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門》獲臺灣金馬獎 在中國卻遭屏蔽

2023.11.27 11:25 ET
《石門》獲臺灣金馬獎 在中國卻遭屏蔽 湖南導演黃驥夫婦聯合執導的影片《石門》榮獲最佳劇情片大獎,故事內容就圍繞取在賣卵、代孕、以嬰償債等議題。
取自金馬影展官網/夏小華提供

在臺灣近日舉辦的第六十屆金馬獎頒獎典禮上,四部有關中國題材的電影摘取多個獎項。其中,由湖南導演黃驥夫婦聯合執導的影片《石門》榮獲最佳劇情片大獎。但該片隨後卻在中國遭到屏蔽。

“這是一個夢嗎?”《石門》女導演黃驥11月25日在臺灣金馬獎臺抱走年度最佳劇情片大獎時,直呼像是夢。

她發表感言提到,身爲老中醫的父親曾在《石門》的海報上寫了一句話:“石門打開,裏面有金”。原來父親說的“金”,是金馬的金。黃驥說:“推開了石門拿到了金馬,感覺我們以後可以去到一個更廣闊的世界去策馬奔騰。”

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的黃驥透露,該片在攝製過程中,劇組最多隻有五人,最少時兩人;丈夫大冢龍治兼任導演、攝影、剪輯,還要照顧孩子、做菜、打燈、做美術、做燈光等。

大冢龍治還和臺灣資深剪接師廖慶松另拿下金馬最佳剪輯獎。

《石門》剪接師廖慶松(左)、《石門》導演黃驥(中)和大冢龍治(右)。(美聯社圖片)
《石門》剪接師廖慶松(左)、《石門》導演黃驥(中)和大冢龍治(右)。(美聯社圖片)

中國女導演黃驥(右)和日本夫婿大冢龍治(左)聯合執導,日本出品的《石門》,11月25日勇奪臺灣金馬獎第60屆最佳劇情片。(法新社)
中國女導演黃驥(右)和日本夫婿大冢龍治(左)聯合執導,日本出品的《石門》,11月25日勇奪臺灣金馬獎第60屆最佳劇情片。(法新社)

中日夫妻檔聯合執導 《石門》奪最佳劇情獎

大冢龍治同臺發表感言時語帶哽咽地說,夫妻倆拍每部片前面都有很大的石門,他們堅持一直拍、不放棄推門,相信自己的創作,相信門一定會打開。《石門》就是探索電影創作新的可能性,這故事其實採訪了很多女性,反映她們內心的困境。片子裏包括黃驥父母全是非專業演員。

金馬獎評審表示,《石門》照亮了中國經濟中令人麻木的混沌事實,凝望着疫情下年輕女性的破碎身份與無可迴避的生活絕境,全片運鏡寫實,細膩動人。

上圖:微博在27日中午12點多還能看見《石門》女導演黃驥在臺灣金馬獎領獎視頻,27日下午4點相關照片即被屏蔽。(微博截圖/夏小華提供);  中下圖:《石門》25日在臺灣拿下金馬最佳劇情片,在中國豆瓣電影網站27日被“404”(刪除頁面)。(豆瓣電影網截圖/夏小華提供)
上圖:微博在27日中午12點多還能看見《石門》女導演黃驥在臺灣金馬獎領獎視頻,27日下午4點相關照片即被屏蔽。(微博截圖/夏小華提供); 中下圖:《石門》25日在臺灣拿下金馬最佳劇情片,在中國豆瓣電影網站27日被“404”(刪除頁面)。(豆瓣電影網截圖/夏小華提供)

《石門》在臺灣拿下金馬獎最高榮譽,但11月27日卻在中國豆瓣電影網站被“404”(刪除頁面)。自由亞洲電臺就此及其它相關的創作問題希望採訪黃驥,不過黃驥表示,這幾天都沒時間接受採訪。

截至目前,微博上有關影片《石門》的零星照片也被屏蔽。網民留言紛說:“纔剛推開石門,門又關上了”、“三天迎來消失”、“這才正常”、“爲啥被炸”、“內陸笑話”、“越近(禁)越想看”、“反向宣傳”。還有網民表示,此片“演繹很多現實的女生困境”、“石門真的好看”、“爲什麼不讓上映,不是文化自信嗎?”

《石門》是繼《雞蛋和石頭》、《笨鳥》之後,黃驥夫妻檔推出的中國女性三部曲終章。這三部曲分別刻畫初二少女、高中生、女大生,以及不同年齡層農村女性的無助和壓力。

《石門》遭中國豆瓣電影網站刪除頁面,引發網民留言熱議。(微博截圖/夏小華提供)
《石門》遭中國豆瓣電影網站刪除頁面,引發網民留言熱議。(微博截圖/夏小華提供)

“石門”故事發生地?關於避孕和絕孕的穴位?

金馬獎觀衆票選評審之一的柳繪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表示,《石門》讓人感覺沉重:“人體有個石門穴,肚臍下二寸,以鍼灸角度看是避孕和絕孕的穴道。故事內容就圍繞在賣卵、代孕、以嬰償債,生殖細胞買賣的故事。”

影片中意外懷孕的女大生林森、一心想高薪兼職的小雨、返鄉生子替母還債的銀芳,其實是同一個女子。柳繪雨提到,該片呈現的賣卵女孩雖被稱爲“志願者”,但並非無償,很多人需要快速賺到一大筆錢。她們集中被安排在上下鋪的宿舍,好似畜牧場;照顧者其實是監督那些賣卵女性每天須喝多少牛奶、補充雞蛋等,以產出品質優良的卵子。

柳繪雨說:“(影片)裏面很多所謂志願者是新疆維吾爾族,維吾爾出美女,很會跳舞。(賣卵)面試官知道你是新疆的,認爲應該很會跳舞,要她們當場跳舞給他們看,很荒謬。”

同爲湖南益陽出身的滯臺中國異議人士龔與劍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說,益陽隔壁的常德市確實有個石門縣,過去就是張家界,是個非常貧困的縣,農村兒童遭棄養販賣時有所聞。他對於老鄉勇敢揭露農村黑暗面,勇奪金馬獎,問了益陽親友卻無人知曉。微博上可看到的金馬獎報道,不是“光禿禿”一份名單,就是林青霞獲終身成就獎、林志玲擔任頒獎人等花邊消息。

龔與劍說,中國如果不禁《石門》纔是怪事:“慶幸她(黃驥)至少身處海外,如果身處中國,得這獎不但不是高興的事,可能被公安騷擾或安上什麼罪名,這麼諷刺。”

四部中國導演電影拿下五項獎 孫杰、王兵缺席

4部中國執導的電影拿下本屆5項金馬獎,除了《石門》獲最佳劇情、最佳剪輯獎外,孫杰執導以中國農村生活和勢力型態爲主題的《大山來了》獲最佳原著劇本獎;“窮山惡水電影小組”紀錄疫情期間上海封城各種荒謬現象的《備忘錄》拿下最佳紀錄短片獎;王兵導演以童裝工廠年輕工人爲背景的《青春》獲最佳紀錄片獎。

中國導演王兵執導的《青春》摘下金馬60屆最佳紀錄片。出品國爲法國、盧森堡、荷蘭。(取自金馬影展官網/夏小華提供)
中國導演王兵執導的《青春》摘下金馬60屆最佳紀錄片。出品國爲法國、盧森堡、荷蘭。(取自金馬影展官網/夏小華提供)

導演孫杰、王兵當天都缺席頒獎典禮。“窮山惡水電影小組”上臺感謝金馬獎表示,“是你們肯定電影藝術,捍衛記憶的特質。如果沒有這個特質,電影恐怕會失去它的意義。”

臺灣學者齊隆壬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指出,《石門》出品國是日本、《青春》出品國是法國、盧森堡、荷蘭,都涉及外籌資金;且《石門》是中日聯合導演。而即便相關影片是在中國出品,也未必能在中國上映。這反映臺灣金馬獎對所有華人開放,着重電影藝術性,具包容性和多元性,一些在中國被禁的創作型獨立電影很樂意報名參加。

臺灣影評人Lizard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說,金馬獎被中國封殺至今第5年,中方開始放行小明星、獨立電影從業人員出席頒獎活動,這很可能是中方“拜習會”後想緩和與亞太的衝突。微博熱搜可見有關金馬獎的消息擠進第11名,但中國輿論大都聚焦在“金馬一甲子”、“最佳女演員僅12歲”等新聞。

Lizard提到,《大山來了》導演曾是化名“作業本 ”的網紅,多年前有個帳號專門發些喜劇的段子,連中國的烈士都能拿來開玩笑,幾百萬人在追的帳號後來被封了。

Lizard說:“他現在拍《大山來了》,弄到臺灣有入圍獎項,本來還要參加新導演論壇,結果就突然消失了,說是有其他行程。所以,中國的力量還在不在?隱隱約約還是有。《石門》有在中國拍攝,但製片方是日本,自由度會比較高。”

中國導演孫杰執導的《大山來了》摘下金馬60屆最佳原著劇本。圖爲劇照。(取自金馬影展官網/夏小華提供)
中國導演孫杰執導的《大山來了》摘下金馬60屆最佳原著劇本。圖爲劇照。(取自金馬影展官網/夏小華提供)

堅持拍真實電影 須有決心放棄中國市場

Lizard分析,《石門》拿獎不能不提到入圍14次、首次奪金馬最佳剪輯的臺灣資深電影剪接師廖慶松的功力。這次獲獎的中國電影共通點是偏社會議題,不是官方認可“正能量”的東西。導演想拍好自己想拍的作品,沒有預料和預想要打入主流市場的票房,這樣比較沒有那麼多的擔憂。

龔與劍也提到,悲哀的是,電影從業人士要堅持理想拍真實的中國電影,就必須放棄中國市場:“要向黃驥致敬,明知可能無法在中國上映,還是將理想實現,沒有經濟利益可言。在中國官方封殺金馬情況下,幾年前那種既得名又得利,靠贏得金馬噱頭,再進行一波大賣、演員迅速成名的情況,一去不復返。”

龔與劍說,5年前中國封禁金馬獎後,關心的網民會翻牆去看,認爲金馬是一股清流,至少華語電影還有一片天地讓他們感受到電影帶給人民的震撼和啓迪,這對異議人士、自由主義者是很大激勵。即便中方審查制度抑殺電影創造力,中國人還是能拍出很多優秀電影。

中國獨立電影導演聞海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認爲,《石門》被404是必然結果,今年金馬獎對中國獨立電影的認可是對的,但並不代表中國獨立電影的環境有任何改變。

記者:夏小華    責編:許書婷、何平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