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蓝 VS. 辣椒红 台湾大选蓝绿调色抢夺选民

2020-01-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国民党韩国瑜阵营义卖“钢铁蓝”夹克造成风潮。(韩国瑜脸书)
国民党韩国瑜阵营义卖“钢铁蓝”夹克造成风潮。(韩国瑜脸书)

 

台湾社会过去被认为在政治立场上,蓝、绿对立,壁垒分明。不过在2020大选,双边阵营进行政治形象包装,都不走民进党传统绿和国民党党徽蓝的传统色系。学者观察,蓝绿都想透过“调色”甩开政党包袱,新装上市,抢夺中间选民和年轻选民。

“我们都会称小英总统的支持者为『辣台派』,所以其实它是辣椒颜色,取代原本辣椒红色跟绿色,我们用年轻活泼亮丽的亮绿色和荧光粉红,希望带给大家很有活力、台湾前进的感觉。”

 

 

民进党蔡英文阵营也推出军绿色飞行夹克义卖。(民主进步党脸书)
民进党蔡英文阵营也推出军绿色飞行夹克义卖。(民主进步党脸书)

不论是蔡英文竞选总部、选举造势场合,或是选举小物件,已经看不见过去“绿油油”的一片,取而代之的是粉红色、亮绿色交融的软色调。透过绿营发言人介绍,这其实是视觉美感和认同度之间的精密算计。

民进党不再“绿油油” 改走粉红文创小清新

记者在蔡英文竞选总部遇到几位在此“逛街”的年轻人。留学日本台籍学生白同学说,蔡阵营比较创新,紧跟年轻人的喜好:“(他们)使用的颜色吧,就是不是我们之前看的那些比较老的颜色吧,就以前一直看下来的中华民国配色。” 25岁上班族黄小姐:“我个人是没有很喜欢国旗配色啦,我对它(国旗)这个颜色背后的脉络跟符号不是很认同。”

不过,在绿营看来不爱的“中华民国美学”,却是“铁杆蓝”最忠诚的“爱国色”。

 

蔡英文竞选总部以粉红、亮绿为主打色。(记者夏小华摄)
蔡英文竞选总部以粉红、亮绿为主打色。(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自美国德州返台投票的韩粉徐女士专程到国民党中央党部购买韩国瑜的系列商品:“看起来真的觉得有代表国民党的精神,支持中华民国。”

RFA记者:“有没有买韩国瑜的飞行外套?”

韩粉徐女士:“外套我们在美国买了,上次李佳芬(韩国瑜妻子)来的时候我们已经买了,那当然就是回来造势场合要穿的。我知道我加州的亲戚很多人都在找那个『UP』的logo,可是现在全部卖光了。”

韩国瑜竞选阵营主打一个箭头回转向上的“UP”logo。韩阵营发言人郑照新:“我们设计的logo『UP』台湾向上,里面有个台湾在里面,包括国民党的颜色,其实也是中华民国的颜色,红、蓝、白三色,也就是认同中华民国。另外就是希望台湾能向上起飞,符合我们台湾安全、人民有钱的宗旨。”

韩阵营发言人郑照新谈韩国瑜形象包装设计理念。(记者陈明忠摄)
韩阵营发言人郑照新谈韩国瑜形象包装设计理念。(记者陈明忠摄) Photo: RFA

国民党红蓝白“死忠色” 韩阵营以“钢铁蓝”转化

郑照新说,韩阵营推出胸前印一个“H”字母的“铁韩柔情钢铁韩粉夹克”,一衣难求,甚至出现“自制版”,义卖活动很快销售,很多人彻夜排队。

“钢铁H飞行夹克”义卖1千多件,募得新台币1千多万,还有女韩粉以100万元得标韩国瑜穿过的“原味夹克”。

走进韩国瑜台北竞选办公室,迎面而来的,是韩国瑜大光头公仔,手拿高丽菜,脚旁有一只小柴犬。韩阵营发言人郑照新就说,设计整体意象呈现韩国瑜个人特质:“包括他个人卖菜郎的经历,直播的时候有护国神犬米鲁 ,但是因为牠经常被黑,小柴犬变小黑柴犬,叫黑米鲁,因为韩国瑜被黑,牠一起被黑,这样的意象有助凝聚支持者向心力以及对现在时事正确认知,你看卖菜郎就拿一个高丽菜,去提醒他当年从北农(台北农产运销公司)崛起的相对传奇的过程。”

 

韩国瑜竞选办公室显眼的卖菜郎公仔和柴犬米鲁公仔。(记者陈明忠摄)
韩国瑜竞选办公室显眼的卖菜郎公仔和柴犬米鲁公仔。(记者陈明忠摄) Photo: RFA

韩国瑜善于自嘲 自创“黑韩产业链”

韩国瑜颠覆过去国民党领袖正经八百的政治菁英形象,将外界骂他的“草包”、“土包子”等名词为他所用,塑造他庶民的形象。韩国瑜还将外界对他提出的各种质疑,形容为“黑韩产业链”。他确实在带动“自嘲文化”的政治风向。

韩粉“土包子志工团”总指挥王麒杰自开一家商号,他说,韩国瑜高人气带动庶民经济,“土包子”周边商品纷纷出笼,像是公仔、布娃、耳环等。还有批评蔡英文施政的酸菜扑克牌,和韩国瑜金句扑克牌,相当多元,有别于国民党传统以青天白日旗为基底设计的电绣、标章、围巾和国旗帽。

韩粉王麟杰:“韩国瑜之前有被讲土包子,其实土包子本来是被拿来骂人的话,但是我们韩粉都把它幽默化,把土包子变成一个可爱的称呼,还会自称是那边的土包子,像中和土包子、板桥土包子、台北土包子。”

 

韩阵营“UP”系列商品热卖。(韩国瑜脸书)
韩阵营“UP”系列商品热卖。(韩国瑜脸书)

至于蔡英文阵营的选举小物,蔡阵营表示,考虑到这次是争取连任,低调一点,推出的选举小物,不采订价贩售,而以捐款金额搭配不同赠礼。

蔡英文竞办工作人员黄羽昊表示:最热销的组合的食品礼盒,以“辣英粉”、“辣台派”包装,因为蔡英文被称为“辣台妹”、蔡英文的支持者被称为“英粉”。结合新竹名产米粉和花莲生产的辣椒酱,推广在地小农的农产品。

捐款金额“1450”,源自农委会编列1450万预算,雇用小编澄清不实报导,被质疑拿人民纳税钱养“网军”。

黄羽昊:“推出辣椒酱跟英粉包,这一盒1450,你捐款一四五零我们会送你这一组。大家都知道蔡英文在官邸饲养两只猫和三只退役的导盲犬,很爱毛小孩(宠物),我们有推出毛小孩的购物袋、桌历跟优悠卡,特别的是这次有出猫屋组合,因为她有养两只猫咪。”

 

蔡英文竞选推出捐款送米粉和辣椒酱组合。(记者夏小华摄)
蔡英文竞选推出捐款送米粉和辣椒酱组合。(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学者:蓝绿都想摆脱政党包袱色系 吸引中间选民

研究政治流行文化的台湾师范大学副教授庄佳颖,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分析指出,蓝绿都有摆脱过去色系上的选择。

庄佳颖:“蓝军部份加入比较美式的漫威风格,绿的加入跟好莱坞有点类似的风格。国民党的蓝,其实是党徽蓝,民进党的绿,其实是他原本党旗的绿色,有色调的包伏,两边重新包装颜色。举例来说,韩阵营以『钢铁蓝』的概念,去除原本蓝阵营的过去到现在的整个国民党历史色系。这次民进党推出的夹克颜色,是朝向三一八学运领袖林飞帆的夹克,即年轻人偏爱的草绿军用色系方向靠近。”

 

台湾师范大学副教授庄佳颖曾研究扁帽工厂出版著作。(记者夏小华摄)
台湾师范大学副教授庄佳颖曾研究扁帽工厂出版著作。(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庄佳颖也观察到,自嘲文化,如草包、土包子、1450网军等,被转化为宣传“梗”,跟社群网站崛起、台湾民主文化、反反串、新网红崛起有关。加上民众成为热衷使用脸书者,退回到自己同温层,不太听得到其他阵营的声音,而嘲讽文化就是作为自己阵营自己开心、“自嗨”的时候,很重要的内聚力量。这个嘲讽式的文化很难穿透到对方的阵营里。某种程度反映现在民主政治的新兴现象,也就是民众愈来愈难好好地做理性政策辩论,比较多的时候是感性的抒发,或者是用听起来好像是很聪明的嘲讽的方式,去做一种感性的诉求。

庄佳颖曾经在陈水扁竞选总统时参与民进党文宣工作、竞选歌曲专辑创作,研究扁帽工厂。她分析,最早1994年陈水扁阵营推出文宣广告、竞选歌曲、扁娃商品等系统性政治形象包装,掀起所谓“扁迷风潮”,当时支持者以穿戴有候选人标记的竞选衣服和配件,代表宣示支持。但随着大趋势瓦解,陈水扁身陷贪污风暴,民主之子被挑战后,原本作为政治动员的政治商品消费文化,已有所改变,政治商品不再被拿来宣示为膜拜、拥护单一英雄的象征,而成为选民个人化认同的生活品味文化符号。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陈明忠 台北报道 责编:申铧、许书婷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