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在廈門-金門海域加強執法巡查 中方將赴金門接回兩名生還者

2024.02.19 10:31 ET
中國在廈門-金門海域加強執法巡查 中方將赴金門接回兩名生還者 中國海警2月19日在官方微博網頁表示,福建海警局將加強海上執法力量,在廈金海域開展常態化執法巡查行動。圖爲中國的海巡06號船。
視頻截圖/CCTV

臺灣海巡部門驅離闖入金門海域的中國三無船舶,期間發生翻船,導致兩人溺水而亡。中方事後表示,廈金海域沒有"禁限區",並以維護漁民生命財產安全爲由,在廈金海域開展執法巡查。另外,中方2月20日將派員陪同船員家屬前往金門接回兩名生還者並處理善後。

臺灣海巡金馬澎分署14日獲報前往驅離一艘中國籍無船名快艇,在金門北碇島禁止水域內越界捕撈。臺灣海巡表示,依法執行驅離,該艘快艇拒檢後蛇行翻覆,四名中國籍船員落海,兩人送醫搶救不治。事件愈演愈烈,中國國臺辦17日聲稱,兩岸漁民自古以來在廈金海域傳統漁場作業,不存在“禁止、限制水域”一說,要求臺灣儘快“放船放人”,18日再批評臺灣粗暴驅離導致遇難、草菅人命。

中國海警19日在官方微博網頁發佈“中國海警在廈金海域開展執法巡查行動”,表示福建海警局將加強海上執法力量,在廈金海域開展常態化執法巡查行動。

不少中國網民留言支持說:“真理的存在便是正義的力量,希望執法巡查行動能擴展到馬祖”、“請記住你們是爲國內老百姓服務的,不是爲那些分裂分子”、“多發點圖文讓大家看看是怎麼加強的,纔好安撫民心”、“嚴懲臺獨破壞分子”、“必須將所謂限制水域徹底廢除”、“能不能把肇事者抓回來審判”、“雖然回應晚了,不要把大陸民衆基本盤丟了”、“臺灣本島暫不論,東沙南沙也要先突破”、、、。

臺灣主管兩岸事務的大陸委員會18日發佈新聞稿強調,依照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大陸船舶未經許可,不得進入臺灣限制及禁止水域,主管機關爲維護漁民權益,依法驅離或扣留越界船舶。“以前如此、現在如此,未來也將繼續執法,不會因此改變”。 陸委會批評,中共長期縱容“三無”船舶違法濫捕,臺灣仍將持續依法、公正、公開的原則,嚴正健執法,國臺辦無端指控,無視各方積極調查肇因與善後處理的努力,陸委會深表遺憾,目前由檢方全力調查中,臺灣方面會迅速公佈結果。 

臺灣海巡人員2024年2月14日在金門海域搜救大陸落海人員。(臺灣海巡署提供)
臺灣海巡人員2024年2月14日在金門海域搜救大陸落海人員。(臺灣海巡署提供)

臺海的所謂"內海化"  會成爲回不去了的情況?

臺灣退役海軍上校楊於勝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指出,一旦中國海警在金廈禁制水域常態巡邏增溫,會不會擴及施壓到海峽中線?甚至臺灣東部水域?臺海的所謂“內海化”,會成爲回不去了的情況?這是擔憂軍事升溫衝突之外,必須面對的,對臺灣將來不管是海巡署也好,海軍也好,都會是行動自由上更嚴峻的壓迫和挑戰。

楊於勝說:“當他現在在金廈水域,他進到我們所謂的禁限制水域,他們已經否定了,你要驅離還是不驅離?你要射擊還是不射擊?這問題已經擺在檯面上了,這問題還只是在金門,本來是有灰色地帶的、是有默契的,現在完全沒默契,這問題會不會在澎湖上演?”

楊於勝提到,以前在軍中有外島運補時,臺灣的海軍經常會在外島的水域看到不少大陸的漁船在捕魚、下網,臺灣的海軍必須從中間繞才能抵達外島去運補。

楊於勝說:“未來會不會變得更詭譎多變?讓我們的執法,尤其海巡署可能很難在外離島去作真正的執法,甚至是在臺海周邊,我們有多少能力去應對?甚至你說要跟他作碰撞、不讓它進入到所謂的24浬鄰接區,我個人認爲這是最急迫的問題。”

楊於勝指出,臺灣海巡的規模、船的噸位,無法和中國海警相比。過去講軍事行動自由,現在是以非軍事行動自由被壓縮。未來他的漁民或是海上民兵,堂而皇之進入金廈水域,中國海警船如果伴隨,臺灣該如何因應?

"強行闖入、抹除界域、製造佔領"的"準侵犯"事件?

臺灣學者宋國誠在臺灣媒體《上報》專欄撰文定性,這絕非“越界捕魚”事件,而是“強行闖入、抹除界域、製造佔領”的“準侵犯”事件。由“快艇”僞裝的“假漁船”,船上沒有漁網或捕魚器,漁民是來自內地四川、不會游泳的“假漁民”。捕魚是僞裝,越界闖入與主權侵犯是事實。

宋國誠在該文指出,中共正在推動“一個分裂、兩個抹除、三條陣線”的新型統戰。這次中國“假漁船”金門翻覆事件,正是中共“抹除戰略”的又一次實驗。

對此,臺灣的國防安全研究院副研究員龔祥生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表示,有沒有那麼有步驟?尚有疑問,但的確是突發性事件所導致一個順水推舟的結果。

龔祥生說:“因爲在臺灣大選之後的選舉結果就可以預料到中共可能會對臺提升一些強硬措施,只是剛好發生金門海巡執法過程造成的一些傷亡,等於提供他們一個藉口,讓他們可以遂行或開始對臺方面的法律戰,或執法的方式施壓態就開始順理成章地出現了。”

中國小粉紅對中國海警的常態巡邏叫好,龔祥生認爲,此事件發生在金門周邊,會讓中國政府陷入兩難。本來中方想透過籌建金門大橋連結金門跟廈門,如今施壓常態化巡航將壓縮到金門漁民生計。

回應民族主義 壓縮到金門漁民生計 學者:陷入戰略困境

龔祥生說:“短期之內他們可能是要回應民族主義的問題,因爲他們自己現在很大一部份是靠着民族主義在凝聚內部的支持跟向心力,對中共的統治有益處。可是長期來說,不利於他統戰的大戰略,而且金門和馬祖是他統戰的跳板,你要從短期和長期來看,對他們來說,他們自己會陷入戰略上的困境。”

中國大陸國臺辦發言人朱鳳蓮19日表示,福建省泉州市紅十字會等單位20日將派員陪同船員家屬,前往金門接回2名生還者並處理善後。她呼籲臺灣有關方面應對家屬及有關人員提供便利,做好安排,“配合處理好善後事宜”。

臺灣的海洋委員會主委管碧玲公佈2021年至2023年海巡署執行中國籍船舶救援15案,她表示,海巡人員與對岸海洋事務人員長遠而持續合作,共同打擊犯罪、人道救援,保護兩岸人民福祉,搭建一座“善的橋樑”。她說這15個案例彰顯過去3年間,“善的橋樑”完成的可貴价值。

她強調,海巡人員執法疲於奔命,驅離、登檢、扣留的工作帶來沉重負擔,卻被解釋爲沒有必要和粗暴,但若不處理,臺灣的漁場秩序、海洋資源保育、棲地保護如何處理,漁民的生計又如何維繫。

記者:夏小華    責編:陳美華、嘉遠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