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高僧外甥女控中共栽赃谋杀

2018-07-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西藏著名政治犯丹增德勒仁波切外甥女尼玛拉姆在台湾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控诉中国政府政治迫害舅舅。她手中拿的是丹增德勒仁波切在狱中偷录下被迫害的经过,经辗转送出誊印。(夏小华摄)
西藏著名政治犯丹增德勒仁波切外甥女尼玛拉姆在台湾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控诉中国政府政治迫害舅舅。她手中拿的是丹增德勒仁波切在狱中偷录下被迫害的经过,经辗转送出誊印。(夏小华摄)
Photo: RFA

西藏著名政治犯丹增德勒仁波切外甥女尼玛拉姆逃离中国后,一直为平反舅舅的冤屈奔走。尼玛拉姆近日在台湾接受本台专访,控诉中国政府在未拿出证据的情况下,栽赃丹增德勒仁波切入罪判刑,也对他的死因表示质疑。

西藏高僧丹增德勒仁波切(Tenzin Delek Rinpoche)在2002年被控“唆使爆炸案件和煽动分裂国家”罪行,判处死刑,缓期两年,2005年被减刑为无期徒刑。2015年7月,中国成都川东监狱通知家属,丹增德勒已在狱中过世。

丹增德勒仁波切外甥女尼玛拉姆Nyima Lhamo两年前逃离中国到流亡藏人聚居地印度德兰萨拉,向世人控诉舅舅遭栽赃、谋杀的真相。

尼玛拉姆近日抵达台湾,将进行三场公开演讲,她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说,丹增德勒仁波切被关13年后突然死亡,家属高度怀疑遭到毒杀。

尼玛拉姆说:“仁波切的徒弟和喇嘛,总共18个人去换仁波切的僧衣,洗干净仁波切的遗体、换了袈娑,他们都看见仁波切的嘴唇和指甲是黑色的,有些人说他摸了仁波切的后脑是凹陷的。我见仁波切遗体的时候,只看得到脸部,我看仁波切他嘴唇确实是黑色的。”

尼玛拉姆表示,当时她请求成都记者去采访,遭狱方阻挠,她和妈妈被抓走,遭监控,连带见过遗体的喇嘛都被威胁三道封口令:不能跟老百姓说仁波切死了、不能说仁波切遗体嘴唇是黑色的,不能要求重新审理此案。

尼玛拉姆强调,家属从六点质疑丹增德勒仁波切被中国政府谋杀。第一,仁波切被关13年,从不让家属知道关在那里,一共只准家属会见6次。2015年7月某天晚上突然通知去会见,但家属到成都10天了都不让见面,就突然说仁波切死了。再者,家乡理唐警局和监狱等公安所说死亡时间都不一致。第三,家属要求依藏族习俗遗体停放十五天遭拒绝。第四,家属要求查验遗体厘清死因遭拒。第五,狱方一度声称仁波切突然心脏病发经抢救无效死亡,但家属要求公布病历和医师遭拒。第六,狱方不给家属遗体,连骨灰都不给。

尼玛拉姆表示,这两年她前往美国国会、欧洲、联合国控诉中国政府谋杀丹增德勒仁波切。中国政府声称是按照家属意愿和藏族习俗火化遗体,然后将骨灰洒入水里。这么一个大国居然对联合国扯谎,她感到羞耻。

之所以认定丹增德勒仁波切含冤入狱。尼玛拉姆说,中国政府称,一名藏人涉及2002年4月成都一起爆炸案,便将该名藏人判处死刑,三天后抓走丹增德勒仁波切,称他是幕后主使者。

尼玛拉姆质疑,爆炸案发生在广场,旁边有毛主席肖像,理应有监视器,但中国政府却从没有拿出证据和证人。丹增德勒仁波切入狱后,徒弟一个个被抓、被关、被判刑,有的半年、一年后,从狱中出来腿断了、眼睛看不见。

“他是我们藏族人很尊重的一个喇嘛,把他栽赃成这样,我心里真的不甘心。不只是西藏,很多国家听到这样的喇嘛会做成一个爆炸案是太荒唐了,所以我要说出(来,证明)清白。”

尼玛拉姆说,丹增德勒仁波切非常敬重达赖喇嘛和尊崇佛教,在西藏建立寺院、学校、医院、养老院,这些被中国政府认为“违法”的事,坚持什么头衔都可抛弃,也要捍卫西藏人的人权。尼玛拉姆认为,这是中国政府最惧怕的,因而也是使丹增德勒仁波切消失的原因。

“仁波切被杀了以后,我想买个枪,我要去报仇。然后我想到了舅舅第一次(在狱中)会见我妈妈的时候,他说,他们经常对我用刑,但是我没有把他们当成敌人,你们也不能把他们当成敌人。仁波切说,我很可怜他们。想到了这句话,所以我报仇的念头就放下了。”

尼玛拉姆反问,连个虫子都不会杀的喇嘛,为什么要做那个爆炸案?就像她的妈妈所说,拿着枪对着她的脑袋,她也不会放弃追究丹增德勒仁波切的清白,而且这个案子要一代一代传下去。

尼玛拉姆认为,台湾同样信奉佛教、关注人权,呼吁台湾政府和人民,能站在正义的立场,支持重新审判与国际调查。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