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国际书展设“刘晓波纪念展位”

2018-02-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台北国际书展刘晓波纪念展位。(夏小华摄)
台北国际书展刘晓波纪念展位。(夏小华摄)
Photo: RFA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6号在台北国际书展设立“刘晓波纪念展位”,与中国大陆“合法出版”的简体字书籍展位毗邻对望。诗人孟浪引鸿鸿为刘晓波创作的纪念诗“一个人VS.一个国家”比喻此意外巧合。

台北国际书展6号到11号在台北世贸开幕。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为纪念遭中国大陆囚禁,去年七月罹癌逝世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策划设计“刘晓波纪念”与“中国不能出版的书”两个展位。

海内外诗人为刘晓波写诗,集结两百九十多位诗人创作的三百多首的诗作《同时代人:刘晓波纪念诗集》也在今年台北书展问市。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长贝岭6号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访问说:“台北国际书展史上第一次以已逝作家作为纪念展位的书展。包括刘晓波的最后手稿、刘晓波画的,刘晓波为他妻子一本摄影集写的序,目前还没有出版。”

刘晓波纪念展位命名“刘晓波最后的日子20177月”,展示刘晓波生前著述、言论和诗作,甚至批评他的言论集都收录。

贝岭提到刘晓波不喝酒爱喝茶,所以展位前放着竹桌竹椅、砌壸茶和几个茶杯,上方搁着一顶台湾斗笠,象征在南国遥望大陆悼念刘晓波。

现场以输出展版呈现刘晓波的最后手扎,原稿照片上还有数个光影,贝岭认为可能是病房微暗灯光下创作,辗转拍下传出。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长贝岭说:“他没有写完之后就开始昏迷,昏迷之后就再也不可能写字了,他在临终前说了一两个小时的话,但是因为没有办法听得懂他在说什么,因为他被插管了,这是巨大的损失。而且他的脚一直在动一直在动,动了两三个小时,那种感觉就是他要走、他要走,他不要在医院离开世界,他最后的愿望是希望带着太太离开中国(大陆)。”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策展的另一个展位“中国不能出版的书”,陈列中国大陆的禁书,例如像是《中国农村真相大披露》、《瞧艾未未》、《流亡者访谈录》 、《血色彷徨:一九八九年的政治和美学》、《六四日记》、《大音希声:香港雨伞革命中的反抗之物》等,还有许多导致香港铜锣湾书店股东员工被抓、被查封的书籍。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创会人孟浪提到,巧的是,与刘晓波纪念展位隔着一个走道,遥相对望的是中国大陆简体字图书展位。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创会人孟浪解读:“这是命运!我们并不知道这个展位会在中国大陆的图书展位的对面。就像我编的《同时代人:刘晓波纪念诗集》里面,鸿鸿写的诗叫『一个人VS.一个国家』,也可以说这是刘晓波作为一个人、一个公民、一个作家VS.一个国家力量的展现或存在?当然这个国家力量我们希望是伟大民主力量,当然现在还不是,或者说我们还期待。”

贝岭笑说,早前他们才和简体字展位的人员互动说,“你们出版的是中国大陆官方允许的书,我们的是在中国大陆不能出版的书,希望有一天我们的书在你们那边也能展示。”

贝岭说,也只有在台北书展才能看见大陆合法书与禁书并存。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黄春梅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