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金融机构或面临美国第二波制裁

2020-10-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位于香港的汇丰银行总部。包括汇丰在内的香港多家银行可能将受到美国的制裁。(美联社)
位于香港的汇丰银行总部。包括汇丰在内的香港多家银行可能将受到美国的制裁。(美联社)

继美国早前宣布制裁十一名破坏香港自治的中港官员后,本周一是美国国务院应该就违反香港《基本法》的人士以及公司进行点名的指定期限。外界猜测来自美国的第二波制裁行动可能会很快出台。

美国总统特朗普今年七月签署可制裁参与损害香港自治官员和公司的《香港自治法》。法案要求美国国务院在九十天内向美国国会提交报告,列明协助中国政府违反《基本法》的人员的名单,还有与他们有“重大交易”的金融机构,这些银行在名单公布后,有十二个月的时间终止和被点名官员的所有业务往来。

由于周一是美国政府提交报告的最后期限,可能面临制裁的汇丰银行、渣打银行等香港金融机构正密切关注形势发展。

本台记者试图联系美国国务院查询报告的具体出台时间和细节,但直至截稿仍未收到回复。

 

 

美国政治风险管理顾问方恩格(Ross Feingold)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有不少猜测认为美国可能免除或减少对金融机构的制裁,避免影响这些公司的日常业务。

“这样做是为了避免破坏美中第一阶段协议,也有可能是迫于美国公司和这些金融机构的压力。”

然而,方恩格补充说,美国政府同时也受到支持制裁的美国国会议员和非政府组织的施压。

“香港依旧是美国国会内聚焦中国议题的人士,还有支持对华实施保守政策专家们所关注的焦点。”

香港《南华早报》稍早报道,美国方面的制裁可能包括禁止涉事金融机构高级管理人员前往美国,甚至包括无法使用美元清算,强调对於像汇丰、渣打这样在香港有大型零售业务的全球贷方,“惹怒”美国的后果尤为严重,认为美国正通过“二级制裁”,对中港政府施加经济压力,来实现外交目标。

报道提到,自《香港自治法》立法生效后,汇丰银行以及渣打银行在香港证券交易所的市值分别下降了15.6%及12%。

旅美政治经济分析人士秦鹏告诉记者,美元在国际金融体系中的主导地位是无法替代的。

“大一点的公司、金融机构,谁也跑不出美元的管辖范围。如果卡断了SWIFT的结算,可以说你的整个国际业务全部要废掉了。只要涉及到国际业务,而且在香港基本全部是国际业务的情况下,不解除制裁,基本上这个银行就废了。”

美国财政部早前曾宣布制裁包括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内的十一名中国和香港政府官员,指他们削弱香港自治、限制港人的言论和集会自由。除了冻结他们在美国的资产和所持实体外,同时禁止美国实体擅自与他们进行任何交易。

中国外交部曾经对此高调回应称,对有官员被列美国制裁名单感到光荣。中国银保监会也喊话表示,香港事务是中国内政,任何外国政府无权插手,中资金融机构将合法开展业务。不过,美国彭博社则引述香港银行界消息披露,在香港运营的中国大型国有银行为遵守美国制裁,保障自身美元融资管道,已取消或加强审查受制裁官员的账户。

秦鹏就中国方面的矛盾之举解释道:“中国国内来讲,基本上也是美元精简了人民币去结算。对金融机构来说,不用美元结算是不可能的。他们主要的资金流来源都是靠大客户带来的存款、交易、结算业务,还有汇兑存储等等。这些大客户哪一个是故意绕着美元去走的?没有啊。”

然而,即便美国制裁对中港官员及金融机构构成一定“杀伤力”,方恩格认为,这并不能让中国妥协。

“即使是引起官员或金融机构不方便,美国的制裁对於中国来讲不能形成威慑力,也不会迫使中国或香港政府撤回《香港国安法》、撤销所有‘反送中’示威者控罪,实行‘双普选’等等。可以看得出各方(美国, 中国)有他必要做的动作,而在香港议题上,双方没有沟通的空间。”

他悲观表示,目前西方国家及台湾针对香港而制定、实施的政策受到很多香港人的肯定,但短期内无法改变香港政府对抗议人士采取的压制行动。

 

(记者:韩洁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