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詩人聚臺北  朗誦詩祭劉曉波


2018.02.11 12:20 ET
文學.jpeg “劉曉波紀念詩歌朗誦會”在臺北國際書展閉幕前登場。(夏小華攝)
Photo: RFA

“劉曉波紀念詩歌朗誦會”在臺北國際書展閉幕前登場,在紀念獄中病逝作家劉曉波的時刻,又有另一位作家桂民海被捕。有中國大陸詩人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呼籲“一支筆寫同樣一句話”的時代已經過去,政府不該再懼怕文人的力量,應容納多元的聲音纔是健康的社會。

“〈一個人VS.一個國家〉,一個人對抗一個國家,『祭劉曉波』,這個“祭”字其實是用得蠻重的,就是我沒有用『悼念』劉曉波。『祭』就是說我們要殺什麼東西獻祭,我就打算殺這個國家獻祭。


一個人死去 

一個國家的夢醒了


其實國家沒有睡着

它只是在假裝作夢 

它在蚊帳後睜大眼睛

看有誰膽敢作自己的夢 ”


獨立中文作家筆會11號晚間,於臺北國際書展策劃、由該會會長貝嶺主持的“一位偉大的殉道者:劉曉波紀念詩歌朗誦會”,由臺灣詩人鴻鴻的詩作開場。

鴻鴻想借此反思這不是一個人的悲劇,而是爲什麼這個世界上有良知的人,還是會遭到國家暴力的殘害?他認爲人民透過藝文書寫,就是一種覺醒。

詩歌朗誦會同時發表新書《同時代人:劉曉波紀念詩集》,主編孟浪現場朗誦劉曉波在獄中寫給劉霞的詩:


〈一封信就夠了— 給霞〉


一封信就夠了

我就能超越一切

向你說話

當風吹過

夜晚用自己的血

寫出一個隱密的詞

讓我記住

每一個字都是最後一個字


孟浪提到,詩集有遺珠之憾,九十歲的詩人嚮明,和關心土地正義的臺灣詩人吳晟都到書展劉曉波紀念展位買書,他們才知嚮明也寫了詩紀念劉曉波。還有大陸人託臺灣朋友私下買了十本,可見劉曉波的影響力。

與劉曉波深交的異議作家莫之許,爲《零八憲章》第一批簽署人。他在劉曉波過世後寫下〈屠場〉這首詩,短短三十二字承載無盡的悲憤。

大陸作家莫之許11號接受自由亞洲電臺訪問朗誦這首〈屠場〉:


牢記亡靈的人

正被公開地殺戮

二十八年

依舊是屠場

上次在廣場

這次在病房


莫之許談到當時寫這首詩的情緒:“感覺好像就寫什麼東西、論述什麼,已經很無力、很蒼白了。他(劉曉波)爲了牢記當初死在廣場上的亡靈,付出了二十多年的時間,結果自己最終也被這個體制抑殺了。他用他自己的生命填補了這二十八年的過程,但是問題是讓我們悲憤的是說,二十八年前是那樣,二十八年之後還是這樣,並沒有改變。”

莫之許表示,很多人還處在劉曉波逝世的衝擊當中,不知怎麼對抗這個強大的體制,知識分子或說作家、文人的心是柔軟的,沒有太多能力改變這個剛硬的體制,但也不想被體制改變,就這樣共處下去,要到什麼時候爲止?

中央研究院中國文哲研究所研究員楊小濱爲劉曉波創作〈空椅子主義〉詩句。楊小濱提到,曾經見過劉曉波,兩人意見不同有爭論,他希望通過藝術美學改變社會,劉曉波比較從政治化的角度看待,他很希望再遇到不同意見的人,政府也應該有更大的包容性。

楊小濱認爲,從劉曉波到桂民海,中國大陸對文人手中的那一支筆,仍充滿恐懼:“時代改變了我覺得,現在需要有不同的筆,寫出不同的字,而不是隻有一隻筆寫出同樣一句話,我覺得同樣一句話這樣一個社會是非常單調、非常無意義的,他如果能夠容納更多的聲音、容納更多的色彩,這個中國社會本身就會變成很多元、很豐富多彩。”

談到二度被抓的香港銅鑼灣書店股東、瑞典籍作家桂民海,近日在看守所受訪批評瑞典政府,臺灣詩人鴻鴻認爲這就跟所有過去在中央電視臺被公開道歉一樣,國家暴力脅迫下產生非人性、非理性的行爲。鴻鴻希望外界應該要悲憫和同情桂民海,與他一同對抗極權暴政。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夏小華 臺北報道   (責編:黃春梅/陳平  網編:景銘)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