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抗争转战海外 “流亡议会”是什么?

2020-07-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20年7月1日,香港警察拘捕抗议民众。(美联社)
2020年7月1日,香港警察拘捕抗议民众。(美联社)

香港国安法通过后,出于对安全的担忧,香港众志前成员罗冠聪决定离开香港。另外,有媒体报道,香港的民主人士正商议新策略,以在海外延续港人的抗争之火。

在香港国安法阴霾笼罩香港之际,主张“自主、自决”的民间组织香港众志前成员罗冠聪已离开香港。他在脸书发长文解释,在香港能够承担的国际线工作大规模压缩,所冒风险也上升的情况下,有国际视野的政治人物要做出抉择,从民间外交层面以港人的身份发声。

他表示,香港以言入罪的情况已经发生,他日前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作证的举动使他陷入不可预知的危险之中。基于风险评估,他决定不透露自己的所在地和个人处境。

洛杉矶香港论坛发言人Charles Lam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欢迎罗冠聪加入港人的国际抗争行列:

“我们是感到挺受鼓舞的,因为罗冠聪在香港做了很多工作,也很了解香港的情况,相信能给我们提供很多帮助。”

 

视频【香港众志前主席罗冠聪已离港】 【受访向习近平喊话:“你最好还是下台吧”】


香港局势恶化 引爆移民潮

与此同时,由于对街头示威,还有对通过香港议会影响港府决策失去信心,加上香港国安法实施将导致抗争者面临受迫害的危险,越来越多人选择离开香港。

Charles Lam向记者表示,他对港人因政治原因背井离乡感到难过。不过他以“六四”事件引发的逃难潮为例,认为前往海外的香港民众可以帮助推动国际战线工作。

“反送中运动后,越来越多人发现国际战线的重要性,同时也有更多人参与国际的游说活动。国际阵线最重要的部分就是推动每个国家的政策(支持香港抗争者),这一部分的人力其实非常有限,多一些人对我们来讲是很正面的。”

值得注意的是,在国际上为香港发声的群体似乎正逐渐壮大。

 

 

抗争新策略 流亡议会?

路透社的独家报道星期四引述刚刚获得英国政治庇护的前英国驻香港总领事馆雇员郑文杰披露,香港的民主活动人士正计划设立非正式的“流亡议会”,旨在维护民主,向北京当局传递自由不能被摧毁的讯号。

“流亡议会可以向中国和香港政府发出明确信号:民主不必受制于北京。我们希望成立一个能反映香港人意见的非官方公民团体。”

不过,郑文杰拒绝透露流亡议会将设于何地。他表示,掌权者正展示强大的压制力量,因此成员们需要更细致灵活地去应对。

“我们正在发展另一种争取民主的方式。我们需要更聪明地应对不断扩张的极权主义。”

 

视频【前驻港英领馆僱员郑文杰获英政治庇护】 【倡流亡港人在英设立影子议会】

 

在有人选择出走,通过其它策略延续香港精神的同时,也有人坚持留守香港,继续抵抗。

因安全考虑不愿透露全名的香港示威者施先生就是不愿离开的一员。

他认为,目前所有抗争手段都值得一试,虽然不清楚上述提到的“流亡议会”的具体运作模式,但这也不失为一条后路。

“在海外建立抗争据点可以作为后勤支援本土抗争的方法,希望他们不要放弃和忘记香港人的身份,能继续在自己的岗位上为香港努力。另外也要记得香港本地还是有很多人在努力坚持,直到香港重光的一刻。”

港人无惧“辣法”

显然,面对刑罚严厉、罪行定义模糊的香港国安法,香港人仍未放弃抗争。

数以万计民众在香港国安法通过后第一天(7月1日),毅然自发参与游行,抗议“恶法”实施。香港警方通报表示,当天拘捕约三百七十人,其中十人涉嫌违反香港国安法。

施先生表示,当得知香港国安法被强行通过的消息后,他的本能反应就是站出来反抗。

“在经历了去年的激烈抗争后,我们清楚知道妥协的下场就是被政府清算,香港会变成第二个新疆,所以抗争的种子早已萌芽,无论是本土还是国际,都一定不会就此结束。思想和内心的意志不是单靠强权和子弹就能控制的。”

他强调,自己深信香港人的勇气、智慧和创意,能使香港人在争取民主的道路上继续向前走。

 

(记者:韩洁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