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安法阴霾下 香港人坚持走民主路


2020.07.14 17:35 ET
hj0714d.jpg 香港民主派周末一连两天举行立法会初选,支持者无惧国安法踊跃参与投票。(美联社)

香港立法会换届选举在即,民主派于日前举行初选。虽然中国及香港政府多次警告相关初选活动可能触犯香港国安法,但仍无法阻挡港人表达政治诉求的脚步。面对香港人的不退让,港府有意针对抗议者的主力军再推压制规定。

香港民主派7月11日、12日举行初选。

尽管中国及港府官员在初选前后,均严词警告有关活动可能触犯香港国安法的颠覆国家政权罪,但这次参与投票的人数出乎意料地超过六十万,比组织者最初期待的十七万人多出三倍,打破香港民间投票的纪录。

 

 

创纪录的初选投票率

参与投票的香港市民Spike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说,在香港国安法的阴霾下,他对这次创纪录的投票率感到有些意外。

“我们其实已经预料到香港政府会打压初选,但由于这可能是香港最后一次公平的、自主的选举,就算我投的参选人最后被取消资格,我都要表达我的政治意愿。”

自香港国安法通过以来,香港社会的“寒蝉效应”不断升高。大批抗议者陆续被以该法拘捕;部分活动人士担心连累他人而退出所属组织;民众开始自我审查;学校及公共图书馆纷纷下架民主运动代表人物撰写出版的书籍。

除此之外,初选前的准备工作也进行得极不顺利。香港警方就曾上门突击搜查负责协助投票工作的香港民意研究所,导致上周六的投票需要延迟举行。

香港民主派初选投票(路透社)
香港民主派初选投票(路透社)

 

美媒体盛赞港人勇气

不过,美国《华盛顿邮报》13日的评论文章形容,日前在香港各区投票站外排起长队、等待投票的人们体现出对严法的反抗,是强权压制下,公民意识与勇气的表现。

前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郑宇硕告诉记者,中国及香港政府的打压反而起到了“激将法”的作用。

“结果激起更多人出来投票。香港人在种种压制下还是在表达反抗,还是期望通过和平、合法的举措表现出不投降、不妥协的意愿。”

他补充说,从中央和港府的强硬回应可以看出,包括主办方等涉及这次初选的人员,很可能被当局“秋后算账”。

2020年6月,香港学生在抗议活动中组成人链。(法新社)
2020年6月,香港学生在抗议活动中组成人链。(法新社)

 

香港教育面临改革 老师受压学生被洗脑?

值得注意的是,香港教育局近来也接连“出招”,意图“根治被政治化的香港教育”,不但致函中小学校长,要求禁止师生参与反对香港国安法的罢工罢课公投,还限制学生唱反送中期间常听见的抗争歌曲《愿荣光归香港》、在校园展示政治口号或组成人链,强令中小学挂国旗、唱国歌;取消涉及敏感历史政治话题考题;表示要严惩“问题教师”等。

美国《纽约时报》日前的报道提到,当局认为,目前香港校园被反政府势力渗透,作为抗争者主力军的年轻一代在现行教育体系下,被培养得非常叛逆,因此有必要对学生进行有关新国安法的教育,让他们变得更守法。

报道还说,中国官方在香港的目标就是要培养忠诚爱国的新一代香港青年。

对此,郑宇硕批评港府并没有从过去一年的反政府抗议中吸取到任何教训,反而将责任推卸给年轻人。

“出现抗争当然就是政府做的不好;北京当局不断干预香港,让港人感到极度不满。(政府不断施压的情况下),老师、学生可能暂时不敢出声,但(政府)无法改变他们对政治的觉悟和认识。(教育局)的一系列改革措施长远来说一点效用都不会有,因为香港人还是有非常自由活泼的思想,对(集权)是不会服气的。”

香港市民Spike也承认,香港政治氛围越发严峻之际,无论是教师还是学生都面临压力,但港人不会如此容易屈服和被洗脑。

“这场‘战争’可能会持续到我们下一代,但历史告诉我们,集权政权终有瓦解的一天。”

他还引用捷克著名作家米兰昆德拉的名言“人类与强权的斗争,就是记忆与遗忘的斗争” 他表示,港人将以自身的智慧和创意在黑暗中劈出一条前进的道路,将抗争的意念传承下去。

 

(记者:韩洁   责编:梒青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