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名中國公民跳機尋求緊急避難 滯留臺灣桃園國際機場

2024.01.31 09:00 ET
三名中國公民跳機尋求緊急避難 滯留臺灣桃園國際機場 中國公民田永德(左)、韋亞妮(中)、黃星星(右)3人,30日晚間在臺灣桃園機場轉機時跳機尋求緊急避難,3人在機場自拍,韋亞妮和黃星星爲母子。
田永德、韋亞妮提供

中國公民田永德、韋亞妮和黃星星三人跳機尋求臺灣准予暫時中繼避難一案,由自由亞洲電臺1月31日凌晨率先披露。經向臺灣有關部門查證,三人都沒有入臺簽證,目前仍滯留在臺灣桃園機場,沒有搭乘原訂31日下午飛北京的航班。

自述受中國政府政治迫害的田永德、韋亞妮和兒子黃星星,30日自馬來西亞吉隆坡飛抵臺灣桃園機場轉機時,跳機尋求臺灣政府准予緊急避難。田永德在31日上午8點多告訴本臺,韋亞妮正在和機場的移民署官員接觸。

直到31日傍晚6點截稿前的10小時之間,本臺無法再與田、韋兩人取得聯繫,傳給兩人的信息皆是未讀。

左圖:自稱受中國政治迫害的內蒙古人田永德30日深夜決定在臺灣跳機後,在自己的X社媒發佈訊息。貼文寫着:“弟兄們,我在臺灣跳機了”,以及自己在泰國取得聯合國難民證件。(田永德提供); 中圖:中國廣西壯族政治犯韋亞妮和兒子黃星星在臺灣跳機尋求緊急避難的訊息,獲得關注轉貼。(X社媒);  右圖:韋亞妮提供和兒子黃星星從馬來西亞吉隆坡飛往臺灣,以及原訂臺灣飛往北京的機票。(韋亞妮提供)
左圖:自稱受中國政治迫害的內蒙古人田永德30日深夜決定在臺灣跳機後,在自己的X社媒發佈訊息。貼文寫着:“弟兄們,我在臺灣跳機了”,以及自己在泰國取得聯合國難民證件。(田永德提供); 中圖:中國廣西壯族政治犯韋亞妮和兒子黃星星在臺灣跳機尋求緊急避難的訊息,獲得關注轉貼。(X社媒); 右圖:韋亞妮提供和兒子黃星星從馬來西亞吉隆坡飛往臺灣,以及原訂臺灣飛往北京的機票。(韋亞妮提供)

臺灣政府:掌握行蹤 依法瞭解中

據瞭解,3人都沒有入臺簽證,截至31日晚間,仍滯留桃園機場,未搭乘已購票、原目的地北京的班機。

臺灣主管入出境的移民署答覆自由亞洲電臺,稱目前已掌握他們的行蹤,有關單位正依相關法規及程序瞭解案情。主管兩岸事務的大陸委員會,在截稿前未對此案回應。

田永德自稱《零八憲章》第一期簽署人、獨立中文筆會會員、民主黨成員。獨立中文筆會會長蔡楚在X社羣媒體聲援說,希望臺灣的筆友能關注和幫助《民主中國》作者田永德,及韋亞妮黃星星母子。

獨立中文筆會、中國大陸良心犯資料庫呼籲關注

“中國大陸良心犯資料庫”在社羣平臺X,刊登韋亞妮和黃星星在泰國取得聯合國難民證件及母子倆滯留臺灣桃園機場的照片,發起“緊急關注”呼籲。推文提及,因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刑2年6個月的韋亞妮攜其兒子滯留在臺北機場,急需社會各界的關注和幫助。

該文還指稱,韋亞妮曾因上訪及指控勞教期間被虐待而被判刑四年,2020年因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廣州市國安局抓捕並判刑,2023年6月28日獲釋。因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刑二年六個月的韋亞妮攜其兒子滯留在臺北機場,急需社會各界的關注和幫助。

韋亞妮提供在中國遭政治迫害的材料。(韋亞妮提供)
韋亞妮提供在中國遭政治迫害的材料。(韋亞妮提供)

韋亞妮哽咽稱孩子受牽累 決定攜子逃亡

韋亞妮31日凌晨提供自由亞洲電臺她在機場自錄視頻自述:“我是廣西韋亞妮,中國政治犯,編號00956。我因爲在中國帶領百姓維權,參加許志永、丁家喜發起的公民運動,2013年做博訊網站的義工,收集中國國內被鎮壓百姓的材料而得罪當局,共被打擊、四次坐牢共十年八個月。特別最後一次判刑是中國首例的顛覆國家政權釣魚執法案。在國內,我無法生存、打工,總被當局幕後干擾多次,被無故辭退。我現在和兒子一起生活非常困難。”

韋亞妮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稱,之所以帶着17歲的兒子逃亡,一來是中國的學校全部是洗腦教育,二來受她所累,兒子在中國也無法就業。“除了進外企、打零工、幫人刷廁所,沒法就業。最重要的是大陸是一個沒有自由人權的地方,我不願意讓我的兒子遭受像我的遭遇。在國內,只要敢說一句政府不好,隨時可以整你坐牢,我就這樣被整的。”

韋亞妮提到她因長期坐牢,家早就散了。她懷疑當局以她小女兒患有腎衰竭控制她,換到一個不匹配的腎,令她必須長期照料女兒無法工作。她哽咽地說:“我一說到我心痛,因爲我女兒換了第二個腎,那個腎不排尿,每天都在哭。爲了控制我,他們想盡一切方法,拿我女兒作法碼,是我最惱火也是共匪最邪惡的地方。”

韋亞妮提到,她兩個女兒都相信共產黨政府好,反過來說她坐牢是因爲去告狀所致。她擔心當局對兒子下手,匆忙攜子逃亡。

左圖:韋亞妮在泰國申請聯合國難民證。(韋亞妮提供); 右圖:韋亞妮自稱在泰國聯合國難民總署外睡了數天才取得聯合國難民證。(韋亞妮提供)
左圖:韋亞妮在泰國申請聯合國難民證。(韋亞妮提供); 右圖:韋亞妮自稱在泰國聯合國難民總署外睡了數天才取得聯合國難民證。(韋亞妮提供)

田永德:給臺灣添麻煩 臺灣若能幫忙是情份

田永德31日凌晨3點接受自由亞洲電臺訪問時表示,3人在去年11月前後前往泰國後都取得聯合國難民證件,5天前先到馬來西亞。他受民主黨邀請赴紐約開會但還在等待美國簽證。知道臺灣沒有難民法,只是尋求緊急避難,希望政策上給予寬容理解。

田永德自述在中國專門收集和報導維權、上訪案件,包括替六四天網、維權網、民生觀察做義工。他說:“希望允許離開臺灣前,讓我們能不被遣返,因爲遣返肯定要坐牢,什麼事都做不了。”

田永德自認在泰國危險,到臺灣感覺安全輕鬆:“臺灣在華人來講是真正民主國家,不像泰國,它和中共勾兌。臺灣沒有和中共勾兌,臺灣就像華人的燈塔方向。”

田永德說:“臺灣幫忙呢是它的情份,不幫呢是它的本份,我們對臺灣沒有任何的埋怨,也不會對臺灣有任何負面的評價。畢竟像臺灣這樣,我們來了他有可能只是遣返,不會把我們送進移民監,泰國會的,所以我們對臺灣有一定的好感。儘管我們來是給人家添麻煩,但我們不可能說臺灣沒幫我們,我們就對臺灣有負面的評價,這是不可能的。”

中國公民田永德在臺灣跳機尋求緊急避難,獲得關注轉貼。(X社媒/夏小華提供)
中國公民田永德在臺灣跳機尋求緊急避難,獲得關注轉貼。(X社媒/夏小華提供)

中國公民挑臺灣跳機 過去多有成功案例

跳機尋求臺灣協助的中國公民過去也多有發生,2014年自稱民國派青年王睿自由行入臺跳機尋求庇護,4年後抵達美國。2015年7月,湖南異議人士龔與劍持旅遊簽證跟陸客團入臺後,跳機尋求政治庇護,至今滯臺8年半。

藉由在臺灣轉機跳機的,有2018年5月自泰國搭機至臺灣桃園機場跳機的黃燕,受教會協助擔保獲准入臺,8個月後赴美國獲政治庇護。2019年顏伯鈞、劉興聯也趁轉機跳機,在臺灣桃園機場滯留超過4個月後,獲入境臺灣短期居留,兩人先後去了加拿大,晚走的劉興聯滯臺290天。2023年9月,湖南異議人士陳思明也在桃園機場轉機跳機,2周後,順利抵達加拿大。

曾協助黃燕成功赴美的臺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理事長楊憲宏表示,對田永德等3名中國公民跳機一事,不認識,沒有看法。

臺灣無難民法: 從政治庇護目的地轉爲緊急避難中繼站

中國公民跳機案,逐漸從早期把臺灣當政治庇護目的地,到轉變爲將臺灣作爲緊急避難、庇護中途站。龔與劍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說,因有成功的案例,後繼者受到鼓舞,愈多的中國異議人士知道臺灣沒有難民法,與其苦等,不如把臺灣當作前往西方自由世界的跳板。

龔與劍認爲,中國現在對人權壓迫這麼嚴厲,肯定有更多人想盡辦法逃離,“如果臺灣一直希望以專案的方式處理,這種情況反而可能給政府很大的麻煩,臺灣政府還是要對某些條例作明確的規定、修法或立法,要不然百分之百還會源源不斷髮生。”

中國公民田永德在臺灣跳機尋求緊急避難,獲得關注轉貼。(X社媒/夏小華提供)
中國公民田永德在臺灣跳機尋求緊急避難,獲得關注轉貼。(X社媒/夏小華提供)

臺灣人權促進會資深研究員施逸翔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表示,臺灣雖然不是聯合國會員國,但簽署了聯合國人權兩公約。尤其3人持有聯合國難民證,就表示他們確實受到中國政府的迫害。

施逸翔說:“臺灣政府有義務不可以把任何人,送回他會受到迫害的國家。中國是很典型人權紀錄不好,經常會對國內異議人士進行打壓,很明確的就是臺灣政府不可以違反不遣返原則,將他們送回中國。現在要討論的是怎麼樣讓他們到安全的第三地。”

學者曾建元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指出,臺灣因爲沒有難民法,也缺乏處理難民的標準作業流程,以致每個都變成個案處理,個案處理就涉及政治判斷或者政策上的裁量權,這往往不是第一線官員能處理的,包括這些難民身分的核實。2月1日臺灣立法院新一屆立委上任,呼籲應儘快通過難民法,建立難民庇護機制。

記者:夏小華    責編:陳美華、梒青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