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营落选共主韩国瑜濒临“罢免”

2020-03-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罢韩案灵魂人物、“Wecare高雄”发起人尹立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表示,高雄人要对台湾树立民主典范,警告政治人物不要骗票、不要鬼混。(记者夏小华摄)
罢韩案灵魂人物、“Wecare高雄”发起人尹立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表示,高雄人要对台湾树立民主典范,警告政治人物不要骗票、不要鬼混。(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台湾高雄“罢韩四君子”出动4台货车敲锣打鼓,载运40万份罢免高雄市长韩国瑜的连署书,送进高雄市选举委员会,远超过法定23万份门槛。连远在千里之外的前中国六四事件领袖王丹都在脸书隔空呼吁韩国瑜应自己下台。罢韩案发起人尹立告诉自由亚洲电台,高雄人要为台湾树立民主典范,警告政治人物要承担起责任。

前六四学运领袖王丹在脸书说,如果一个城市,有接近二分之一的市民强烈反对,那么,任何一个有尊严,要脸面的市长,都应当主动辞职。(王丹脸书)
前六四学运领袖王丹在脸书说,如果一个城市,有接近二分之一的市民强烈反对,那么,任何一个有尊严,要脸面的市长,都应当主动辞职。(王丹脸书)

“我是外省二代,高雄市好不容易出了一个所谓的外省人市长,但是我一直希望台湾要脱离蓝绿、族群或省籍的框架,因为我们都是在这块土地成长。但是他就是明明当选没有几个月,其实是一种贪婪,他为了追求更高的权位,他就跑掉了,他现在选输回来了,对我们来讲是有一点装可怜啦。我们知道民主政治就是责任政治,你背弃议会、背弃市民,跑去选总统,你轻诺寡信、背信忘义,他讲的政见,没有一个实现。我想政治人物,像他百分之百没实现的,应该是有史以来的第一个!”

罢韩四君子3月9日载运40万份罢免高雄市长韩国瑜的连署书,送进高雄市选举委员会。(Wecare高雄提供)
罢韩四君子3月9日载运40万份罢免高雄市长韩国瑜的连署书,送进高雄市选举委员会。(Wecare高雄提供) Photo: RFA
罢韩案灵魂人物、“Wecare高雄”发起人尹立,专业在视觉设计、品牌规划,无党无派,原本在大学教书,民进党籍陈菊市长,借调他担任高雄市文化局长2年。尹立创办高雄设计节、青春设计节、策展城市美学等。他说,在去年5月发动罢韩之前,自己不曾参与政治,连助选都没有!

“推动罢免,很多标签贴在我身上,说你是民进党打手、是菊系、是绿营的侧翼……”

尹立反问,国民党大老郝柏村的儿子郝龙斌曾担任陈水扁台北市长时期的环保局长,难道郝龙斌也是扁系?绿营侧翼?

罢韩主组合都是“外省挂”

罢韩团体去年12月21号召50万人上街游行支持罢韩案。(Wecare高雄提供)
罢韩团体去年12月21号召50万人上街游行支持罢韩案。(Wecare高雄提供)

事实上,尹立的父亲是山东人,是当年跟随蒋介石到台湾的军人,退伍后经营牧场养羊。担任台南市政府环保局清洁队员负责收垃圾,不算正式公务员,也没有受过正规教育。尹立形容,父亲是台湾外省族群中最低阶的,母亲则是澎湖人,他就是一般称的“芋头蕃薯”,也就是外省人和本省人联姻的家庭。他有六兄弟姐妹,因为家里没有钱,只有他念大学。

尹立说,二战结束,人类最大地表迁徙要属国民政府撤退台湾,自筑封闭型眷村聚落,他在高雄市文化局任内也协助推动近百公顷眷村资产活化。

尹立回忆,1987年蒋经国政府开放老兵返乡探亲,离家30年的父亲,第一次带姐姐回山东老家。他托父亲在香港转机时,帮他买相机。尹立笑称,他人生第一台相机,机身、镜头、马达底片机分别在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买的,堪称“ 统一中国牌” 相机。

父亲临终遗言深深影响着尹立:“问他要葬在台湾还是回故乡?他说要葬在台湾,我很感动。他说,没错,故乡对我有情感有记忆,到过世80几岁,人生有60、70年在台湾,娶妻生子在台湾,最后这个就是我们的家。”

韩国瑜起在 “三山”,也栽在“三山”

罢韩团体去年12月21号召50万人上街游行支持罢韩案。(Wecare高雄提供)
罢韩团体去年12月21号召50万人上街游行支持罢韩案。(Wecare高雄提供)

尹立话锋一转说,韩国瑜是第一位外省第二代当选高雄市长,非常多外省人对他寄予厚望。记得在2018年底县市长选举之前,奠定韩国瑜胜选声势的“三山”造势会场,万头攒动。可是,2019年初台湾总统大选,韩国瑜却在三山“输到脱裤子”。

2018年韩国瑜选市长得票89万、占53.86%。2020选总统他在高雄得票61万、34.63%,狂掉28万票。绿营则成长35万票,来回差距达到63万票。

“三山”就是所谓的凤山、冈山和左南,分别是陆军黄埔军校、空军和海军的大本营。不少外省“铁杆蓝粉”都对韩国瑜的表现,感到丢脸。

罢韩团体3月9日送出40万份连署书,盼六月选举成功罢免韩国瑜。(Wecare高雄提供)
罢韩团体3月9日送出40万份连署书,盼六月选举成功罢免韩国瑜。(Wecare高雄提供)

尹立:“军公教这次完全溃散,连我去左营外省人开的店吃饭,都有人跑过来说,加油,你一定要坚持到最后。路上还有将领跑来跟我拥抱。”

尹立说,他的太太是眷村军系二代,岳父、岳母还住在眷村,“蓝到不行”。而“罢韩案”领衔人陈冠荣医师,是陈菊市长任内发生高雄气爆后的自救会长,陈冠荣的父亲在气爆当时不幸罹难,是国民党党籍的里长。另一名“罢韩四君子”、“公民割草行动”发言人李医师,也是出自泛蓝家族。此外,在政论节目上重话批评韩国瑜的,也有很多是深蓝名嘴。

支持罢韩案者的共识:“公民与道德”超越蓝绿

罢韩团体去年12月21号召50万人上街游行支持罢韩案。(Wecare高雄提供)
罢韩团体去年12月21号召50万人上街游行支持罢韩案。(Wecare高雄提供)
尹立强调:“其实罢韩案真的不要再赖给绿营了。为什么这些人后来都反对韩国瑜,是因为有一个东西,已经超越了蓝绿,叫公民与道德。”

尹立细数韩国瑜参选市长开过的空头支票,包括开赌场、赛马场、挖石油、迪士尼、爱情摩天轮等,几乎百分之百跳票。他还说,韩国瑜歧视女性和 外籍人士的一连串失言,以及驱动仇恨、庶民权贵阶级对立,作出最坏示范。

尹立说:“我们现在推动罢免,有人说我们要追杀他(韩国瑜)。不能倒果为因,没有人要追杀他,高雄人就是最后用民主的手段,因为罢免本来就是民主的手段,所以用投票来决定这个人的去留,这是法律赋予人民的权利,是韩国瑜自己先背弃了高雄。”

尹立嘲讽说,“韩国瑜不是自己说,他就是喜欢喝酒、聊天、打屁、打麻将吗?所以我是觉得,罢免其实对他来讲,反而是最好的解脱,就是可以放他自由。”

韩国瑜创下台湾史上2次被提起罢免纪录

罢韩团体去年12月21号召50万人上街游行支持罢韩案。(Wecare高雄提供)
罢韩团体去年12月21号召50万人上街游行支持罢韩案。(Wecare高雄提供)
不知道是历史的偶然还是必然,尹立表示,韩国瑜在中国大陆北京大学念博士班时,一篇期刊论文就是研究台湾的罢免案。“他26年前被罢免过。现在这次是他历史上第2次被罢免。他也是台湾有史以来,第1个县市首长被提起罢免的,这个也是破纪录,他是唯一一个被提起2次罢免的政治人物,他也是第1个在直辖市长层级里面被提起罢免,而且可能会成功。”

尹立说,韩国瑜担任台北县立法委员时支持核能四厂兴建,被反核团体提起罢免,当时有38万张同意票,因为国民党全面执政,党主席要立委提高罢免条件,韩国瑜才没被罢免,可见他26年前就是荒腔走板的立委。

高雄市选民数约228万。依据台湾的选举和罢免法规定,罢免提议阶段要有1%以上选民签署,也就是第1阶段要有大约2万3千份提议书,第2阶段要有10%以上选民签署,第3阶段投票,同意罢免票数必须多于不同意罢免,且同意票数要达到原选举区选举人总数的1/4以上(约需超过58万票)。

全高雄891个里都有市民参与连署罢韩。(Wecare高雄提供)
全高雄891个里都有市民参与连署罢韩。(Wecare高雄提供)
选举和罢免是台湾宪法保障的公民权,台湾人对选举熟悉,但还没有成功罢免的案例。罢韩团体这10个月来,采取分进合击,透过公民沟通、公民教育、号召50万人游行等方式唤起公民意识。

“罢韩案”已经连过两关,而且全高雄891个里都有人参与连署,60天内取得50多万人连署,远超过基本约23万份连署门槛,最后在3月9日送出40万份连署,6月将举行投票,可说胜券在握。但也面临两大难题,一是蓝营及韩粉的攻击,一是韩国瑜任命的副市长兼高雄市选举委员会主委,有“球员兼裁判”利益冲突问题。

清朝、日治、国民党执政  高雄都曾有过人民起义的传统

全高雄891个里都有市民参与连署罢韩。(Wecare高雄提供)
全高雄891个里都有市民参与连署罢韩。(Wecare高雄提供)
“罢韩”四君子喊出“光复高雄”口号,与香港反送中运动者喊出的“光复香港”相互呼应。

尹立说,高雄过去是台湾两个直辖市之一,政治、金融、媒体、白领都在台北,高雄则是港口、钢铁、重工业、 高污染企业聚集地,布满石化管线,被视为文化沙漠。高雄空气、水质污染严重,流经高雄心脏的爱河又臭又脏,还会飘浮死猪。民进党执政20年,爱河变干净,打造流行音乐中心、展览馆、驳二特区、软体园区、亚洲新湾区。但韩国瑜选举时抹黑高雄大退步,当选后市民对他不满意度在全台湾排名很靠后,他还成为“落跑市长”到台北选总统。高雄市民要将他下架,光复光雄,恢复高雄这20年向上的力量。

去年12月26日,“罢韩四君子”向中央选举委员会递交《罢免高雄市市长韩国瑜》的提议和理由书。(资料照、记者黄春梅摄)
去年12月26日,“罢韩四君子”向中央选举委员会递交《罢免高雄市市长韩国瑜》的提议和理由书。(资料照、记者黄春梅摄)
尹立强调,高雄是民主圣地,从清朝第一起蔡机功事变,到朱一贵民变,日治时期简吉带领农民抗日,到国民党政府执政,桥头事件、美丽岛事件街头运动,都是从高雄开始的。高雄人强悍反对统治强权性格,有其传统。

伊立说:“我也希望为台湾的民主历程,立下一个典范,就是说,你做的好,我们可以让你用选举的手段上来。做不好,我们可以把你罢免下来,让这些政治人物不要再鬼混了!”

伊立还说,如果罢韩案成功,不只实现“主权在民”的真谛,对被骗的选民是疗愈,对民选首长则是警惕。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 夏小华  台北报导  责编 许书婷 网编:郭度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