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中科院试射地对空飞弹

2018-12-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天弓三型武器系统为陆基型地对空防御系统,系由中科院自行研制。系统主要用于防御飞机、巡弋飞弹、反辐射飞弹及短程战术弹道飞弹等威胁。(中科院提供)
天弓三型武器系统为陆基型地对空防御系统,系由中科院自行研制。系统主要用于防御飞机、巡弋飞弹、反辐射飞弹及短程战术弹道飞弹等威胁。(中科院提供)

台湾中科院6号在台东试射地对空飞弹,中科院和国防部对发射时间和飞弹弹型高度保密,只强调是提升台湾国防自主战力,是例行性测试。另外,针对美国联邦参议院通过定期对台军售法案,台湾外交部表示欢迎与支持。

台湾研发武器的“国家中山科学研究院”,6号清晨5点50分,在台湾东部的台东三仙台风景区,从地面发射一枚飞弹,划破天际,发出亮光和巨响。

台媒报导,中科院射击通报指出,警戒范围广达离岛的绿岛、兰屿等空域,警戒最大弹道高度无限高。今年6月中科院才发射天弓二型飞弹,和屏东九鹏基地射出的爱国者三型飞弹进行拦截测试。时隔半年再度进行飞弹测试。不同于过去试射,选在附近小渔港作为发射平台45度角,这次选在隐密的树林,而且采垂直发射,有军事迷推测,不排除是更精密的天弓三型或爱国者导弹。

台称试射飞弹  为提升国防自主和战力

中科院对飞弹发射的时间和弹型高度保密。中科院公关室主任颜肇莹6号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表示:“涉及到国防武器研发的机敏事务,所有相关的内容事项本院不予评论跟说明,但是请国人基于国家安全跟自主武器的研发考量,多予支持跟鼓励。”

有报导指称,今次在台东的飞弹发射,意在针对中国大陆机舰绕台的反制。颜肇莹则否认这种说法:“没有相关,因为这是我们例行性的演训测试。”国防部发言人陈中吉也说:“没有评论,是为了保卫我们的国家,提升我们国防自主或是国防战力。”

军事评论员施孝玮接受本台采访分析:“有可能类似像探空火箭,或者是一种更新型的,也有可能类似像高空高速巡戈飞弹,因为它发射以后垂直上升。如果我们在进行弓三(天弓三型)或爱三(爱国者三型)的试射,应该不会离三仙台太近,所以我个人认为应该是一些其他的弹种。”

文化大学政治学系讲座教授陈一新,接受本台采访,则有不同看法:“垂直升上去的,应该是地对空的飞弹,因为爱国者(飞弹)的角度,不会这么垂直,其他的地对地飞弹角度更低,不会那么高的直接冲上去。那么探空火箭,我们目前没有听说有这样的发展,所以天弓三型飞弹最可能,主要打轰六轰炸机用的,大陆不是有轰六轰炸机常常机舰绕台吗?”

陈一新认为,今次的试射同时具有例行性测试,和威震敌人的作用:“一种警告作用,就大陆轰六轰炸机机舰绕台的时候,不要太过头,不要超越我们领空,我们也有能力威慑,也有能力吓阻。”

淡江大学国际事务与战略研究所副教授黄介正则认为,这次发射单纯是武器研发试验的必经阶段:“他是一个科学的,一个行政的作为,不是一个政治的操作,他不是为了要挑起两岸紧张,这个是很正常的事情。”

中国大陆环球时报则以“今晨,台军秘密试弹,网友讽:转移败选注意力?”作为标题,进行报导。

陈一新不以为然地说,飞弹试射都是早就布署,无关选举,何况,就算倾全台之力,发射一百枚飞弹,也转移不了民进党失败的焦点。

民进党立法委员王定宇接受本台采访则强调:“选举的输赢是民主的常态,但是选举民主的存在,却是台湾有而中国没有。而国军保护这两千三百万人的生活方式、民主的台湾,是一个非常重要也是最高的荣誉。我们的防务是常态性的,不会因为选举有所差异。环球时报不懂民主我们可以体会,他们常常不管是用嘴巴威胁台湾,或是机舰绕台,台湾充其量只是保护自己而已。我想稍有理智一点的人,都看得出来哪一方无理。”

王定宇说,台东布署的部队包括天弓三型等,事涉机密无法透露,台湾一直在提升东部的防务,包括飞弹的拦截或防空的性能。

此外,针对美国联邦参议院4日通过“2018年亚洲再保证倡议法案”(ARIA),内容包括美国总统应定期对台军售,并应根据台湾旅行法鼓励美国高层官员访问台湾。

对此,台湾外交部北美司副司长陈慧蓁6号表示:“乐见这样的发展,对于参议员们、众议员们支持台湾、台美的互动,包括军售定期化,我们都表示非常欢迎跟支持。”

民进党立委王定宇也说,感谢美国国会近几年对台湾的关注,以及作为台美军事交流上的正面力量,而台湾是印太地区维持稳定的关键力量,不管对美国、对日本、对周边(都是这样)。所以,一个坚实稳定的台湾国防,对自由世界是有帮助的。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 陈美华/申铧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