥下臺’就等於顛覆政府了,你還怎麼抗爭?中國已經將面具徹底撕破了,香港一個彈丸之地,你想對抗到什麼程度?我本人覺得已經是極限了,接下來就是國際社會如何反應了。”

 

2020年6月12日,支持民主的抗議者在香港示威。(美聯社)
2020年6月12日,支持民主的抗議者在香港示威。(美聯社)

下一個戰場是立法會選舉

就在香港人抗爭空間不斷遭到壓制之際,香港民主派人士提出“35+”戰線”,意圖在即將舉行的香港立法會換屆選舉中,贏得過半議席(35+),奪取立法會的主導權。多個政黨及獨立人士早前宣佈參與民主派初選,其中包括香港衆志的黃之鋒、羅冠聰等。

已經宣佈參選立法會的楊嶽橋告訴記者,北京當局繞過香港立法會,強推港版國安法其實意味着,即便香港民主派議員取得過半議席,也很難推翻該法。

“這不代表我們什麼都不可以做。不管怎麼樣,如果在9月的立法會選舉中,民主派能夠過半數的話,其實也有很多的空間可以跟香港政府討價還價。包括要求香港特首在報告裏落實五大訴求。如果特首不接受的話,我們可以否決政府的法案或者財政預算。”

然而,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譚耀宗不久前在香港《紫荊》雜誌撰文,警告說,反對爲國家安全立法的議員和參選人應被取消資格,預示着9月的立法會選舉將會是一場“腥風血雨”的競爭。

對此,桑普向記者分析說:“如果是公平的選舉一定會(35+)。如果我們不是公平選舉的話,選舉前後會DQ(取消資格),甚至動用手段買票、種票。所以這種情況下,我覺得結果上是不樂觀的,精神上是樂觀的。而精神上樂觀在國際大棋局裏面是非常重要的一個關鍵點。我希望香港人能把握住這一點。”

桑普還說,儘管香港人自救的手段已經所剩無幾,唯有維持基本良知,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繼續抗爭。

 

(記者:韓潔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