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异议人士台湾过年 佳节倍思亲

2019-02-0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滞留台湾机场四个月的中国异议人士颜伯钧(左)、刘兴联终获入境台湾,第一次在台湾过年。(摘自颜伯钧脸书)
滞留台湾机场四个月的中国异议人士颜伯钧(左)、刘兴联终获入境台湾,第一次在台湾过年。(摘自颜伯钧脸书)

自称受中国政府迫害的四名中国大陆异议人士为了寻求政治庇护,先后来到台湾,因台湾没有难民法,他们滞留台湾四个月到近四年不等。每逢佳节倍思亲,他们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谈流亡在外过年的心情。

去年9月底自泰国搭机到台湾转机时寻求政治庇护,滞留台湾机场长达125天的中国大陆异议人士颜伯钧(证件名颜克芬)和刘兴联,终于在最近获得入境台湾,这是他们在台湾度过的第一个农历新年。

颜伯钧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提到,他从2015年逃出中国大陆,在外飘流多年,一直没有好好地过年。

颜伯钧说:“2015年我逃出来的时候,是大年三十的晚上。我从清迈坐在大巴士底下的铁柜子里过到曼谷,到曼谷的时候,大概凌晨1点多,就是正月初一的凌晨1点多,那是一个比较有纪念意义的新年。非常高兴台湾方面在(2019年)年前能够让我们踏上中华民国的土地,我们在这个年有很多的企盼。”

颜、刘两人近日获台湾政府许可,以“专业交流”名义入境台湾1个月。刘兴联提到,他是穆斯林,希望到台湾的清真寺看看。

谈到今年过年的愿望,刘兴联说:“希望大陆的人民,也能够拥有民主、宪政、人权,希望他们能真正过上有人的尊严的生活。”

另一名也在台湾等待第三国政治庇护的江西异议人士温起锋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说,从2016年到台湾,要过第三个年了,心愿还没有达成,尤其中共一直施压他的家人和台湾政府,阻挠他追寻自由之路,让他非常揪心忧郁,他期待政治庇护申请尽早有好的结果。

温起锋曾赴泰国申请联合国难民证,也曾赴欧洲申请政治庇护,待过挪威监狱,三年前驾游艇偷渡到金门,进了金门监狱。过年对他来说伴随逃难经历。他回忆第一年在台湾过年,就是在金门监狱。

温起锋说:“金门监狱,我说句实话,非常人道,他们过节还特别加菜,鱼、肉、牛肉,什么都有,还是蛮丰富的。我在大陆的拘留所被关的时候,哇,那是人吃的吗?全部都是水,连那个油都没有,全部都是土豆,什么都没有,然后就一碗米饭。你要好的要20块钱,打一小勺给你,有一丝丝肉,20块人民币,你想一想,太贵了!”

温起锋说,台湾监狱吃的比大陆人道、卫生很多,而北欧国家的监狱,简直像养老院,有电视可看,水果可吃,牛奶还随你喝。

温起锋认为,春节是中国人最重视的,中国大陆年味比台湾相较浓一些,尤其在外打工的人都会回家过年,气氛非常温暖,台湾则有些机构,或政府提供的福利、补助、养老金照顾贫困的人。

温起锋提到两岸过年有些不同:“大陆叫作团圆, 就是吃团圆饭,一家人,我们当地的习俗,就说要有鸡腿跟肉丸子,这两个是必须的,还会熬鸡汤喝,我们叫做添汤,家庭兴旺发达添丁的意思。但是台湾这边除夕吃饭叫围炉,所以有点不一样,我刚过来也不了解,后面才知道,喔,围炉原来是跟大陆那种团圆饭是一样的意思。”

老家湖南的龚与剑,曾在1989年六四事件后张贴大字报声援学生,被当局以反革命罪送劳教两年。他滞留台湾已3年多,他说,每逢佳节倍思亲。第一年在台湾还感到新奇,随着时间推移,现在感觉很淡,可能已入乡随俗,融入台湾生活。他发现台湾人情味重,过年会有很多人到慈善团体奉献爱心,捐钱捐物。

龚与剑说,两岸现在已不像早期两蒋时代通讯隔绝。不过在大陆的家人不会翻墙上自由世界的网路,彼此依然透过微信联系。

但龚与剑说:“微信在大陆是一个受监听的软件,所以来台湾以后,我就特意买了一只手机,很便宜的手机,专门跟我大陆的亲人联系,而且我跟大陆亲人联系的时候也特别注意,就仅仅地只是说一些无关于政治、无关于两岸、无关于很敏感的话题,仅仅就说一些家常里短的事,以免被中共监听,给他们惹上麻烦。”

龚与剑提到,包红包讲究包新钞的喜气。他注意到,过年前夕,台湾的银行会刊登广告告诉民众,持身分证可到银行兑换约一万元新台币新钞,在大陆的银行则没有这项服务。他说,说直白一点,在大陆若想换新钞,要拜托在银行工作的朋友,也就是靠“走后门”,从这些细微处可以看到两岸制度不同造成的差异。

谈起新年愿望,龚与剑说:“希望台湾民众能够在新的一年能够抵御住中共在台湾通过(收购)、渗透媒体,对台湾进行全面的侵扰,我也知道台湾的民众现在对中国大陆的发展,可能有很多的误区。但是我一直想说,你们看到的中国并不是真实的中国。”

龚与剑提醒台湾民众认真了解真实的中国,想清楚在“要自由”或“要面包”这个问题上做出选择。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 陈美华/申铧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