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建交不兑承诺 马拉维“后悔”弃台

2018-08-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说:在台湾和马拉维断交后,以挪威非营利组织成员身分重返马拉维服务至今的吴宗树。(摘自吴宗树脸谱网)
图说:在台湾和马拉维断交后,以挪威非营利组织成员身分重返马拉维服务至今的吴宗树。(摘自吴宗树脸谱网)

中国以“锐实力”接连夺取台湾多个友邦,不过有台湾媒体近日披露,十年前与台湾断交转向中国的非洲马拉维总统生前对此后悔自责。

2008年,中国大陆宣布在非洲马拉维投入60亿美元,已故马拉维总统莫泰加趁陈水扁总统出访,突然与台湾断交转向和中国建交。事后发现,中国医疗团在爱滋防治工作不比台湾团队,加上中国资金涌入、低薪压榨当地劳工,引发冲突。

有台湾媒体近日报导,莫泰加曾后悔和台湾断交是错误,自责无法向人民交代。

对此,台湾外交部发言人李宪章28号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说:

“中国不断挖台湾外交墙角,有许多国家,包括目前中国大陆推展全国性战略‘一带一路’都造成很多国家非常巨大的财政黑洞,也就是所谓的债务陷阱 。”

李宪章提及,很多国家跟中国大陆建交后,中国原来给予的承诺并未如实兑现,造成很多国家既有台湾遗留的医疗设施和有助国民生计的措施无法延续,对当地民众造成非常大的损害。

台湾外交部通讯刊载,由陈志成、余广亮医师共同撰写《爱在非洲蔓延时 - 我驻马拉维医疗团之现况与展望》一文记录,当时台湾医疗团队20人在马国北部姆祖祖中央医院工作,不仅补足临床人力,更指导当地提升医疗水准,协助医院管理;

另外还开展许多公共卫生计划,如设立爱滋病“彩虹门诊”,训练接生婆和助产士,办捐血建置血库,手术小组巡回医疗,设置马国最好的医学图书馆,出版医学手册,添购爱滋检测仪器,建立爱滋病患身分辨识资讯管理系统等将病历电子化。

文中提及,“彩虹门诊”取自圣经上帝与人立约设立彩虹作记号,彩虹代表不被上帝遗忘;另外为了避免歧视,患者不用说去看爱滋病而可以说去看彩虹。

2006年台湾卫生福利部派驻非洲代表卢道扬医师28号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坦言:

“我们离开的时候,的确很不舒服。因为那么好的公共卫生跟临床的工作计划,我们还有很多本来想要做的研究,还有跟其他伙伴的合作也不得已就这样子很突然地中断。可惜的是,我们在北部姆祖祖中央医院所做的爱滋病的计划被列为所谓的公共卫生的部分,并没有新的援助进入,而是由原来我们本来就很熟悉的伙伴撑起来。当时让人非常忧心,接下来怎么办?”

卢道扬指出,当时台湾团队与美国疾病管制局以及许多国际组织合作,台湾为马国建立很强捍的资讯系统,大幅缩减领药流程,造福很多爱滋患者,降低死亡率。

断交前一年在马拉维服替代兵役,断交后仍放不下心,以挪威国际路加组织研究员身份重返马拉维服务至今的吴宗树28号在马国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越洋采访说,中国医疗队只做内外科、妇科、儿科、麻醉、放射等专科医疗人力补给,不看爱滋病患。

吴宗树说:“中国来基本上就是,这不是他们的工作项目,所以他们是完全不碰!爱滋病可能在中国也还是。对他们自己来讲,本身还是一个本土的议题,而且比较敏感。中国有些爱滋病疫情的爆发跟贫穷有关,像中国那个时候有卖血,因为他们针具重复使用,结果一整村的人全部都得爱滋病。他们会把病人统统集中在一个地方,让他们在一个村子里生活,本身的污名化还是存在的。”

吴宗树说,台湾医疗团参与马国爱滋治疗指引和政策拟定,当时建制的爱滋病患电子医疗系统今已扩及到两百多家诊所。其实爱滋病按时服药可获控制,因此病历建档追踪很重要。尤其台湾比中国团队普遍能说英语,易于沟通。

台湾政治大学国际事务学院副院长黄奎博说,从马拉维的例子显现出在两岸外交争夺战中,台湾并非没有优势。台湾的优势在援外项目相较接地气,像优势医疗水准、 农耕技术、教育援助,对当地国人民基本生活帮助也有改善,历历在目。

 

记者:夏小华  责编:胡力汉、何平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