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佛法师圆寂后“入定”28天后才有死亡特征

2020-08-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亲派台湾第一位佛法导师强巴加措老格西(佛学博士),上月14日圆寂,他的遗体在28天当中没有一般“死亡”应有的变化,引起科学家关注。(Artemas Liu摄、台湾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亲派台湾第一位佛法导师强巴加措老格西(佛学博士),上月14日圆寂,他的遗体在28天当中没有一般“死亡”应有的变化,引起科学家关注。(Artemas Liu摄、台湾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亲派台湾第一位佛法导师强巴加措老格西(佛学博士),7月14日圆寂。据守护他遗体的人说,在28天当中遗体没有明显变化、也没有散发异味、皮肤还有弹性,引起科学家们的关注。

曾在文化大革命时遭劳改20年,晚年流亡印度,被派到台湾担任第一位藏传佛法导师的强巴加措(学生称他“格西拉”),7月14日在台湾圆寂,享年85岁。藏人行政中央官网、台湾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19日发布强巴加措是“台湾首位圆寂后入甚深禅定28天的老格西”。

 



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董事长、达赖喇嘛驻台代表达瓦才仁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表示,“格西拉去世以后,本来计划两、三天火化,放在外面没有冰冻,就发现他的遗体一直没有腐坏也没有味道,就像活着时候的肉体,就提醒可能是入定了,一直放了28天后才有死亡的现象,就出定了。”

 

科学家在强巴加措老格西去世后第11天前往进行生理反应检测。(台湾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科学家在强巴加措老格西去世后第11天前往进行生理反应检测。(台湾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达瓦才仁指出,佛教“入定”指的是,人死了,肉体好像跟活着时候一样,心识或灵魂一直没有离开肉体,在里面处于一种禅定的状态。修行人因此可以决定灵魂留下或在哪里转世。

随侍在侧20多天、强巴加措格西拉生前中文翻译李贞慧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提到,她跟着格西拉学佛20年,学生们依照西藏文化传统习俗,不能冷冻遗体,在常温下放着。当时台湾气温约摄氏38度,穿着袈裟的格西拉遗体停放在约摄氏19、20度的冷气房,几位老格西前往祈愿,见格西拉遗体肤色保持完好,毫无异味,认为格西拉处于所谓“入定”状态,向达赖喇嘛在印度的办公室报告。

达赖喇嘛随即指示:“若于鼻孔处已流出红白二菩提,身体之肤色将会有变化,在没有变化前,勿先火化身躯。”达赖喇嘛办公室秘书长才嘉则建议,邀请科学家前往观察。

科学家一度测到和活人相近的血氧值

中央研究院物理研究所科学家李定国院士、李世昌院士、吴茂昆院士、特聘研究员胡宇光、研究员陈培菱、研究员周家复 ,在7月24日,即格西拉去世第11天,受邀带着血氧机等仪器前往了解情况。

 

科学家在强巴加措老格西去世后第11天测得他血氧值82,脉博130。(李贞慧提供)
科学家在强巴加措老格西去世后第11天测得他血氧值82,脉博130。(李贞慧提供)

透过当天的照片,可见血氧机夹着格西拉右手食指头末端,呈现血氧值82、脉博130的数值。

李世昌院士19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说:“量到有血氧,血氧值还蛮高的80几,脉博量的可能是讯号还是背景,我们不太清楚,一位老师认为可能有,另一位认为没有。我们原来希望可以连续监测,但是后来就看不到了,他的手指已经量不出来,过几天就量不出讯号了。”

李世昌说,也许血氧没有散的那么快,可能还有一些很细微的生理活动,只是没办法测出来。另外测得的二氧化碳,跟环境背景值一样,没有看到有二氧化碳从鼻子出去,但身体也有很多地方可能散发气体,另外跟仪器灵敏度也有关,如果是很小的值也量不出来,跟脉博一样,仪器的判读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李世昌说:“体温用红外线去看,跟室温一样,当时有冷气,是摄氏21度左右。(身上)没有什么斑,肌肉还有弹性,有的人有去摸,脚有露出来,脸没有什么特别黑,就是躺着,跟睡着一样。”

这三位科学家曾经在2018年参与前中研院院长李远哲率领的科学家团队,远赴印度参加“达赖喇嘛与华人量子科学家对谈”。透过达赖喇嘛基金会转述,李定国院士见到格西拉的身躯状态也提到,与达赖喇嘛在科学会议中所提到的现象极为类似。科学家还采集了格西拉口、鼻、皮肤上的细胞,取得盖在格西拉身上的戒衣,进行检测。

心理学者表示未测出明显脑部反应


研究认知与知觉心理学的台湾大学心理学系教授谢伯让与其助手则在7月28日和8月1日,也就是格西拉去世后第15天和第19天,透过仪器对脑部进行测试。

 

科学家在强巴加措老格西去世后第11天前往进行生理反应检测。(台湾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科学家在强巴加措老格西去世后第11天前往进行生理反应检测。(台湾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谢伯让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表示,7月28日第一次测量时,似乎有量到大脑反应,但因电脑无法纪录原始数据,因此无法确定。8月1日再次测量,没有观察到大脑反应。

谢伯让提到,8月1日第二次测量时,主要比较没有播放声音跟有播放声音,脑部的反应,结果发现没有明显差别。“第一个我们无法确定到底大脑有没有反应,我们只能说我们测量上没有看到反应,一种可能性是大脑已经完全死亡,当然量不大;可能性二,大脑其实没有死亡,其实也有反应,只是我们测量仪器不够精密,所以量不到。另外,格西老生前就有重听的问题。”

谢伯让说,身体器官或每一个区域衰败速度不一定一样。格西拉的外表没有明显腐败、皮肤没有明显变硬,跟一般死亡情况不一样。

护理师认为格西拉等同“寿终正寝 ”


20多天协助观察格西拉身体变化的台北荣总安宁病房资深护理师张心慧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表示,“台湾之前没有这样的例子,我在临床工作看过很多病人死亡样貌,格西拉是急性感染造成,没有过多医疗介入,几乎可以等同自然死亡的状态。虽然有在急诊时被施打抗生素、打点滴,时间很短,可以视为等同中国人所说‘寿终正寝’状态。”

张心慧说,在格西拉去世后这20多天,格西拉除了有脱水情况,末稍血液和嘴唇颜色逐步变暗,没有腐坏、尸斑和异味。

 

科学家在强巴加措老格西去世后第11天前往进行生理反应检测。(台湾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科学家在强巴加措老格西去世后第11天前往进行生理反应检测。(台湾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提供)

殡葬业者:一般人死后24小时就会出现明显变化

礼仪公司李先生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说,他从事殡葬业十多年,接触过上千具遗体,一般人去世24小时左右,会出现很明显的变化和异味,即便在冷气房也无法保存。

李先生说,当中研院科学家前往替格西拉测血氧时,他也在场:“非常非常不可思议,以前只有在文献看到一些得道高僧、或西藏一些仁波切格西,但亲眼看到其实是非常震撼的。28天身体上几乎没什么变化,不可思议,在这行二、三十年的前辈,请教他们,几乎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

格西拉的学生李贞慧说,学生们每天轮流为格西拉守灵,在做完第四个七,也就是28天之后,早晚帮忙观察格西拉的护理人员发现,格西拉身上开始长出一些水泡,眼睛出现一、两只小虫,第二天持续有这情形,他们就向达赖喇嘛办公室回报,有经验的僧人说,如果看老格西的背部也开始有水泡,应该就是“出定” 了。同一时间,老格西在西藏的家人看星象占卜,也认为在老格西身体里所谓佛教所说“最微细的光明神识”已离开身体“出定”。

老格西拉去世第30天才进行入敛仪式,8月21日将进行火化仪式。

达赖喇嘛办公室曾盼邀请俄、美专家赴台解谜 因疫情未能如愿

达赖喇嘛8月4日在达兰萨拉住所,透过视讯和西藏年轻人讲法时,也提到格西强巴加措入定已21天的事,他并指自己的老师林仁波切去世时曾入定13天。

 

达赖喇嘛在8月4日对藏人视讯时,提到格西强巴加措入定已21天。达赖喇嘛还说,愈来愈多科学家开始关心心识、意识的问题,有权威科学家透过实验发现,修行者专注禅修一小时,会发生和凡人脑部不一样的变化。(达赖喇嘛官方脸书截图)
达赖喇嘛在8月4日对藏人视讯时,提到格西强巴加措入定已21天。达赖喇嘛还说,愈来愈多科学家开始关心心识、意识的问题,有权威科学家透过实验发现,修行者专注禅修一小时,会发生和凡人脑部不一样的变化。(达赖喇嘛官方脸书截图)

李贞慧说,达赖喇嘛曾提到,过去藏人有入定状况时,临时找不到机器可测,有时机器准备好,却遇不到入定的情况,法王因此设立研究中心,把机器备在那里,希望能对这种入定的情况进行研究。法王曾说他流亡50多年曾遇过30多个“入定”例子,十分罕见。这次法王办公室曾想邀请俄罗斯、美国等外国科学家到台湾研究格西拉的情况,但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入境有困难,未能实现。

李贞慧还说,达赖喇嘛最近出版的新书提到心智锻练的重要性。当人死去,五官感官作用都消失时,最微细的心意识,可以透过生前修行力量维持在体内,而不致很快腐化。

佛教徒认为格西拉修行有成 走后仍能维持心灵平静

李贞慧说:“格西拉跟我们讲修行都是观察、思考,不要迷信,格西拉在台湾教佛法22年,从来没有办过一场法会。他破除迷信,很多佛教徒会带有迷信色彩,事实上佛法很科学,可以跟事实做应证。”

佛教徒刘月娥说,强巴加措曾在文化大革命时期被中共劳改20年,又经历西藏失去宗教自由流亡,但是他总是教导学生思考快乐和痛苦的源头,以及慈悲的价值。刘月娥认为,格西拉能入定28天,是他长年修行藏传佛教,慈悲思考、空性思考,维持心灵平静的缘故。

刘月娥提到,达赖喇嘛现在在全世界从幼稚园到大学,推动“S(社会)E(情绪)E(伦理道德)Learning(学习)”,就是希望世人认识什么是破坏性、建设性的情绪,推动人心和世界和平。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 夏小华  台北报导 责编 胡力汉 申铧  网编 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