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七一示威:台“红媒”与陆媒同调 不是港版“太阳花”

2019-07-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时报》以“失控”为七一港人占立法会下标。(记者夏小华摄)
《中国时报》以“失控”为七一港人占立法会下标。(记者夏小华摄)

最近发生两次上百万香港人反送中游行都没有报道的中国官媒新华社、《人民日报》,2号却刊登了香港特首谴责示威者暴力冲击立法会的消息。在台湾被视为“红色媒体”的旺旺集团旗下媒体2号也罕见地在头版报导香港民众冲占立法会,并在标题上以“失控”定调。

日前两次香港人超过百万人上街“反送中”游行,包括港警对港人暴力镇压,获国际媒体高度关注。但中国大陆媒体几乎未见报导。当时,台湾亲中媒体《中国时报》不像台湾其他报纸将此新闻放在头版,仅编排在内页不起眼的小角落。

 

七月一号香港主权移交22年纪念日这天,港人再次举行大规模游行表达“反送中”、“双普选”的诉求,部份示威者撞破立法会玻璃墙,拉开铁卷门冲进会议厅,喷黑香港特区区徽和历任特首肖像,举起港英旗,并在墙上喷漆“反送中”、“太阳花HK”、“林郑下台”、“释放义士”等文字。


台湾四家主要纸媒皆以头版报导香港七一示威者占领立法会行动。(记者夏小华摄)
台湾四家主要纸媒皆以头版报导香港七一示威者占领立法会行动。(记者夏小华摄)

新华网和人民日报网站都在首页刊登七一港人冲进立法会的新闻,不过都聚焦在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以及中国国务院港澳办、香港中联办强烈谴责暴力破坏立法会的新闻角度。被视为“红色媒体”的台湾《中国时报》也罕见以头版报导香港议题,下标“香港七一游行失控冲占立法会”,新闻角度与大陆官媒一致。

学者:《中国时报》标题“失控”与港府口径一致

对此,成功大学政治学系教授梁文韬2号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说:“最主要要突显现在和平非暴力的游行,已经变成暴力,冲击立法机构的形象。他用‘失控’基本上就是一个价值的判断,是一个负面的用语。等于你们这些就是‘暴徒’,是跟香港政府一贯的口径是一样的。”

至于新华社、《人民日报》的报导,梁文韬说,它就是要塑造香港人就是“暴徒”的形象,要追究暴力犯罪者的刑事责任。

梁文韬观察,群众冲进立法会,警察可以挡却没有挡:“ 等于让他们冲进去,警方没有阻挡。他现在就是让你做你们想做的,应该是要针对走比较前面的,把这一票人一网打尽嘛!引蛇出洞。”

不过梁文韬分析,港府想先抓激进的,这策略有问题,因为现在不管是泛民派、本土派或主张港独的都很团结。以前泛民派会骂“不要冲”,现在认为港府太离谱,和平非暴力的运动这么久了没有用,年轻人要冲就冲,不会阻挡。

梁文韬认为,这次《逃犯条例》重点在“港人不港审”、而是“港人中审”,把港人交给没有法治的中国去审,这比《基本法》二十三条狠毒多了,每个人都可能变成李明哲、林荣基,怎能让港府和北京得逞?才会有三人用生命盼望唤醒更多香港人,这种西藏藏人逼不得已常用的自焚抗暴做法,竟然在香港发生?

梁文韬分析,香港七一占领立法会和当年台湾太阳花运动很不一样,在立法会外的人数不够多,没办法作为立法会内示威者守下来的后盾。警方逼迫示威者更改游行终点,是一场算计,“他就是让那些激进的走进去(立法会),外面没有人声援你,因为如果终点走到政总,很多人就留在那边了嘛,就不会走,到时变占领立法会。”

香港特首、中联办、港澳办纷纷谴责占领立法会的示威者是“暴力冲击破坏立法会”。

台社运老将:占领国会是对威权者最严厉挑战

在港台曾培训过不少非暴力运动讲师的台湾社运老将、反贫困联盟召集人简锡(土皆)2号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则强调,占领国会是对威权者最严厉的挑战,代表民众已经不相信国家的权威,不相信统治正当性,占领过程的小破坏可以容许。

简锡(土皆)说:“破门而入到占领立法会,都是非暴力,都算。至少对人没有身心上的伤害,最重要的他没有去攻击警察,而且对所谓的公共建筑,没有加以破坏,现在破坏玻璃、喷漆,都不算非暴力不容忍的,因为这都是可以恢复的。”


主张且实践非暴力抗争的台湾社运老将简锡(土皆)。(记者夏小华摄)
主张且实践非暴力抗争的台湾社运老将简锡(土皆)。(记者夏小华摄)

简锡(土皆)认为,台湾的太阳花占领立法院行动,有明显的领导核心人物、组织、对外发言人、决策小组。香港占领立法会行动则没有。最重要的是,当时台湾有政治人物支持,像立法院长王金平,和一些民进党立委主张保护年轻人,制止警察使用暴力,抗争条件比香港好很多,立法院警察权不能超越立法院长的命令。尤其台湾民主选举制度,执政者不太敢对学生施暴、也不太敢对学生判刑。

简锡(土皆)说:“香港社会运动要想办法在政治上对暴力进行制约。但现在中国在背后,他也看到香港警察太懦弱,想军队介入 ,现在有个解放军部队要进驻香港更接近市政核心地带。香港政府背后要下命令,用暴力强制对付他认定的暴民,这跟台湾文化不一样,我们的社运文化已经能够改变执政者不敢这样做。因为香港没有普选,台湾如果乱搞,恐怕选票拿不到了。”

不少人将七一香港年轻人占领立法会,比喻是受台湾太阳花启示,或形容“港版太阳花”。前太阳花学运领袖陈为廷2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则表示不认同这样的说法。

陈为廷说:“香港人这次的抗争,其实是在这次抗争前,过去五年香港人经历中国政权一连串的镇压,包括雨伞运动后,有运动者组党、参选立法会议员,后被取消资格,很多抗争者入狱,这次上百万人上街反送中被暴力驱散等。这已经不是香港人要去学习台湾的问题,而是香港人已经经历太多事,反而是台湾人应该要跟他们学习。”

前台湾太阳花领袖:七一占立法会不同于“港版太阳花”

台湾太阳花学运参与者几乎全部被判无罪。陈为廷说,香港抗争者则要付出更大的代价:“看到他们冲进去那个瞬间,我想大部份的朋友都是一样,不是振奋,而是想到这些愿意冲进去的抗争者,每个人都可能面临三年到七年以上刑期,因为在这之前,雨伞之后,香港抗争者被以暴动罪起诉被关三年、七年。对他们非常敬佩,也很无奈香港年轻人被逼到必须走这一步做这样的抗争。”

陈为廷说,这已不是第一次香港抗争者用比较冲突的手段抗争,从一次比一次参与抗争人数不降反升,可看出香港社会对这样表达愤怒的行动高度同情,因为面对的是暴政,七一当天很多港人说要“血债血还”。


前太阳花运动领袖陈为廷。(摘自陈为廷脸书)
前太阳花运动领袖陈为廷。(摘自陈为廷脸书)

陈为廷表示,七一占领立法会的港人很清楚把“双普选”的议题放上台面让世界知道,香港没有放弃五年前雨伞运动的诉求。他认为,反送中以来这一波运动,和雨伞运动不同的是,这次都是无名的抗争者,自发性透过通讯软体、网路封闭式的论坛、拟定抗争计划。

陈为廷说:“在占领第一时间马上发布香港人占领金钟的宣言 ,非常缜密而且思考过的。最后撤离时,镇暴警察进来,有四人要留守 ,其他人进去把四人带出来,显然他们不是要冲突,而是非常善良、要保护香港的一群人。”

陈为廷强调,台湾是民主选举的社会,港台两地占领国会太不一样,除了要承受的代价压力不同,台湾政府不敢第一时间牴触民怨、民意压力,派这么大规模警力镇暴处理学生。

陈为廷说,港人占领立法会没有死守在那,看镇暴警察来他们就走,坚持不分化、不切割、不受伤、不被捕的原则,灵 活行使公民不服从的策略,令港府完全无法预测,这次行动 可说是经过五年经验,香港民间发展出非常新的抗争形式。

陈为廷呼吁香港朋友保存生命,持续参与抗争,国际各界都在关注香港,香港加油!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 陈美华/申铧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