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示威者偷渡台湾寻庇护? 台低调救援 呼吁勿经非法管道

2019-12-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抗争成为持久战 许多年轻人寻求台湾庇护的可能性。(美联社)
香港抗争成为持久战 许多年轻人寻求台湾庇护的可能性。(美联社)

 

纽约时报报导,已有多达200名香港反送中年轻示威者以空路、海路并进逃往台湾,传出有渔民出售船位提供偷渡上岸。对纽时报导内容,台湾政府表示,偷渡有极大的安全风险,呼吁港人不要走非法管道,但就会依人道原则处理相关个案。

香港反送中运动持续6个多月,港媒报导警方至今追捕近六千人,律政司检控约千人,上周末再有80万港人上街游行表达五大诉求。纽约时报8日报导,已有超过200名香港抗争者潜逃到台湾,他们担心遭到不公平审判或被秋后算帐,逃往台湾躲避追捕。报导说有抗争者在保释候审期间,护照被没收,因而传出有渔民出售船位让港人以偷渡方式来台,每人最高要价1万美元(约7万人民币),还有人为护照遭没收的被捕示威者安排逃亡管道。而相关的安排接应则由自发者秘密建立。

 

 

陆委会:依人道原则妥适处理 不鼓励非法途径

对是否掌握香港示威者偷渡到台湾的问题,主管出入境的台湾移民署表示,不便回应。主管两岸事务的大陆委员会表示,港澳居民若因政治因素向政府请求援助,“港澳条例”现行法规架构下已有处理机制,包括“港澳条例”第18条、施行细则第25条及“香港澳门居民进入台湾地区及居留定居许可办法”(内政部主管法规)第16条第1项第11款等规定。政府会依据人道原则及相关法规来妥适处理相关个案。

 

人权工作者艾琳达。(记者夏小华摄)
人权工作者艾琳达。(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陆委会强调,支持香港人民争取自由、民主及人权,也关心香港的发展;但是台湾同时也是一个法治社会,政府绝对不鼓励经由非合法途径来台。如果偷渡不但面临刑事责任的追究,也有安全上极大风险与疑虑。

艾琳达:台湾戒严时代 很多台湾人也偷渡出海再由海外接应救出

对陆委会呼吁港人勿以非法方式逃到台湾,1979年台湾爆发美丽岛政治事件后,在海外奔走营救当时的丈夫施明德及台湾政治受难者的人权工作者艾琳达,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认为:“这个说不过去!人能怎么逃当然就怎么逃啊,他是非法偷渡的,大概就是香港方面不能自由地出来,不见怪嘛!以前美丽岛时候,也是蛮多人用非法的方法,甚至坐小船冒命要出来,不要被逮捕,这是理所当然,一个独裁政权之下,是冒自己的命,找办法逃出来,所以我想台湾政府不能站在这种鸡蛋挑骨头的所谓法律观点。”

艾琳达提到:“美丽岛时候,因为戒严法非常困难,其实本来有人要求施明德从东港渔船偷渡出来,不要被逮捕,可能不是很容易做,也有人这样做。比较早一点有像张金策、吴明辉,他们是真的冒生命,坐小船到日本的小岛,坐钓鱼的船,后来马达都坏掉了,他们三个人还有一个儿子,连他们15岁的孩子一起逃出来,活过来。因为戒严法时代,台湾的海岸、港口全部都控制的非常严密,所以真的是冒命。香港人如何不知道,可是他们会有人这样做,当然希望他们会活过来,既然他们在台湾上岸,台湾政府应该要知道他们的情况。”

 

1979年美丽岛杂志社社长许信良。(记者夏小华摄)
1979年美丽岛杂志社社长许信良。(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许信良:港人是为正义奋斗 台湾应张开双手拥抱

1979年美丽岛事件担任美丽岛杂志社社长的许信良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也主张台湾政府应接受香港逃亡者:“他如果真的能偷渡到台湾来,能够进来台湾,对他们应该张开双手拥抱、怀抱,而且欢迎他们来。”

许信良:“他们如果要离开香港,他们是不得已,台湾如果今天不欢迎他们,坦白讲我们怎么鼓励民主呢?我们不只跟香港人有血脉相连的感情,更重要的是他们的奋斗,是正义的奋斗,值得全世界支持跟声援。”

许信良谈到,美丽岛事件爆发时,台湾人对抗的是国民党政权,当时台湾人是多数,台湾当时是少数统治多数,香港人今天要面对的是庞大的中国,困难比当时台湾人多千百倍,香港人要完成的工作,比美丽岛当年要完成的更坚决、更困难,香港有几百万人上街头持续六个月不断抗争,争取应有的自由,他很敬佩、值得全世界敬佩,也需要全世界关心、声援。

 

美丽岛受刑人辩护律师李胜雄。(记者夏小华摄)
美丽岛受刑人辩护律师李胜雄。(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李胜雄:没有人权没有公正审判 港人逃亡心情和台湾政治受难者一样

美丽岛事件受刑人辩护律师李胜雄接受本台采访强调,香港反送中是为争取自由、人权。“在中国没有人权,不可能有公正的法庭的审判,就像四十年前美丽岛事件一样,所以他们要逃离那个地方,但是要具备政治受难者的身份才可以。”

李胜雄说:“当然他们可以想办法移民到其他地方,但是更可贵的是坚持在那里奋斗到底的人。但要逃离的人情有可原,是避免迫害。像当初共产党取得政权之后,1949年所谓的中华民国政府、党军、人民逃到台湾一样,所以我们应该予以同情,在法律许可范围,尽量给他们能够有安身、居住的地方,居住的人权,应该全力支持的。”

 

美丽岛受刑人、总统府资政姚嘉文。(记者夏小华摄)
美丽岛受刑人、总统府资政姚嘉文。(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美丽岛受刑人、总统府资政姚嘉文说:“我们当然有付出代价,其实相较于今天香港来讲,人家支持的时间、规模的宏大,比我们大很多。因为我们有长期的努力,长期的主张,而且正确的方向,才有今天。”

姚嘉文:台湾要做会偷偷做,不要给中国难看

对香港示威者逃亡台湾,总统府秘书长陈菊表示:“台湾重视自由、人权,对为了追求自由民主努力的人,台湾政府应该会非常地关怀。”

 

美丽岛受刑人、总统府秘书长陈菊。(记者夏小华摄)
美丽岛受刑人、总统府秘书长陈菊。(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对香港示威者逃到台湾,姚嘉文认为:“可以用特案处理,因为我知道台湾处理很小心不愿跟中国政府为敌,可能很敏感,要做会做、是偷偷在做,不要给中国很难看,应该会做,用什么特案方式安置安排,大概不至于公开宣扬,让北京不高兴。”

谈到香港许多抗争者在香港传出被消失、被自杀、被性暴力、被送中送审刑求,姚嘉文说,当时台湾政治事件受难者也一样,不过共产党比国民党残忍多了,美丽岛那个年代,接近1980年,国民党有点收敛,因为“中华民国”被联合国排斥在外,美国也跟台湾断交,国民党的政权摇摇欲坠 ,因此后期对异议人士“比较客气”。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 夏小华  台北报导 责编:许书婷、安克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