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暴力升级 美议员促拥抱“和理非”

2019-10-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民众2019年10月14日上街抗议,一些民众打出美国国旗。(美联社)
香港民众2019年10月14日上街抗议,一些民众打出美国国旗。(美联社)

香港“反送中”抗争运动进入第五个月,示威者与警察之间的冲突越发激烈。两位美国国会议员日前公开发声呼吁示威者拥抱非暴力抗争。那么,国际社会对香港的支持度是否会因抗争者的激进行为而减低?面对港府以及中央政府的强硬,和理非是否还有效?

在刚刚过去的星期天,香港的抗争运动出现暴力升级的情况。有示威者在各地区纵火、堵路、破坏商店和地铁站。

2019年10月6日,中国旅行社在香港的一家店铺被人涂鸦。(美联社)
2019年10月6日,中国旅行社在香港的一家店铺被人涂鸦。(美联社)

 

香港警方发布的消息说,警方于旺角首次发现以手机远距离控制的土制炸弹,相信“是暴徒有意图杀死、严重伤害警务人员的行为”。旺角警署则被投掷超过20枚汽油弹。另外,有警员奉命到港铁观塘站处理一宗刑事案件时被示威者以利器从后割颈。

香港的“反送中”从一开始的反对《逃犯条例》修订扩大成反警察、反港府和中央政府的运动。由于这场“去中心化”的运动由民众自发“各自爬山”进行抗争,各派别对无论是“和理非”还是“勇武”都有不同意见。

然而,外界普遍认为,激进的抗议行为将给予港府和中央政府镇压的“借口”,因此倾向以和理非的形式向政府持续施压。

香港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说:“面对中国共产党那么强大的专制集团,怎么样跟其对抗都很困难。但如果我们放弃和平理性的方法,采用武力对抗的形式,我们可能会被中国政府更暴力的打压,而且会失去香港市民和大陆支持香港的民众的理解,甚至可能失去国际社会对香港人的支持。”

美国参议员克鲁兹(Ted Cruz)(美联社)
美国参议员克鲁兹(Ted Cruz)(美联社)

正在香港访问的美国参议员克鲁兹(Ted Cruz)和霍利(Josh Hawley)也公开强调“非暴力抗争”的重要性。

克鲁兹说,面对警察的暴力镇压,要保持“非暴力”很困难,但非暴力抗争十分有力量,令世界关注到香港的不公义。中共政权正是想将香港示威归类为“恐怖分子的暴力行为”,而不是“示威者为争取人权和民主站出来”。

霍利也表示,示威者应该持续以非暴力的形式抗争,而不是去模仿北京政府以及其支持者的行为。

多次参与前线活动的示威者黄先生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认为:“我的理解是两位议员在呼吁示威者要坚持,不能让运动热度退减。我自己作为‘勇武派’其实不反对和理非。和理非就是用国际策略去冲击极权。”

黄先生特别提到,武力抗争不等于无差别攻击。

“香港警察是有国际级装备,他们正在无底线地凌虐香港人。我们看到最近披露出来的警方性暴力问题,还有一些示威者‘被自杀’的事件。”

值得注意的是,克鲁兹和霍利两位议员同时表示没有在香港街头看到明显的暴力行为。他们批评香港警方不断升级对示威者的武力,同时对香港市民需要捍卫自己的权利以及要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表示理解和支持。

香港民众2019年10月14日上街抗议,其中有人举牌要求美国通过《香港人权民主法案》。(美联社)
香港民众2019年10月14日上街抗议,其中有人举牌要求美国通过《香港人权民主法案》。(美联社)

香港时事评论员桑普也告诉记者,他相信国际社会对香港的支持不会因为民众决定采取特定抗争手法而改变。

“美国、欧洲、日本他们都说支持非暴力的抗争形式,是因为没有一个国家可以承受得起被中国骂说在刺激示威者用暴力手段抗争,但我们同时留意到克鲁兹并没有本质上反对任何武力的行为。他特别提到十一当天在荃湾被香港警察以实弹枪近距离射击的18岁男生,形容他是“六四坦克人”,还有,克鲁兹身穿全黑衣服,与示威者同行。全黑正是前线抗议者的装束。”

桑普解释说,公民抗命并不是以“非暴力”为必要条件。“和理非”作为道德感召力强,但很多时候可能不会产生及时效果;“勇武”则是道德感召力较弱,但却更加有效。二者的合流,在适当的时候用适当的手法最为重要。

(记者:韩洁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