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雀行动”获救者发起救港人行动

2019-11-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11月21日,抗议者在香港理工大学校园内用服装和头盔设立的SOS求救信号。(美联社)
2019年11月21日,抗议者在香港理工大学校园内用服装和头盔设立的SOS求救信号。(美联社)

一批因香港“黄雀行动”而获救逃亡海外的六四亲历者,近日发起援救港人的行动,以报30年前之“恩”。

六四学生领袖吾尔开希星期五在海外社交媒体脸书上公布了一份由苏晓康、严家其、高皋、张伯笠、郑义 、项小吉、封从德、熊焱、吕金花等八九民运参与者联署的声明。

八九民运参与者启动援救港人方案

2019年11月20日包围香港理工大学的部分警察(美联社)
2019年11月20日包围香港理工大学的部分警察(美联社)
声明以“‘黄雀行动’及六四逃亡获香港营救者”为题,除了谴责香港政府无视民意,镇压暴力不断升级,并要求港府“还香港人民一个公道”外,还提到会“整合资源、疏通管道、启动救援香港人的方案,以期付诸实施”。

联署人之一项小吉曾是八九学运领袖之一,在学运期间担任高校学生对话团召集人。

他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介绍了援救行动的细节。

“我们会设立一个非盈利团体的免税账号,向社会征集筹款,给被镇压的香港市民提供法律援助、人道救助等。另外,我们还会继续在舆论方面表达我们的立场,尽可能地联系民意代表、国会议员,希望他们继续关注香港局势。在我们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动员其他的社会力量、各阶层持续关注和声援香港。”

精神不灭 薪火相传

2019年11月12日,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与警察在校园发生冲突。(美联社)
2019年11月12日,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与警察在校园发生冲突。(美联社)
据了解,1989年六四事件发生后,中国政府通缉学生领袖及社运人士,导致他们必须到处躲藏。
随后,香港一批仁人义士们合作开展营救行动,为这些六四亲历者搭建起一条通往自由的生命线,总共救出133名民运人士。外界将这条“地下通道”称为“黄雀行动”。上述提到的声明联署人都是经由“黄雀行动”逃离中国。

声明强调,30年过去,我们一刻不敢忘记香港的大恩大德。我们虽流散世界各地,但心随香港跳动,泪為香港而流,除恆切地為香港祷告之外,我们再次集结,为香港发声。

项小吉表示,现在轮到他们来报答香港人30年前对天安门民主运动的支持。

“香港当年对在北京的学生给予了很多帮助。我们无论是在感情上、理念上,还是出于人性,我们关注香港是人之常情。现在香港成了前线,我们这些生活在其他地方,受到香港营救的人对香港人有着非常强烈的感恩之情。”

多次参与香港反送中前线活动的示威者黄先生对这项有传承意义的援救行动表示:“有过六四经历的幸存者一定明白中国政府的集权力量。他们对正在经历‘天安门2.0’的香港一定有同感。作为命运共同体肯定会尽力相救。”

黄先生坦言香港目前的情况非常严峻:
2019年11月12日,香港城市大学的学生在校园内试图以路障阻止警察。(美联社)
2019年11月12日,香港城市大学的学生在校园内试图以路障阻止警察。(美联社)

“中国政府现在开始像六四和文革那样开始清除知识分子和异见人士,不断发射催泪弹、布袋弹、橡胶子弹对示威者进行暴力镇压。无数的香港人被捕、被消失。”

香港的“反送中”抗议活动持续至今将近半年时间,示威者与警方之间的冲突也越演越烈,局势更在警察攻入中文大学、城市大学以及理工大学后迅速恶化。

项小吉形容香港这次的抗争运动“可歌可泣”,他鼓励香港抗争者不要放弃,并呼吁外界关注、支持香港的民主运动。

“香港人面对强权依然义无反顾,坚持以各种形式斗争,我对他们非常佩服。美国国会日前通过了两个法案,我们希望美国政府切实履行法案里的要求。我想这是对香港民众捍卫民主的声援。”

“黄雀行动”获救者发布的声明也呼吁香港学子不再牺牲,留得青山在,以期唤起民众,做长期抗争准备,并以“暴政必亡,罪行必算,正义必彰!”作为结束。

(记者:韩洁 责编:申铧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