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宽敏创办“台湾历史文学奖” 首届首奖从缺

2016-03-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说:台独大老辜宽敏颁发首届台湾历史文学奖两部佳作小说。(夏小华拍摄)
图说:台独大老辜宽敏颁发首届台湾历史文学奖两部佳作小说。(夏小华拍摄)

台独大老辜宽敏认为,北京现在对台湾不但是压力,也是恐吓,总统就任是要庆祝,但隔壁的中国再三再四恐吓,他质疑北京到底是不是真的想要和台湾建立友好关系。辜宽敏创办台湾历史文学奖,首届首奖从缺,评审强调,台湾历史文学奖必须兼顾“历史感”与“文学感”。

台独大老辜宽敏祭出台湾文学奖最高额一百二十万新台币(相当于人民币二十四万)奖金,创办“台湾历史文学奖”,吸引四十七部历史小说参赛,结果首届首奖从缺,只颁出两部佳作,为李旺台的<<播摩丸>>与朱和之的<<逐鹿之海>>。

李旺台从事新闻工作三十年,报社总编辑退休,这次以<<播摩丸>>和<<高赛家族>>两部参赛,双双进入决选前七部小说。<<播摩丸>>写的是日治时期,一群被日本人带去海南岛工作的台湾人,搭乘名叫“播摩丸”的船返回台湾的艰辛过程。李旺台透露,他六十七岁了,原打退堂鼓不该与年轻人争,截止收件前,看到有人在报上评论作家龙应台写从中国逃难到台湾的太平轮的故事,他决定参赛。

李旺台说:“那些上万个台湾人,在台湾、日本、中国交错之间很复杂的历史意涵里面,我这条船承载的那么丰富的时代的意义、历史的吊诡,我不能埋没他们啊。”李旺台说,他与多名九十岁以上的老人聊天,作为历史小说的骨干,希望让这群苦难的台湾人,也有一个舞台可以亮亮相。

另一名佳作得主,四十一岁专职写作的朱和之表示,<<逐鹿之海>>以郑成功击败荷兰人的那场战役为主抽,描写的不只是那场一战役,也不是只有英雄角色,而是当时岛屿上所有人的生命处境。

朱和之说:“荷兰东印度公司并不是只有荷兰人,有瑞典人、法国人,东印度公司的佣兵大部份是日耳曼人,同时也有法国人、英国人跟瑞士人,在台湾开垦的商人分为漳州人、泉州人,西拉雅原住民是南岛语族,而郑成功阵营也分为南将、北将,我们可以想像这是一个多么多元丰富而精彩的时代。”朱和之希望呈现台湾一开始进入近代史,就是这么国际性、多元而复杂的社会,跟现在的台湾非常相像。

辜宽敏二十一日出席台湾历史文学奖颁奖典礼致词提到,自己不是一个有文学素养的人,创办台湾历史文学奖是妻子王美琇提议,他也认为自己九十一岁了不该多插嘴政治事情,应该多做回馈社会的事。

谈起台湾历史,辜宽敏说:“充满了悲哀,很少我们觉得一般其他国家比较起来,什么英雄、伟大的统治者、什么黄帝,我们是没有的。”他想到三十几岁到美国,看到年轻人问他主修什么,对方说是英国文学,几十年后再去,同样问题,美国学生骄傲说自己学美国文学,辜宽敏期待未来台湾学生学的不是中国文学而是台湾文学、认同台湾。

此外,对于蔡英文接受专访提及期待中国大陆在五二零前“展现一些善意”。辜宽敏认为,北京现在对台湾不但是压力,也是一种恐吓,总统就任是要庆祝,但是隔壁的中国再三再四恐吓,他质疑北京到底是不是真的想要和台湾建立友好关系。

记者:夏小华 责编:胡汉强/寇天力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