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两千人出席六四纪念晚会 戒严军官撒泪忏悔

2019-06-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台北六四三十周年纪念晚会(记者夏小华摄)
台北六四三十周年纪念晚会(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My Website

华人民主书院等多个民间团体六月四日晚间在台北中正纪念堂自由广场,举办“记忆·抵抗 -- 中国六四事件三十周年”纪念晚会,前戒严部队军官李晓明致词时激动落泪并忏悔。台湾的副总统陈建仁也出席了晚会。这是第一次台湾有副总统出席六四纪念晚会。

1989年6月4日中国政府血腥镇压天安门广场民主运动参与者。今年6月4日晚间在台北自由广场的六四事件30周年纪念会上,蔡瑞月舞团以舞蹈演出国家坦克、枪弹夺走天安门母亲襁褓呵护中的宝贝,试图再现30年前这场震惊世人的屠杀。

台北六四三十周年纪念晚会,蔡瑞月舞团表演。(记者夏小华摄)
台北六四三十周年纪念晚会,蔡瑞月舞团表演。(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中国学者郝建:第一次在自由空气中公开纪念六四

“三十年以后,这是我第一次在自由的空气中公开地纪念六四惨案。”六四亲历者、哈佛访问学者郝建回忆,1989年6月3日晚上,他在帐篷间被装甲车声惊醒,半小时后,他救出从装甲车逃出的一个解放军,6月4日早晨他得知堂弟失踪。

六四亲历者、美国哈佛大学访问学者郝建(记者夏小华摄)
六四亲历者、美国哈佛大学访问学者郝建(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郝建说:“在半个月以后,我在北京大约十几个医院,拉开了几十个太平间的冰柜,去寻找尸体,半个月以后,终于又回到复兴医院,找到了我堂弟的尸体,当时他的身上由于大量防腐剂,全身污黑。”

郝建还表示,三十年来中国政府对这重大历史事件进行成功的记忆切割、史实剪裁和史料封锁,蛮横无耻扭曲历史。

现已归化为澳大利亚籍的六四戒严部队前军官李晓明上台一开口就哽咽地说,三十年前的这天晚上,他正在军用卡车前往天安门的路上,虽然作为一个戒严军官,他没有开一枪一弹、没有伤害任何一个平民百姓,但他要表达深沉的忏悔。

1989年北京戒严时身为军官的李晓明在台北六四晚会中洒泪忏悔(记者夏小华摄)
1989年北京戒严时身为军官的李晓明在台北六四晚会中洒泪忏悔(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李晓明激动落泪地说:“我对六四死难者家属,我表示我自己……(台下有群众喊:打倒共产党)自己的一种惭愧吧。我觉得作为一个军官,中国人民解放军在那时扮演的是一种很耻辱的角色、是一种凶手的角色,所以我代表我个人或所有的戒严军官、有良知的军官,再一次表示我内心的忏悔 。”

李晓明提到,日前在华人民主书院研讨会上,一位美国学者表示,强大的中国是对世界自由和平的威胁。他则要进一步地说,强大独裁的中国政府是对台湾民主自由人权的威胁,台湾人民更应该认识到这个威胁。李晓明希望更多军人讲出历史,让后辈不要忘记八九民运。

人权律师滕彪:台湾不分蓝绿都是大屠杀和集中营幸存者

人权律师滕彪(记者夏小华摄)
人权律师滕彪(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人权律师滕彪致词指出,最可怕的暴政不是镇压,而是人民不愿反抗,甚至自愿抹去鲜血记忆。他1991年在北大念书时,看到一张张坦克辗过平民的血肉模糊的照片,就注定和这个政权对抗,注定了作为人权律师,遭遇酷刑、绑架的命运。

滕彪说,共产党如何消除人民的记忆,这段时间,天安门长安街戒备森严,天安门母亲集体失踪,很多维权人士被旅游、被失踪,互联网上连一些隐晦词句都清除,这样的恐怖政权应该要以行动抗争、颠覆,否则台湾和世界都不会安全。

滕彪提到,日前会见蔡英文总统时,他建议台湾应强烈公开明确谴责新疆集中营的问题。

滕彪在台上呼吁:“台湾的朋友们,不管你是来自蓝营还是绿营,我们面对的都是共产党的集中营,我们有责任站出来,因为今天不站出来,明天站不出来,我们有责任抗争,因为你我他,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大屠杀和集中营的幸存者。”

香港铜锣湾书店前老板林荣基(记者夏小华摄)
香港铜锣湾书店前老板林荣基(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逃亡台湾的前香港铜锣湾书店老板林荣基认为,在台湾他有言论自由不再恐惧,他说:“我真的搞不清楚,为什么反思了30年,还反思不出什么东西?我们从六四事件看出什么问题的话,你就不能单单只谈六四,因为这个事情关乎到以前几千年中国专制政权问题 。”

林荣基认为,台湾有个严重的问题,有人提出“两岸一家亲”,这涉及到身分认同。可以去思考的是,为何德国从屠杀犹太人到成为重视人权的国家,为何中国几千年的专制政权没有改过,是不是文化上出了什么问题?

台湾副总统陈建仁:呼吁中共当局勇于认错、平反六四

台湾的副总统陈建仁出席台北六四三十周年纪念晚会(记者夏小华摄)
台湾的副总统陈建仁出席台北六四三十周年纪念晚会(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台湾副总统陈建仁出席在台北的六四事件三十周年晚会上指出,三十年过去了,不仅没有看到真相、没有等到平反,没有看到咎责,更看不到民主的火苗在中国透出一丝亮光,相反只看到中国政府变本加厉对维吾尔人建新疆再教育营,对藏传佛教、基督宗教加强打压,紧缩香港、澳门人权,中国的政治样板“一国两制”名存实亡。

陈建仁说,六四民运斗士的血,是中国自由民主的种子,期盼一颗颗的种子在中国、在不久的未来能够发芽成长茁壮。

陈建仁向中国政府喊话说:“呼吁中共当局勇于承认错误,平反六四,并即刻停止对人权的迫害,让未来中国人民也和台湾人民一样享有自由民主人权的生活 。”


 

台湾的六四纪念晚会首次有副总统出席,主办单位强调,陈建仁不是代表蔡英文总统出席晚会,而是以“总统府人权谘询委员会召集人”身分致词。

主办晚会的华人民主书院估计约两千多人参加。华人民主书院表示,晚会前公开邀请所有有意参选总统的各党政治领袖,但只有民进党前阁揆赖清德到场。

台湾前搁揆赖清德 唯一拟总统参选人出席六四三十年纪念

台湾前阁揆赖清德出席六四三十周年晚会(记者李宗翰摄)
台湾前阁揆赖清德出席六四三十周年晚会(记者李宗翰摄) Photo: RFA

赖清德受访认为,纪念六四,除了呼吁平反、赔偿、谴责中国政权以外,更重要的是不让六四天安门事件再度发生。

赖清德说:“既不在台湾发生,也不在中国发生,台湾应该有所作为,就是反并吞、反和平协议、反一国两制,大家一定要共同捍卫台湾的主权跟民主,我们也要跟民主阵营共同合作,在中国推动民主化,这样才有办法达到目标。”

台湾大学韩同学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认为,国家以坦克车辗压老百姓、对群众开枪的暴行,即便过了三十年,还是令世人非常震撼。要选总统的政治人物谴责共产党的六四屠杀,是最基本的,但国民党候选人默不作声,令人失望。

滞台中国大陆异议人士龚与剑(记者夏小华摄)
滞台中国大陆异议人士龚与剑(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滞台中国异议人士龚与剑观察,今年台湾六四三十周年纪念参加人数,比往年多一半以上有几个原因。台湾被中共打压太厉害,导致自身出现危机感。一是“一国两制”在香港遭到“一国”碰撞已荡然无存,更突显台湾纪念六四的可贵;再者明年台湾总统大选,若非政治考量,蔡英文总统也不会破天荒,近日两度接见到访台湾的大陆民运人士。

中国国防部长肯定镇压六四 陆生李家宝批中共邪恶本质

以真实姓名反对习近平的中国大陆学生李家宝(记者夏小华摄)
以真实姓名反对习近平的中国大陆学生李家宝(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在台湾实名反习寻求政治庇护的陆生李家宝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说,在中国大陆完全没有公开纪念六四的活动,在台湾能够纪念六四内心非常激动。在中国因互联网受限封锁,很多人不知道六四事件。

对于中国国防部长魏凤和近日表示六四镇压是正确的,李家宝说,这更彰显中共政权自一九四九年建政以来邪恶的本质。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台北报道  责编:陈美华、申铧  网编:洪伟

完整网站