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外长吴钊燮:台美安全关系无可取代

2018-12-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在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表示,台美安全关系无可取代。(记者夏小华摄)
在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表示,台美安全关系无可取代。(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台湾的外交部长吴钊燮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这是台湾九合一地方选举民进党大败后,他首度接受外媒专访。吴钊燮认为,若从民进党此次选举的失利导出台湾选民偏好亲中候选人这个结论是错误的。他强调,台美安全关系无可取代;在经济方面,台湾不能把所有的“鸡蛋”全都放到与中国经贸关系这一个篮子里。

RFA记者提问一:九合一选举结果会不会影响蔡政府选后对美外交政策,或者美国会不会影响对蔡政府的来往模式?

吴部长答:我想这个问题很好。就是有关于这次选举民进党失利这件事情,其实是有很多的因素在这个选举里面。但是有些人要把它诠释成为说这是两岸的这个议题,那也因此选举的结果是,台湾的选民比较喜欢亲中的这个候选人,那我想这个结论是错的。

因为如果说整个选举的过程你下去看的话,两岸的议题是没有任何的讨论,完全没有任何的讨论。也因此在这次的选举,不管是在这个过程或者是这个结果,都不能够用两岸关系的这个观点来加以诠释。那如果说加以诠释的话,可能就是会有一些误差。

那我想有关于那个两岸关系的这个部分,以选举的结果来看的话,现在的执政党,可能也必须要有一点警惕的作用。也就是说国民党的这些候选人,当他们赢得地方县市政府的这个席位之后,他们可能会想要急着去跟中国那边建立关系。那这个可能跟整体的政府要跟中国之间建立关系,或者是说要如何来打交道,这个可能会造成这个步骤上的这个影响,那这个是我们看到的一个现象。

RFA记者提问二:特朗普政府上台通过很多友台法案,像台湾旅行法,副总统彭斯也对台湾非常肯定,不晓得一直到2020年之前,台旅法的落实,包括军售、双方签署FTA(自由贸易协定),或在高层互访方面,有没有什么更进一步的升级?

吴部长答:我想一个比较有可能看得出比较大的突破就是,明年是台湾关系法四十周年,不管是美方或台湾这边,都一直在规划要有什么样的活动庆祝台湾关系法四十周年,我相信美方那边也会把比较高层的人士来台湾访问,甚至是部长级的人事来台湾访问,他们会放到他们的评估里面。但是至于美方要邀请什么样的美国官员到台湾来,我想这是美国政府自己做的决策。

RFA记者提问三:共和党的众议员约霍(Ted Yoho)投书说“是时候承认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这个“是时候”,你觉得台湾准备好用这个名义参加国际组织?

吴部长答:最重要的是要确保我们台湾的参与,是一个独立的资格,而且我们台湾的权利和义务,是跟其他所有国家的会员是一模一样的,如果说可以这样子的话,台湾是可以有更多的弹性。

对于约霍众议员对台湾展现的支持,台湾当然是非常地感谢。如果说以台湾这个“现状”来看的话,我们台湾就是台湾,台湾的国名叫做“中华民国”,我们“中华民国”的领域目前统治的范围就是台澎金马,我们的人口是两千三百万人,我们有民选的总统、我们有民选的国会,这个是没有办法去抹灭的一个事实。

因此,不管是用“台湾”,或者是“中华民国”,或者是其他可能比较创意或有弹性的方式,都没有办法改变台湾是一个独立存在的一个实体的这个事实。

RFA记者提问四:很多亚洲国家跟台湾一样,安全找美国、但是赚钱找中国;有人开玩笑说,“要命找美国、要钱找中国”。这种生存模式台湾有不同吗?在美中这么高度紧张的经贸竞争之下,对台湾有什么具体影响?

吴部长答:我想亚洲的国家就是,经贸上面希望能够跟中国靠拢,安全希望能够找到美国来当作一个背景、当作一个靠山。这个趋势都一直存在,我也不认为说这个趋势短期间之内会改变。

很多的分析家都认为说,我们台湾把经济的这个所有的鸡蛋全部放到一个篮子里面。但是我们台湾跟中国之间的这种分工的模式,其实没有办法解释我们台湾跟全世界的这种经贸关系,台湾跟其他的主要国家之间的经济关系也都非常的重要。

比如说,我们跟美国之间、跟日本之间、跟欧盟之间的关系也都非常的重要。所以并不是说我们的关系只有靠中国。

但是在安全方面,的确我们跟美国之间的安全关系,是没有任何可取代的。就是我们台湾必须要向美国买武器,买了武器之后,需要跟美国一起来训练我们的军队。训练了军队之后,我们的武器的维修、后续的保养等等,也都需要靠美国。所以我们跟美国之间的那个安全关系是非常的紧密。

那将来如果说美国针对(中国)电子业有进行任何sanction(制裁)的话,或许我们台湾跟美国这个产业链会变得更直接,这个对台湾来讲,是有一个比较大的这个好处。

那另外一个层面我们必须要去了解的就是说,美国对中国提出的这些要求,包括停止forced technology transfer,就是强迫企业界、产业界一定要转移他们的科技。这个对很多产业比较先进、科技比较先进的这些国家来讲,如果这样子被迫要交出他们的那个科技的话,那这个等于是中国不费一兵一卒就获得这些最先进的科技。

也因此如果说美国最近对中国所提出的这些要求,能够让中国的贸易的这个做法、经贸的这个做法能够改变的话,这个对中国长期的发展有好处,对全世界长期的发展也都有好处,对我们台湾当然也有好处。

RFA记者提问五:有民进党立委形容台美关系是四十年来最好的时候,不可否认的,美猪、美牛的进口问题,会不会是这个互动的障碍?

吴部长答:这是一个议题,也是必须要去克服的议题,在这个议题上面,我相信美国政府已经看到了台湾政府在这个上面有做不少的事情。比如说,为了要确保台湾的猪农的信心,我们协助他们建立沼气发电的设备,甚至提高他们猪只保险的额度,或者是提供免费的口蹄疫疫苗等等。我想猪农方面应该会明确地感受到政府希望能够提升他们的竞争力。

国际的标准(Codex,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这是全世界共通的标准,如果说我们能够继续跟台湾选民进行沟通,让大家都了解全世界都使用同一个标准的话,我想这个对未来台湾跟美国之间的关系、经贸的关系,是会有很大的帮助。

但是即使台湾的选民对于进口美国的牛肉、猪肉,尤其是含莱克多巴胺的这种牛肉、猪肉仍然还有疑虑的情况之下,我们台湾的政府也只会持续地进行沟通,而不会强制地要求选民来接受。

RFA记者提问六:蔡政府上任两年多来最辛苦的是外交打压从来都没有停过,你可不可以举一个你印象最深刻的例子?

吴部长答:这个例子实在是太多了!无时无刻都存在!我上任之后已经有三个邦交国跟我们断交,这个对我们来讲都是沉重的压力。除了这些之外,当然还有一些跟我们很友好的国家,以前我可以去的,现在变得不能去的。

中国常常拿二七五八号决议案,一九七一年的二七五八号决议案,然后将它扭曲说联合国的体系都是支持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份。

中国不只是阻挡我们参加联合国,也用同样的理由阻挡我们参加世界卫生组织,参加国际刑警组织(International Criminal Police Organization,简称Interpo)都是这样子。甚至最近我们申请参加Interpo,我们跟Interpo的秘书处递件,秘书处那边很快地回函给我们,他们要求我们要透过北京去申请台湾的参与,这个对台湾来讲都是很让人气愤的一件事情。

因为台湾是de facto independent ,we exist by ourselves(已经实质独立,早已存在),我们不受中国管辖!那我们为什么参加世界性的活动的时候,要去跟中国申请?或者是说要变成中国的一部份?而这个是台湾人民所没有办法忍受的一件事情,现在没有办法、过去的政府也没有办法,我相信未来的政府也没有办法。
所以像这种不断地被扭曲成“台湾是中国的一部份”、“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份”的这种“一中原则”的国际参与,经常性地是让我们感到很挫折的一件事情。

RFA记者提问七:在国际参与受阻这件事情,你觉得美国政府可以为台湾做什么?

吴部长答:最近这几年美国的支持力道都非常地强,比如说公开的发言支持台湾参加世界卫生组织、参加Interpo等等,他们的发言都非常地强,超出过去,除了公开的发言之外,甚至在组织的参与过程当中,都为台湾发声,也去动员一些理念相近的国家,包括英国、德国、法国,或者是欧洲、日本等等这些国家,都一起去这些国际组织帮我们迳洽。

最近更发生航空公司被改名的事情,我们看到国务院或是白宫的声明都非常强,这些都是支持台湾的声音。我想我们台湾的国际组织参与,经常性地会面对中国的干扰,但是我相信在我们的参与过程当中,我们会发现因为我们跟美国之间保持非常密切沟通,而且我们跟美国是共享价值的关系,我们受到美国以及理念相近国家的支持,这个程度是会愈来愈高的。

RFA记者提问八:部长提到假新闻、假讯息,距离下一次选举也只剩13个月左右,这个状况一定会持续下去,有根本的解决之道吗?还是这实在是防不胜防?

吴部长答:这件事情真的是防不胜防。行政院那边也在思考如何来解决这些问题。以我们外交部门来讲,我们经常性地会碰到一些似真似假的这些讯息,在网路上面流传,或者甚至有流到媒体,或者是说在中国那边形成一个氛围等等。那我们都必须要真正很认真、很严肃的去面对这些问题。我们的做法就是只要掌握到任何这些讯息似真似假对我们有所影响,我们就会立即去verify(查证),立即想办法去求证、澄清,我想这是最有用的方法。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黄春梅、夏小华、李宗翰  责编:陈美华 台北报道 责编:吴晶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