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衍明否认拿中共钱办媒体 中天避报中国负面新闻遭质疑

2020-10-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天最大股东蔡衍明出席攸关中天新闻台存续的听证会,受高度关注。(记者李宗翰报摄)
中天最大股东蔡衍明出席攸关中天新闻台存续的听证会,受高度关注。(记者李宗翰报摄)
Photo: RFA

 

台湾国家通讯委员会(NCC)针对中天电视台执照延期进行听证。中天最大股东蔡衍明会中反驳,外界污蔑他拿共产党的钱在台湾办媒体是对他的侮辱。听证会上的鉴定人则质疑中天对中国人权的负面新闻经常避而不报,亲中立场鲜明。

台湾“中天新闻台”6年执照将在今年12月11日到期,针对是否应该核准中天执照延期,国家通讯委员会首度在26日举行听证会,过程长达八小时。七名学界和公民团体代表的“鉴定人”,针对六年前换照时,中天承诺落实却跳票的诸多改进事项,提出质疑。

 

 

鉴定人、辅仁大学传播学系副教授陈顺孝表示,就事实查证来看,此次换照期间,中天违反《卫广法》、《儿少法》共23次,裁罚21次,裁罚金额1千零73万元新台币,是所有新闻台中违法次数最多、金额最高,其中高达12次是自播新闻违反事实查证,损害公共利益,显示中天事实查证有很大问题。

 

 

大选期间明显偏袒韩国瑜

而在“公平原则”方面,陈顺孝指出,在2018年九合一大选前两周,中天新闻报导高雄市长韩国瑜的新闻比例高达57.43%,但对另一候选人陈其迈的报导仅占5.7%。另外在民进党的赖清德争取总统提名时,中天报导韩国瑜新闻的秒数在所有与总统提名候选人相关的新闻报道秒数总数中占88.31%。中天并未在选举新闻中公平对待候选人。

国家通讯委员会委员林丽云也质疑,中天不断出现韩国瑜是男版林志玲、喝酒姿势等报导,似乎与公共政策无关。中天总监梁天侠说明,新闻除了公共政策,也要兼顾有趣味的角度,当时全台所有新闻媒体报导韩国瑜最多,是台湾一个现象,不是单一政治人物问题。

七位鉴定人和国家通讯委员会委员对中天并未落实早先承诺,设立独立审查人监督新闻专业和正确性而感到不满。中天总监梁天侠说,独立审查人不应该变成内容审查的太上皇,而是透过沟通跟预警,提醒平衡查证。

 

七位鉴定人在听证会上提出对中天新闻台换照的评议意见。(NCC直播截图)
七位鉴定人在听证会上提出对中天新闻台换照的评议意见。(NCC直播截图)

中天独立审查人,同时也是世新大学副校长陈清河,以“证人”身分出席,被问到每天花多少时间监看中天新闻?陈清河说,他在重要议题上一天应有监看3小时,平常则应该没有,若要随时监看就必须设置专任独立审查人,就会进入体制编制失去“独立性”。

外界一直有舆论认为,中天大股东蔡衍明在中国大陆经商,以其鲜明的亲中立场,介入中天新闻的运作,与中天新闻内容呈现减少报导“负面”中国新闻有关。在听证会上有多位鉴定人对此提出诸多质疑。

蔡衍明否认直接干预中天运营

中天最大股东、神旺投资董事长蔡衍明以“利害关系人”身分出席听证会。蔡衍明说,他经营中天理念就是“真道理性、真爱台湾”,“真爱台湾”就是怎么让台湾人日子过得更好。

 

NCC举行中天新闻台换照听证,与会NCC委员对中天代表提问。(NCC直播截图)
NCC举行中天新闻台换照听证,与会NCC委员对中天代表提问。(NCC直播截图)

蔡衍明说,自己一年只去中天两、三次,就是去拜拜,新年开工、中元普渡拜拜,都在门口晃晃而已,连中天董事长是谁都不太了解。

国家通讯委员会委员追问,蔡衍明先前在个人直播提到,每月跟媒体主管开会,他的理念如何传达给中天团队?又是如何与中天董事沟通?蔡衍明说,不是开会,只是沟通意见分享想法,“不是都听我的,你以为新闻人那么容易管喔!”。他说如果都听他的,自己就不用另开直播。

中天代表则说,每月和干部沟通都是和另一家同属一个公司的《中国时报》进行的。

蔡衍明认为,出席听证会是来接受思想审查、政治审查,很多人劝他不要来,但他不希望回到2012年,中天记者出去采访要被肉搜,公司请不到人。

 

蔡衍明戴着他的“旺旺”米果食品商标图腾领带,出席听证捍卫中天新闻台。(NCC直播截图)
蔡衍明戴着他的“旺旺”米果食品商标图腾领带,出席听证捍卫中天新闻台。(NCC直播截图)

2012年中时并购中嘉案引发“你好大,我好怕,反媒体巨兽运动”。蔡衍明说,现场有委员和鉴定人当时都参与了反对他购并媒体的运动。蔡衍明说,如果他真的有做什么对不起台湾的事情,跟社会大众说抱歉没关系,但这次他才发现台湾年轻人对他意见这么多。

蔡衍明:说拿共产党的钱办媒体是对他的侮辱

蔡衍明:“我主要来就是要捍卫我们中天新闻人的尊严。到底哪里对不起台湾?到底我们做的哪一条大陆新闻是假的?我们只是希望做一个两岸的沟通平台。”

蔡衍明驳斥他拿中国政府的钱办中天的传闻:“被人家污蔑那么多,说什么大陆政府补贴中国旺旺,十年来补助三十亿人民币。这个我们在我们的报纸登过,我们也解释过了,详细资料都解释过了,这个是所有在大陆经营的公司统统有,每一家统统有,日本公司、美国公司、大陆公司统统有的,这种东西不可能是假的嘛。”

 

蓝营、统派支持者在NCC外搭舞台声援中天、抗议NCC。(记者李宗翰摄)
蓝营、统派支持者在NCC外搭舞台声援中天、抗议NCC。(记者李宗翰摄) Photo: RFA

蔡衍明还说:“中国旺旺是上市公司,在香港上市,也不是全部是我个人的,是不是?难道大陆政府补贴我在台湾做这些事情要分给别人一些,然后剩下才我的?这个媒体都是我个人投资的。我做媒体已经做十一年了,我看全台湾大概我受到的屈辱是最大的吧,就是每天这个骂我那个骂我,说我拿共产党的钱,可以这样子侮辱我吗?”

国家通讯委员会委员林丽云提问,有这么多委屈,会不会想要透过电视台传达想法?蔡衍明说:“你不要替我设圈套”。被问到会不会涉入参与旺中媒体集团或节目,蔡衍明回答,如果他有经营,不会亏这么多钱,“懒得管”

中天避谈中国负面新闻引质疑

鉴定人、公民参与媒体改造联盟召集人林月琴质疑:“中天新闻及节目经常报导中国事务,但却极少报导中共压迫新疆维吾尔族人、宗教迫害等人权新闻,报导角度未见多元,亲中立场非常鲜明。”

 

郑丽文(中)等多名国民党立委声援中天,抗议NCC。(记者李宗翰摄)
郑丽文(中)等多名国民党立委声援中天,抗议NCC。(记者李宗翰摄) Photo: RFA

鉴定人、台湾人权促进会副会长沈伯洋也提到,去年香港两次百万人上街反送中游行,全台湾只有中天新闻电视台没有报导,TVBS还是报导量第二的。

沈伯洋举例,最近世界各国关掉许多孔子学院,“孔子学院关闭,有没有可能侵犯学术自由呢?是有可能的。你不能够因为一家学院教什么东西就将他关闭。但是如果这个学院从事间谍行为,那可能就不行;或是他明明跟学校说他要教中文,结果他教的不是这个东西,这样也不行;又或者说他打着学术自由的名义,结果在这个学院,不能够讨论六四、不能够讨论新疆、也不能够讨论香港,那就不能用学术的名义来做包装。”

中天新闻台换照听证会会场外,统派、蓝营人士、多名国民党立委聚集在外抗议。中华统一促进党主席张安乐扬言“打倒NCC、打倒民进党、台湾才会好!”

 

中华统一促进党张安乐(左三)等声援中天,抗议NCC。(记者李宗翰摄)
中华统一促进党张安乐(左三)等声援中天,抗议NCC。(记者李宗翰摄) Photo: RFA

执政的民进党呼吁各界尊重国家通讯委员会这个独立机关依法审查的过程。

国家通讯委员会听证会主持人被质疑有反旺中背景。柯文哲认为,审查过程应遵循回避原则。

独派政党、台湾基进党发声明指出,蔡衍明董事长对“爱台湾”的理解与一般台湾社会大众有距离,他旗下的电视台在过去几年,不断以假新闻方式扰乱台湾社会,与中共大外宣口径时常不谋而合,如果这样叫让台湾人日子过得更好,那拜托“各过各的就好”。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 夏小华、李宗翰  台北报导    责编 胡力汉 申铧  网编 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