罢韩案升温 韩国瑜申请停止执行

2020-04-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韩国瑜委托律师叶庆元(左)、前高雄市新闻局长王浅秋(右)8日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提出“行政诉讼停止执行申请”,指控罢韩团体违法。(记者夏小华摄)
韩国瑜委托律师叶庆元(左)、前高雄市新闻局长王浅秋(右)8日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提出“行政诉讼停止执行申请”,指控罢韩团体违法。(记者夏小华摄)

 

罢免台湾高雄市长韩国瑜的案子已经跨过第二阶段的门槛,但是韩国瑜方面却向法院提出“停止执行申请”,指控第一阶段罢免提议连署,违反就职满一年才可以罢免的法律限制。不过罢韩团体强调,第一阶段3万份的连署书,是在韩国瑜上任满一年才正式递件,一切合法。双方对峙又使罢免案升高热度。

南台湾高雄市民推动罢免韩国瑜案,第二阶段有效连署书37万7662份,远高于法定门槛的23万份,已经有效成立。最终罢免案投票日期,推估应在6月。但是被提起罢免的当事人、高雄市长韩国瑜,8日大动作委托律师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提出“行政诉讼停止执行申请”。

 

 

韩国瑜委任律师叶庆元指控罢韩团体违法,因为韩国瑜去年12月25日才就职满一年,但罢韩团体提早展开罢免的连署。而选罢法规定,公职人员要做满一年才能被罢免。

 

韩国瑜委托律师叶庆元(右)8日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提出“行政诉讼停止执行申请”,指控罢韩团体违法。(记者夏小华摄)
韩国瑜委托律师叶庆元(右)8日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提出“行政诉讼停止执行申请”,指控罢韩团体违法。(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叶庆元:“我们认为违法的部份,就是在第一阶段在去年的12月25日之前,WeCare已经把所有的罢免提议书分类完成装箱结束,并且在12月26日的一早送进中选会,这代表了一件事就是所有的连署提案书、罢免提议书,都是在一年内签署完成的,所以全部都是偷跑。”

前高雄市新闻局长王浅秋也说:“选罢法第75条的文字写得很清楚,就是在一年之前不得罢免,人家都还没办法好好工作做事情,违法乱纪在先。”

国民党高雄市议员陈丽娜8日下午也状告罢韩团体领军4人跟中央选举委员会主委李进勇,分别涉嫌一阶连署伪造及因不处置而意图使罢免案通过。

 

2019年12月26日,“罢韩四君子”向中央选举委员会递交《罢免高雄市市长韩国瑜》的提议和理由书。(资料照、记者黄春梅摄)
2019年12月26日,“罢韩四君子”向中央选举委员会递交《罢免高雄市市长韩国瑜》的提议和理由书。(资料照、记者黄春梅摄) Photo: RFA

罢韩团体:韩国瑜上任满一年才正式递件第一阶段提议连署

“WeCare高雄”等罢韩团体代表8日也召开记者会,驳斥韩阵营的说法是胡扯,强调他们是在韩国瑜上任一年后,12月26日才正式递交选委会第一阶段提议连署书,启动选罢法规定的罢韩程序,一切合法。

“WeCare高雄”发起人尹立8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质疑,韩国瑜如果认为罢韩案违法,为何当今年1月27日中选会宣布第一阶段提议连署过关时不提出,选委会都通过第二阶段连署才提出?

尹立:“我们都已经进行到第二阶段要公布投票日期了,你再回过头去质疑一阶,就表示二阶的结果让你们震撼了嘛。你们一直以为这里面可能是假的或怎么样,但是就是很实际地告诉你,这40万份都是高雄人民真实的民意展现。连署提议这件事情是在去年6月27日,是韩国瑜已经参与了国民党总统大选初选,已经在凯达格兰大道造势之后,市民非常不爽,所以才提起罢免,就是他选总统在先,罢免在后。他抛弃市民在先,我们才去行使宪法赋予我们罢免的权利。”

 

罢韩四君子今年3月9日载运40万份罢免高雄市长韩国瑜的连署书,送进高雄市选举委员会。(WeCare高雄提供)
罢韩四君子今年3月9日载运40万份罢免高雄市长韩国瑜的连署书,送进高雄市选举委员会。(WeCare高雄提供)

尹立表示,罢免案要通过必须25%、1/4高雄合格选民投票罢免。他只有一票,韩阵营针对他没有用,要说服高雄市民愿不愿意韩国瑜续任市长?

台湾选举罢免法第75条关于罢免案之提出,明订“公职人员之罢免,得由原选举区选举人向选举委员会提出罢免案。但就职未满一年者,不得罢免。”

学者:选罢法一年期限应指一年内不能办罢免投票

台湾政治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林佳和8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表示,罢免法的意思是,要剥夺当选人当选资格,应在他上任一年之后。法条的目的性解释应该指的是“一年后才能为罢免投票”,而不是“一年后才能发起连署”。

林佳和说:“从目的性解释,以及出于对于人民罢免权应该尽可能地能够行使,而不是尽可能地阻止其行使,从这两个思维之下,我觉得应该要解释为一年后才能办投票,而不是一年后才能发起连署。”

 

全高雄891个里都有市民参与连署罢韩。(WeCare高雄提供)
全高雄891个里都有市民参与连署罢韩。(WeCare高雄提供)

至于高雄人又怎么看韩国瑜提反制罢韩的动作?在高雄从事服务业的吴老板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表示,韩国瑜上台之后,帮基层百姓、小吃、摊贩业等造就多少商机。韩国瑜去年12月25号任期才满一年,12月26号就有那么多人连署,说罢韩没有偷跑(提前运作),是睁眼说瞎话。

挺韩者、罢韩者两厢对立

吴老板说:“我自己亲眼看到高雄医学院旁边,那时候(韩国瑜)才刚当选没有几个月,他们就已经开始在运作这事。他(韩国瑜)有那么多选票,他做那么多事,路铺了那么多,这一次防疫,还有之前登革热,他做多少事,清了多少水沟,罢韩你们得到什么?你们对高雄市民公平吗?”

 

罢韩团体2019年12月21号召50万人上街游行支持罢韩案。(WeCare高雄提供)
罢韩团体2019年12月21号召50万人上街游行支持罢韩案。(WeCare高雄提供)

2018年韩国瑜选市长得票89万、占53.86%。40岁的孙先生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说,他是国民党员,当时票投韩国瑜,韩国瑜却把高雄当跳板,让支持者觉得被背叛,非常不满。如今韩国瑜去法院反制罢韩,令他更不屑、更坚决6月要去投下罢韩票。

孙先生说:“那你偷跑去选总统,选民会觉得那你是不是更违反选罢法?任期未满半年就想去爬高位。本来之前挺韩都变反韩了,比较年轻的市民当初给他机会,本来很挺他,他在那一场、那一场(造势),就跟着去,现在因为他这些作为,反而很反他,现在几乎都往罢韩的方向走。”

孙先生说,韩阵营称韩市长多认真,但那都是市长本来该做的,第二阶段连署已过门槛,韩国瑜却向法院提诉讼,感觉是为了拖延,能拖一年就拖一年的心态,但是市民不可能那么健忘吧?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 夏小华  台北报导 责编:许书婷  申铧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